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2018年度散文·诗歌精选初选作品】兰州的山(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0日 20:15:24

作者简介:刘丰歌,本名刘国美。从军三十载,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在《文艺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中国国防报》《法制日报》《工人日报》《甘肃日报》《解放军文艺》《中华散文》《海外文摘》《散文选刊》《飞天》《海燕》《橄榄绿》《小小说选刊》《百花园》《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杂文、报告文学等文学作品数百篇。文学作品曾获《中国青年》散文征文一等奖、“丝路新散文征文”一等奖、武警文艺二等奖、全军网络文学大赛优秀奖等军内外文学奖10多次,散文入选“2016年中国散文排行榜”,有数十篇作品被报刊转载并被收入多种文学作品集。出版散文集《踏歌而行》、小说集《吹响竹笛》。

兰州的山(下)

刘丰歌 / 文

(接上期)那两边山峦也许对兰州人过于溺爱,含在口中怕化,捧在手心怕摔。就是无法摊开手掌,给兰州人更多的自由发展空间。兰州城市建设不得不沿黄河两岸向东西延伸,形成东西长约20多公里,南北仅5公里左右的狭长城池。其城市格局与甘肃省行政区划竟不谋而合,宛若一柄大“如意”中包裹着的一柄小“如意”。

寓意很吉祥,但偏偏万事难“如意”。用句时髦话说,叫“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多年来,兰州市的发展受地理环境限制,如老牛拉破车、老太婆走山路,那个慢让人急白少年头也无可奈何。城市想南北发展,却被两边山峦阻挡,施展不开拳脚。没法像其它城市那样修个二环、三环、乃至四环、五环的城市通衢。交通的拥堵成为兰州市多年难治的顽疾,也成为制约兰州发展的瓶颈。不得已只能修建一条南环路、一条北环路,以解交通拥堵之苦。但交通并未缓解多少,于是又效仿其它城市的做法,在城区主干道修建地铁来解决交通拥堵问题。

兰州人总感觉有许多的憋屈和烦恼,于是把怨气都发泄到山的身上。城市发展不起来,怪山,谁让两边山峦把兰州城压得这么逼窄呢?空气质量差,怪山,谁让两山挡住了外面清新的空气,害得城市雾霾越来越严重呢?总之,凡是一切的不好,似乎都是南北两山惹的祸。对那山为兰州人做的贡献,反倒视而不见、习以为常了。

由于环境所限,难以“筑巢引凤”,一段时间,兰州人便动了“挖山引风”的念头,并且付诸实施,曾想削平兰州市东面一座山让空气流通,结果因诸种原因只得作罢。兰州的山还是那座山,梁还是那道梁,兰州的人也没变成当代愚公,未能成为名传千秋的典型而光宗耀祖。

但人们对发展的渴望却一刻也不曾停止,因为再不发展,周边的城市一个个都跑在兰州前面去了,照这样发展下去,兰州人颜面何存?总不能老拿“一碗面(兰州牛肉面)”“一本书(《读者》)”“一条河(穿城而过的黄河)”“一座桥(中山桥)”“一部剧(丝路花雨)”“一个雕塑(黄河母亲)”来为自己脸上贴金吧?既然那山威严地耸立在黄河之滨没法搬走,那就只能改变思路,另谋出路了。于是将城区大型企业能搬迁的尽量搬迁,撤离这狭窄的空间。将重污染企业关停的关停,整改的整改。并将眼光投向了兰州城外,在距兰州六十多公里的秦王川盆地设立一个新区,将发展的重心向城外辐射延伸。兰州的发展继续一步步艰难地向前推进。

人们对山的态度也变怨恨为开发,变无奈为投资,精心为南北两山梳妆打扮起来。沿山铺上管道,利用泵站从黄河提灌到山顶,再从山顶往山下灌溉到林地,彻底解决树木“饮水难”的问题。种上各种树木花草,想方设法让昔日“衣不遮体”的山坡披上绿装。沿山开发许多主题公园、宾馆、山庄,让山增加了更多的文化气息,又得以综合开发利用。从不爱山、讨厌山,变为呵护山、保养山,让山逐步恢复美丽的容颜,形成春有花、夏有荫、秋有果、冬有绿的生态格局。那山,仍以其宽广的胸怀为兰州人和外地游客提供修身养性、强身健体、游玩赏景、纳凉小憩、休闲娱乐的场所。

如今,兰州的山又呈现出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完)

作家世界微刊有打赏有稿费,无打赏则没有稿费,稿费比例:打赏满20元,二分之一为稿费,剩下的用于平台日常维护,自发表起一周后通过微信发放,一周后打赏的不再发放,稿费发出被自动退回视为赞助平台,作者投稿请先加小编微信:zjsjzbwx,作家世界微刊唯一投稿信箱:3402835929@qq.com(请不要发附件,直接粘贴),最好有作者简介和作者照片,所投文章和作者简介照片一个邮件发来,不用分三个邮件,特别声明:部分插图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