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文学小传【传记散文】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2日 04:21:03

李印功,1953年生,陕西省富平县人。1974年高中毕业,回家务农。酷爱新闻,痴迷文学,自学不辍。曾先后担任过大队党支部书记、富平县广播站记者、富平县委通讯组组长、《富平报》副总编、《陕西农村报》执行总编、现任《陕西文学》杂志副主编。新闻作品曾多次在全国、全省获奖。

2012年开始任陕西电视台《百家碎戏》《都市碎戏》编剧,创作的碎戏有近百部在陕西电视台播出。

2013年开始文学创作。长篇小说《胭脂岭》是其第一部文学作品。2016年由陕西旅游出版社出版,并在全国新华书店发行。

李印功创作的第二部长篇小说《野女镇》也已脱稿,进入出版阶段。

文学小传

李印功

我今年六十又五,白发苍苍,在碌碌无为的自责中进入老境。但我引以为自豪的是:我从60岁开始,终于圆了我的文学梦,出版了近六十万字的长篇小说《胭脂岭》。

我感到欣慰的是,作为处女作,在读者中引起了较大的反响,引发了省级媒体对“文学陕军中的富平现象”的关注。《新西部》杂志出刊了富平籍长篇小说作家专题报道,《陕西日报》和陕西作家网等报纸、网络刊发了二十多篇评论文章,陕西农村网连载了《胭脂岭》。我作为作家代表,先后在2016年和2017年陕西乡村文艺座谈会上发言。

更出乎我意料的是,《胭脂岭》在今年五月入围陕西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图书奖评选。在全省18个出版社申报的36部图书中,《胭脂岭》闯过初评关,跻身前14部图书之中进入复评。虽则最后未能入选五部获奖图书,但据《胭脂岭》的出版单位——陕西旅游出版社领导讲,这是该社十多年来唯一一部入围图书奖的长篇小说。

现在回想起来,我这多半辈子,都是被社会推着走,有些稀里糊涂。唯一由自己做主干的一件事就是退休之后,在花甲之年老年聊发少年狂,先是给陕西电视台当方言剧编剧,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创作的98部《百家碎戏》《都市碎戏》剧本,有94部被12家影视公司拍摄,近九十部在陕西电视台播出。最多一个月播出过我编剧的7部碎戏,创了编剧月播出量之最。之后,又苦熬拼搏四年时间,创作长篇小说《胭脂岭》,顺利出版,引起反响,受到关注。陕西省作协原副主席莫伸给《胭脂岭》写了书评,说:“李印功对农村生活非常熟悉。农村的发展变化,坎坷进程,甚至家长里短,鸡鸣狗盗,都被他尽揽笔下。他写农民的形象,写得栩栩如生;写农民的语言,写得活泼真切。可以说凡涉及农村和农民,他都熟稔于心,笔触所至,信手拈来。我觉得,在当今的众多作家中,像他这样具有扎实生活积累的作家是不多的。”著名文艺评论家仵埂则说:“多半辈子从事新闻工作的李印功,进入小说创作后,一发不可收拾,潜下心去,一口气写下长篇《胭脂岭》,接着又写成一部《野女镇》。对他的创作活力,我真是从心底佩服。他在写第一部长篇之前,没见过他写中短篇,一开笔就是长篇,且能达此水准,让人惊奇。他对生活的理解把握,对人物命运的安排,故事的营造等等,你无法把他看着一个小说写作的新手。”读者的好评,名家的肯定,给我蠢蠢欲动几十年想圆文学梦而如今终于实现了愿望的心灵,是一个极大的慰藉!更是一个极大的鼓舞,我把全部身心用在了第二部长篇小说《野女镇》的修改和润色之中,希望给读者一个惊喜。

若要问我,将要伴我终生的理念是什么?当然有好多,有的理念还会有所改变,但我断定,热爱文学、让文学创作变成我晚年生活的一部分,尽情享受文学创作带来的乐趣,则是不会改变的。我相信,文学依然神圣、依然崇高,我热爱文学,文学是不会亏待我的。我知道,若干年后,我魂游西天了,我的《胭脂岭》和她的姊妹篇《野女镇》,将会以另外一种形式替我在社会上活着,在读者心中活着!我去而无憾,这就是我跟文学的缘分!

2017610

心灵圣地,芝兰之室。原创高地,温馨舒适。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