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07全国职工文学创作优秀作品征集【小说】又遇老甄(图)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31日 20:55:04

07全国职工文学创作优秀作品征集【小说】又遇老甄(图)

   

  大家知道铁路,也熟悉火车。其实,这背后还有一群人,他们豁达、乐观,艰苦环境中有着无畏的干劲和激情,简单生活中有着浓浓的亲情和友情。

  我从工地去公司机关办事,其实就是送几块混凝土,让公司中心实验室复核一下。你想,一个工人能去机关办什么大事。不过让我自豪的是,进机关大门时居然没有任何人拦阻、询问,可能是我的行头打扮还像那么回事。

  心里的舒坦劲还没完全消失,事情就办完了。

  出机关大门时却被门卫叫住了,真是奇怪!我提着东西进去没人管,空手出来倒不行了?可别人也没送我点东西带着,况且我也没有拿别人东西的习惯!

  没等我回过神来,门卫里面又叫上了。

 
“进来!干什么的?”声音狼嗥一样。我只好止步转向门卫。心想,这又不是派出所,进去还能把老子法办了?

  推开门,倒让我又惊又喜。惊的是看门的居然是老甄。一个已经退休两年多的人,竟又混到机关了!准确的说是机关大门口,离机关大楼只有三十八步半之遥,我刚刚量过的。喜的是我晚饭不用愁了。刚才还寻思:咱是从工地上机关办事,又不是机关领导下工地检查工作,自然没有人管肚子的问题。看到老甄,我的肚子问题就有着落了。

  迈进门时,老甄也迅速向前迎了一步,我随即伸出手等他握手,他却挥手重重地在我肩头给了一掌。他脸上的笑容也才刚刚流到嘴角,即刻却变成了理直气壮的训骂。

  “贾二球,刚才进去时看着就像你。穿得人模狗样的,不打招呼就往里闯,一点文明都不懂。我看你还能飞出门去?不信逮不着你。”

  听听,一个张口就骂的人,倒说我不文明了。咱衣着整齐,倒成人模狗样了。这也不奇怪,进了机关的门,或多或少得沾点官气。连老甄这样的也学会了趾高气扬地骂人,懂得了欲擒故纵的伎俩!不过,我低头看到他脚上的那双布鞋又觉得好笑。“还是那个球样子。”反正他说我不懂文明了,骂他一句也是应该的。

  如今老甄看起了机关大门,说明他退而未休。那你申请提前退什么休嘛?既没领导逼迫你,更没谁会惦记你的位置。三十多年里,他使过撬棍、开过电锯、搅过水泥、打过风钻……样样工作都不轻松。但老甄都干得兢兢业业、利利索索的,而且人缘也不错。

  记得欢送老甄离开工地那晚,他喝了不少酒。尽管他平时酒量不小,但那么多工友真诚的祝福,还是很快就让他黝黑的脸变得通红通红。

  好在老甄退休是他自愿的,欢送他是大伙主动的,不用麻烦组织出面。不像同期离休的那个啥处长,年满60了,组织出于关心让他按时离休,还专门召开了欢送会。上级领导给予他高度评价,他也作了最后发言:“我身体还行,还能为企业的发展作贡献,愿随时听从组织的召唤。”这高风亮节的表白中还是让人感觉到了他的遗憾和不情愿的内心。但欢送会还是掌声一片。

  还没问清老甄如何去机关看的大门,他便拽上我往家走了。

  往老甄家走的路上,我还真感觉到秋意有些浓了,不时让人打个激灵。我的米色T恤的确不如老甄的蓝色工作服挡风。

  一进老甄家门,他就催我换上拖鞋。我知道他不是怕我踩脏了绛色的已经有些斑驳的油漆地,主要是让我歇歇跑了一天的脚。

  很快老甄家里就有了扑鼻的香气,不大会儿菜就齐了。老甄解下围裙,用牙咬开酒瓶,给我敬了满满一大杯酒。我看,刚才骂人的事就算了。不过有些事情我还得跟他说说。

  他混到机关大门口了,咱混得也不赖。工地从水塘坝子沟隧道搬到了千里之外的钟楼地铁站后,我就改行干起了实验工,因为施工不用打钻放炮了,用的是盾构工法,是先进的现代化施工技术。盾构就不说了,因为老甄肯定不懂,其实我也不懂,那玩意儿全国明白的人也不多。

  不过干地铁的确不比干铁路隧道,工作要求精细得很。这倒不怕,我们也认真惯了。主要是城市人毛病太多,处处要求你的形象,恨不得让我们成了南京路上好八连。你说,施工车辆出出进进都得用水枪把轮子上的泥土冲干净了!工地上整天是各路检查的官员,检查的重点就是文明施工。至于“文明”嘛,经理是知道的,既上过大学,又出国考察过,城市的规矩总还是比老甄懂得多。当然,这些官员的工作还是很文明的。穿着鳄鱼T恤,夹着金利来公文包,温文尔雅,指指点点。至于检查完工作,经理陪着去吃饭喝酒时文明不文明我就不知道了。

  老甄一边笑着,一边又把酒斟满了。直到我的牢骚发完,他才把已经嚼碎的花生米咽下。他似乎很能理解我讲的这些。

  城市总归是城市,尤其是南方的大城市。人家都在修地铁了,说明城市经济发达,有钱当然更要讲文明了!我们总不能还像在山沟里,挖个坑,搭两块板子,围上石棉瓦就是厕所吧!现在讲的是以人为本和绿色环保。我们原来的想法、做法肯定得改变,要不怎么与时俱进?况且,城市本身就是现代文明的结果。

  我两眼一直呆呆地盯着老甄。你说,老甄这么懂城市,组织怎么就同意他退休呢?这显然也是一个组织失察!

  也许喝高了,我腿一颤踩着了老甄的大脚趾。他稍微趔趄了一下,但还是喝了口酒才坐下。然后手伸到桌下不停地摸着不穿袜子的脚趾头。看得出右脚粗壮的大脚趾上方有着明显的疤痕,趾甲也凹凸不平的。这是受过伤的大脚趾。好像老甄提过,是哪个隧道施工的纪念。酒足饭饱。老甄让我到沙发上坐。他的老伴正小心地往茶几上摆着粉红的苹果和紫红的葡萄,居然还有一盒精致的月饼。我突然意识到中秋节不远了。老甄执意让我尝尝,说是在南方上大学的儿子寄来的。冲着老甄一脸的满足和得意,我当然得吃。

  我还想当老甄的面夸夸他的儿子,只是打了几声响嗝,二锅头浓烈的酒香已经使我醉倒了。

[我来说两句]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