菜单导航

美国文学巨匠塞林格作品中译本首次结集出版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4日 16:20:57

近日,译林出版社推出了美国文学巨匠塞林格全集,包括了《麦田里的守望者》《九故事》《弗兰妮与祖伊》《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四部。这是塞林格作品中译本第一次在塞林格基金会的指导下结集出版。

这套书中,《麦田里的守望者》沿用了已故翻译家孙仲旭的译本,而《九故事》《弗兰妮与祖伊》《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则采用了复旦大学教授、著名译者丁骏的译本,由塞林格的儿子马修·塞林格亲自修订。其间译林出版社与基金会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使得这套珍贵的文集得以顺利出版。

J.D.塞林格出生于美国纽约一个殷实的家庭,父亲是犹太人,母亲是爱尔兰人。他从小聪慧却对学习没有什么兴趣,中学时经过几次不成功的传统教育尝试(包括公立及私立学校),终被父母送往军事学院就读,后又有三次大学就读经历,均无果而终。在哥伦比亚大学夜校部就读期间,其写作才华被良师发觉,发表了数篇短篇小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中断写作,应征入伍,参加过诺曼底登陆与犹他海滩战役,后又从事战时反间谍工作。

1948年,遭受多次退稿后,其备受好评的短篇《抓香蕉鱼最好的日子》在《纽约客》上发表,此后又在该刊上发表多篇作品。1951年,《麦田里的守望者》出版,大获成功,成为美国文学经典,后又陆续出版了短篇集《九故事》、中短篇故事集《弗兰妮与祖伊》,以及中篇集《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却日益远离大众与媒体,在乡间买了一块地,隐居在一座山边小屋,四周丛林环绕,用一架高大的木篱与一条乡间土路相隔,他似乎在践行自己作品主人公的梦想,“用自己挣的钱盖个小屋,在里面度完余生”,不再“和任何人进行该死的愚蠢交谈”,把生活变成了传说。

塞林格从未放弃写作,据说他生前完成的作品数量非常可观,虽然有诸多关于出版的谣言和传闻,但除以上提到的四部作品以外,再无成书出版的作品。

塞林格是美国当代文学史上绕不过去的名字,也影响了国内国外一大批作家,菲利普·罗斯、约翰·厄普代克、纳博科夫、苏童、马原、苗炜都对他赞誉有加,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也是他的拥趸,也是《麦田里的守望者》和《弗兰妮与祖伊》日语版的译者。菲利普·罗斯曾说:“大学生对塞林格作品的响应,说明他比任何人都更贴近时代,并且捕捉到了当前正在自我与文化之间发生着的具有重要意义的斗争。”村上春树称:“塞林格让我感到温暖。”而伍迪·艾伦则对《麦田里的守望者情有独钟》,表示:“《麦田里的守望者》于我来说是一本非常特别的书。读《麦田》是一种纯粹的享受。作者的责任是要款待读者,作家塞林格不负众望,从小说第一句开始就让你无比轻松。”

这套作品集中,《九故事》收录了塞林格首次发表在《纽约客》上的九个故事,每个故事自成一体又相映成趣,呈现了一系列为人与人的关系所累而失去自我的成年人的生活状态和一些早慧纯洁的孩子的美好表现,以及这两个人群之间微妙难解的感应与隔阂、互相依赖又互相伤害的局面,从而探讨了领悟人生与寻求精神解脱的重要性。塞林格笔下著名的格拉斯家族成员在《九故事》中也有重要的出场。

《弗兰妮与祖伊》是塞林格继《麦田里的守望者》《九故事》之后出版的第三部作品,由《弗兰妮》与《祖伊》这两个相互有关联的中短篇小说组成。不同于《麦田里的守望者》里那种青春的迷惘,《弗兰妮与祖伊》转向了更为深刻的关于爱和信仰的探讨。主人公弗兰妮和祖伊同为格拉斯家族成员。弗兰妮因为内心混乱的精神信念导致精神奔溃瘫倒在家中。哥哥祖伊苦口婆心地加以规劝与指引,终使其达到了内心的平和。《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是塞林格最后一篇中篇结集,是《九故事》《弗兰妮与祖伊》的有力补充,解密西摩生前往事,续写格拉斯家族的逸闻往事。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