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为报告文学“正名”的 典范书写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0日 12:31:52

为报告文学“正名”的 典范书写

为报告文学“正名”的 典范书写

  当代文学史上,1978年1月徐迟在《人民文学》上发表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开启了新时期报告文学的闸门,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时任《人民文学》主编张光年先生说,正是有了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等一批优秀作品的涌现,才让报告文学“从附庸到蔚为大国”,在国内成为了一种堪与诗歌、小说、散文、戏剧比肩的重要文体。

  众所周知,报告文学是新闻性和文学性相结合的一种文体,既要满足新闻性所需的真实性和信息量,也要符合文学性讲究的人物塑造和艺术细节。

  所有的文学文体中,报告文学是最讲究题材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题材决定的,这就使得报告文学天然的与“高大上”“主旋律”联系在一起,如果在新闻真实与艺术虚构之间无法保持平衡,难免就会陷入“假大空”的境地。在当下,报告文学亟需进行正名,而正名的最好方式是典范的报告文学作品。

  

  《敢为天下先》:中国航天事业“小史”

  1996年,珠海举办了首届中国国际航天航空博览会。二十几年来,中国航展在发展的路上筚路蓝缕,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最终在2018年举办第12届航展时,真正被公认为“世界第五大航展”,成为中国综合国力崛起的象征。20年的航展历程,是克服种种险阻的过程,也浓缩了很多中国的国情。也就是说,珠海航展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历史、外交等多个方面,关乎民族精神、民族命运等重大问题。

  李鸣生先生将珠海航展20年历程写成了一部名为《敢为天下先》的报告文学作品。航展作为读者不大熟悉的领域,会有很多陌生而有趣的故事发生,这些无疑都能吸引读者的目光。但作者恰恰没有去满足读者读故事的愿望,而是写出了一群让航展的飞机能够顺利飞上天、脚踏实地在地面工作的航展人,他们是航展的保障者,他们也是我们国家发展中一群脚踏实地的建设者。围绕珠海为什么办航展,如何办航展,如何让航展可持续发展所付出的所有的艰辛和努力,作者的这本书正是围绕这三个问题展开他的艺术描写。与此同时,作品用了非常详实的资料和大数据,展示了过去在世界范围内有影响的科技成果博览会上,我们与技术先进国家之间的巨大差距,以及珠海航展方方面面的巨大成就,作品就此抓住并反映了一个规律性的现象:国家强航展就会强。

  《敢为天下先》的写作,就是置于世界文化的格局下,置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间轴,置于天、地、人的空间上,真实完整地呈现了航展人对航展的用情用心之良苦,真实地挖掘了热闹背后的孤苦,也真实地反映出珠海乃至国家的大发展、大变革,将真实性和艺术性高度融合。

  作者李鸣生先生因“航天七部曲”名闻海内外,他是一位非常关注我国高科技发展的作家,被文学界称为“中国航天文学第一人”,其作品囊获了中国所有报告文学大奖,有三部长篇已获得鲁迅文学奖,是中国获奖最多的作家之一。二十多年,数百万字的航天等高科技题材的创作,使他的作品成为了中国航天事业形象的编年史。《敢为天下先》一书里同样有“史”的价值,再过20年,再过100年,我们看中国的航天事业,看珠海航展的时候,这本书就是一个历史。

  

  

  《天开海岳》:把“伟大”还原到“人”

  《天开海岳》一书有个副标题,叫“走近港珠澳大桥”。港珠澳大桥是典型的大国工程,全长55公里的港珠澳大桥,不仅是桥梁建设史上的里程碑项目,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成果的伟大见证,它被国外同行列为“新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它接续着中华民族天开海岳的征程,这些重大意义有目共睹,自然不能儿戏。所以书中的每一点事实,都有直接负责人、建设者的专业讲解,以及准确数据、原始资料作支撑。但就文学来说,这些还不够。作者需要激活上面这些内容,而“激活”的首要任务,就是把“伟大”还原到“人”。如何还原?作者长江的方法是赋予“表情”。

  打开书,我们马上就会发现,作者的表情集中在小标题的反问、疑问和感叹里。“能当‘逃兵’你也逃了?”“创新,为什么中国不能?”“那一刻,我的声音都打战了!”“没拍过桌子?火星撞地球啊!”“估计20年也难浮出水面!”“如何不感到心里‘空落落’?”……这些章节或记述危急时刻,或勾勒建设者其人其事,或探寻最新“中国工法”的奥秘,不一而足,但他们的出发点,或许是同一个表情:惊奇。沉浸在其中,带领读者“体验”大国工程中的种种事实。在文字建构的过程,作者以“惊奇”为原点,以“发现”为结构。当她写下这个发现的过程,她就自动放弃了粉饰现实的机会,而是扎扎实实地作科学的呈现。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