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追寻童年的足迹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5日 09:25:48

追寻童年的足迹

追寻童年的足迹

文/翟慎晔

岁月是美好的,它在带走许多美得令人心颤的时光的同时,也给你留下了许多实实在在的东西。想起童年,脑海里便会风一样掠过太多的情景,恍如夏夜里露水打湿的星辰,带着温馨的梦幻,深深地镌刻在记忆深处……

                  儿时的春节

小时候,最盼过大年。腊月一到,就开始向往那顿香味十足的年夜饭,向往初一早上那顿白生生的猪肉馅水饺,还有那身盼了一年才会有的“人造棉”花布衫。每当看到家门口的那盘石碾忙转起来,激动的心情便不能自制。我知道,春节将至,离过年没有几天了。


年在儿时的心里,是响彻漫天的鞭炮,是贴满墙壁的年画,是红透门户的春联,它带给我的是平常吃不到的美食,劳不着穿的新衣,见不着的亲戚。


记忆最深的是1973年的那个春节。那年,我十岁。快到过年的时候,父亲从供销社买回家一块粉底白花不用使布票的的被叫做“人造棉”的小花布,说是谁干活多,就用它来做春节穿的新衣服。我满心欢喜,第二天,天不亮,就一个人偷偷起来碾谷子,待到天明,满满一桶谷子已让我碾完一大半。就连晚上做梦,我都会梦见自己穿着漂亮的人造棉花褂,出现在小伙伴们面前。


为了这个梦,10岁的我,跟着姐姐们到太河水库刷盖垫(当时,村里还没有自来水)。砸开厚厚的冰层,冰凉冰凉的水,寒彻透骨,不多会儿,小手冻滴像两个大红萝卜,手指头冻滴握不起来。可是,一想到那块漂亮的人造棉花布,我就热血沸腾,一点也不觉得冷。


遗憾的是,我的梦真得成了梦。那块漂亮的人造棉花布,为最小的妹妹做了新罩衣。


那个春节,我无法从心底原谅父亲。我曾暗暗发誓:除夕夜,我一定要懒在被窝里不起来,让家里人都没精气神过年。可真到了满耳爆竹满院明的时候,我却无法抵挡住那飘进被窝里的肉香味;无法抵挡住“新岁开门看,漫天舞红雪”的热闹诱惑。


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我早早地爬了起来,按着当时山里人的习俗,赶在鸡叫头遍之前,去村头的的那棵老樗樗树下许个愿。听老人们讲,在除夕夜里,如果抱着樗樗树许个愿,来年准能实现。


我抱着又高又粗的樗樗树,心里默默地祈祷:来年春节,想有一件妹妹一样的“人造棉”花布衫。


童年远去了,儿时的许多梦想,还挂在故乡那棵高大的樗樗树梢上……


      露天电影


盛夏时节,路过一家大商场,刚好赶上这家商场在广场回放老电影。旋转的电影机,攒动的人头,熟悉的画面,不由勾起我对儿时的回忆。


久违了,露天电影。


童年时,正赶上修建淄博最大的水利工程一一太河水库。如火如荼的年代,数十万淄博儿女前来参加太河水库会战,一个区为一个团,一个公社为一个连,其团部、连部大都驻扎在我们村周围,可以说,电影队一个接着一个,几乎天天晚上都有电影看,有时候,好几个连部同时放,搞得我们很伤脑筋,不得不先去打探,看看哪个连部放的电影是我们最喜欢看的,就到哪个连部的大幕前抢占有利地形。


那个年代,能够看到的片子种类不是很多,外国电影更是少极又少。记忆最早的外国电影有阿尔巴尼亚的《宁死不屈》、《地下游击队》和《海岸风雷》;朝鲜电影只记得看过《鲜花盛开的村庄》、《看不见的战线》和《卖花姑娘》;越南片子只看过《森林之火》和《阿福》。看得遍数最多的是前苏联影片《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这句经典台词,至今仍会时不时地被人们提起。国产片子就不用说了,只要是那个时候被允许放映的,基本上都看过多遍,尤其是《小兵张嘎》、《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之类的战斗故事片,简直就是百看不厌。


上世纪70、80年代,各公社要放的电影,大都到一个地方拿片子,所以,一个月内反复放映的就那十几部。样板戏盛行那阵,一个月内,光《杜鹃山》,就看了11场。


“露天电影”,对60、70年代出生的人来说,大概都不会陌生。在娱乐生活极其贫乏的岁月里,有多少喜怒哀乐,就那么被一块大白布,给轻松地一网打尽。


你是否喜欢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14:13:50
2019年07月15日 11:28:05
2019年07月12日 14:39:08
2019年07月12日 20:18:23
2019年07月12日 14:13:35
2019年07月12日 14:25:23
2019年07月12日 14:46:23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