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长长的情分,短短的缘分(一)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6日 13:42:09

长长的情分,短短的缘分(一)


                                           

长长的情分,短短的缘分(一)


       昨晚和妈妈下楼去散步。电梯到了,门打开时,出来一对小年轻,妈妈笑着打招呼,而那两个小年轻却面孔紧绷的的走了过去。我看着不爽,便问妈妈:“这谁啊,这么没礼貌。”妈妈说是对门的邻居啊。我嘟囔着,“新搬来的吧,这么生冷”。妈妈说,“不是不是,他们比我们住进来的早,平时很少见而已,不过每次都这样,他们不理人的。”我吐槽“那你还理他们?”妈妈淡淡的说:“习惯了!”于是乎,我们就顺便感慨了一下邻里间的人情冷暖。


深受了姥姥那句“远亲不如近邻”的熏陶,又见证了姥姥和她的老邻居之间那种亲密深厚的情分,让我对“邻居”这个词眼有种天然的亲切感。我是独生女,从小在家里是孤单的,而最大的快乐也是和邻居的孩子一起玩耍。这说着说着,记忆的门锁便被我打开,那些个长长短短的邻里之间的故事,也便如上海经典的“七十二家房客”的故事一般,如同点缀在流淌的苏州河畔那些久居的人家般,星星点点,一闪一闪的等我点述。


一乡下的邻里:


年幼的我,被姥姥带在身边,一起生活在乡下老家。那些个乡里乡亲是亲善的。无论是姥姥口中念叨的那些常常给我口袋里塞进馍馍饼干的左邻右舍,还是夜里来陪姥姥带我去八里地外的卫生院看病的村头大叔,都是姥姥十分感激和敬重的邻里。姥姥说,淘气的我总是趁她忙碌时偷偷溜出家院,跑到门口的地头上,或者院子后边的小河边。于是总有好心的邻居拦住我,然后大声的呼唤姥姥“你家孙女又跑掉了,赶快领回去”。又或者直接抱起我,把我送回家去。于是几乎整个村落的人认识我,家里的小孩子们也逐渐和我熟识。遇到姥姥要出去办事,或者去地里做活,就把我托付在邻居家里,和人家的孩子在一起,玩玩泥巴,或者坐在炕头上一起分东西吃。有了邻居的帮助,姥姥很放心,我也很开心。


二对屋的安静夫妻:


回到城里后,住在妈妈单位分配的房子里。那是两家共用一套的单元房,我家住大房间,对面的小房间住的则是一家据说是上海来的援建夫妻。我记忆中的他们是非常亲和的,非常爱干净的。你看,厨房里属于他们家的炉灶总是干干净净的,一点油污都没有。你看,他们的门帘也总有一种洗衣粉的清香味道。妈妈不让我去他们的房间玩,说人家那么喜欢干净,一定不喜欢我这么淘气的小孩儿。但是,我抑不住好奇,就趴在地上,通过他们半长的门帘下的空隙,打量他们的房间。记得那褐红色的五斗柜,大立柜,床架,饭桌,简单,但的确整洁。


逐渐熟悉了,我的胆子大了,便站在门旁,轻轻的掀起门帘一角,向里边望进去,看男主人安静的读书,写字,或者看女主人坐在床角织毛衣。感觉是那么静静的一家人,感染的我也安静下来,就只是那么安静的透过门帘一角,静静的看着他们。此刻,若妈妈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我这样的举动,那么毋庸置疑,我的脑袋会被妈妈拍一巴掌,然后会听到妈妈连声的向邻居说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之类的话语,然后我就被推回房间,接下来就是惩罚了。小时候的我不懂为何这样就是不对的呢?我很喜欢他们家里的那种感觉,那种整洁,那种简单,那种安静。不像我家里,到处东西好多,姥姥忙忙碌碌的转来转去,还要不断地管教我。所以我突然就开始向往邻居家的生活呢。


后来,就不敢那么放肆的靠近邻居家,只是站在稍远的地方,透过门帘和门框之间的缝隙,悄悄的看进去。若是正巧被女主人看到,她便会微笑着向我招招手,让我走进去。我胆怯的退后一点,女主人就索性走出来,牵着我的手进去。她会笑着给我一个苹果,特别红通通的一个苹果,估计和我的脸蛋一样红吧。我便拘谨的握在手中,不吃,也不说话。女主人便慈祥的摸摸我的头,也会跟我聊天,问我几岁了啊,问我喜欢爸爸还是妈妈啊。我不敢作答,那时候女汉子的特性还没有外露出来,我甚至连头不敢抬起来,不敢去看阿姨的眼神。这时,我最最期盼的就是家里人喊我,我便可以飞快的起身跑出去,一弯腰钻过门帘,跑回自己家里去。呵呵!再后来,我便不再好奇的去打探邻居家了。他们家的门也常常紧闭着,很少有主人回来。听妈妈说邻居夫妻可能要回上海去了,据说厂里调了许多工人去援建上海那边的石化公司,邻居夫妻来自上海,回去,也是必然的。


你是否喜欢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14:29:06
2019年07月12日 14:13:41
2019年07月12日 14:34:56
2019年07月25日 11:20:18
2019年07月24日 09:28:39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