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31日 00:19:54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肥肉捶地1天前

|

彭镜禧先生曾将《威尼斯商人》改编成豫剧《约/束》,这种跨文化改编形式,您如何看待?

我的回答是...(最多能回答800汉字)

已输入0

提交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傅光明 10小时前

|

我非常敬重彭老师,他是台湾的莎剧翻译家,这些年来正致力于将莎剧改编成中国戏曲。这种跨文化改编,首先说明莎剧有超越时空、经久不息的艺术生命和魅力,莎剧也是中国戏曲可以取材的丰富资源。简单说来:演戏、演戏,戏是演给人看的;戏若没人看,不能说成功。这其实也是莎士比亚写戏时必须面对的情形,他得挖空心思考虑来露天剧场看戏的平民百姓都喜欢看什么戏,以便“投其所好”。换言之,莎士比亚写戏,一定要考虑剧场的卖座率。而且,那时不同剧院之间也存在竞争,不同剧场之间常靠飙戏争抢观众。我想彭老师的改编,同样面临这种情形。所谓改编成功与否,一方面要看艺术上的审美因素,另一方面还要看观众是否认可、接受,往往后者更决定着成败。我当然希望并祝愿彭老师的改编成功、圆满。这种跨文化改编需要才华、勇气、毅力,非常不容易,我也在此向彭老师表达敬意。

说你什么好呢

已输入0

发表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读书人cold雅1天前

|

傅老师,您觉得罗密欧和朱丽叶是早恋么?

我的回答是...(最多能回答800汉字)

已输入0

提交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傅光明 9小时前

|

看来您是位年轻的读者!在今天看,就年龄而言,肯定属于早恋。莎剧中未写明罗密欧多大年龄,推断一下,可能十六七岁。但莎剧中写明了朱丽叶的年龄,还差三天年满十四岁,还是个小女孩儿嘛。但剧情告诉我们,在罗朱爱情故事发生的年代,到朱丽叶这样的年纪,都该做母亲了。所以,朱丽叶的父母才那么着急催婚,为她举办化装舞会,希望她嫁给父亲相中的帕里斯伯爵。结果,在这个舞会上,带着面具的罗密欧对朱丽叶一见钟情。

说你什么好呢

已输入0

发表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霍小青1天前

|

傅老师好,我侄女小学四年级,她让我推荐名著,请教傅老师,如果向小学生推荐莎士比亚应该首先推荐哪部作品?为什么?

我的回答是...(最多能回答800汉字)

已输入0

提交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傅光明 8小时前

|

我觉得,对小学生来说,最好的莎士比亚入门读物是十八、十九世纪之交的英国著名随笔作家查尔斯·兰姆和姐姐玛丽·兰姆合作改写的《莎士比亚戏剧故事》。这本“故事”也早已成为英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中的散文随笔名作。姐弟俩的改写,是从37部莎剧中精选出20部悲剧和喜剧。除了《李尔王》《麦克白》《雅典的泰门》《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雷特》和《奥赛罗》这六部悲剧,其余均是姐姐的手笔。1807年首卷改写完成,1809年1月故事集最终以两卷本出版,副标题是“专为年轻人而作”。
书出版后,不仅受到年轻人甚至孩子们的喜爱,大人们也踊跃购买以求先睹为快,第一版很快销售一空。这本由莎翁戏剧改写的“故事”不断被翻译成别国文字,至今译本已多达数十种。两百多年来,有数不清痴迷莎翁的读者、醉心莎剧的演员,以及陶然于莎学的学者,最早都是通过这本“故事”入门的。国内有不少译本,我的老师萧乾先生翻译过,我自己也译过,2006年京华出版社出过,2013年台湾商务印书馆出了繁体字版。
兰姆姐弟的“故事”是引领青年读者解读莎士比亚最好的入门,姐弟俩的简短序言又是关于如何阅读这“故事”的最好指南。
正如姐弟俩所说,年轻的读者在享受阅读“故事”的乐趣之余,会盼望自己赶紧长大,以便尽早完整地阅读莎剧原著。“这些故事教给他们一切美好而高贵的思想与行为:礼貌待人、仁慈善良、慷慨大方、富于悲悯之心。我们还希望,莎剧原著能够证明,他的作品正是教给人这些美德的典范。”
而在读过完整的莎剧原著之后,无论何时,只要想起是“这样一本小书”带你走入了莎士比亚的文学世界,你都会从心底发出惬意舒心的微笑。
兰姆姐弟为了“防止把莎剧庸俗化”,尽可能使用十六、十七世纪的英语。但对于任何一个中文译者,不仅绝不能使用十六、十七世纪的文言文或白话,还得努力使翻译语言读起来像现代汉语的散文诗,因为莎翁原作毕竟是诗剧。
如兰姆姐弟序言所说的那样:“莎士比亚戏剧是座丰富的宝库,青年读者必须得在年纪稍长以后,方能一领风骚。相对而言,这些故事仅是取自宝库的一些微不足道、毫无价值的零钱硬币,顶多不过是对莎士比亚那精美绝伦图画的临摹而已,既模糊不清,也很不完美。的确如此,为使这些故事读起来像散文,许多莎士比亚的清词丽句被改得远不能表达原作的意韵,这样一来就屡见不鲜地损害了莎士比亚语言的美。即便在有些地方原封不动地使用了莎士比亚的无韵体诗,并希望借此毫无雕饰的原作叫读者以为读的就是散文。然而,要把莎士比亚的语言从它巧夺天工的自然土壤和生机勃勃诗意盎然的花园里移植过来,无论怎样,势必会损伤很多原生态的美。”
英国诗人弥尔顿曾为莎士比亚写下这样的诗句:“他善于用神圣的火焰, 把我们重新塑造得更好。”    
无论能否把莎士比亚赞誉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诗人、戏剧家,但他可能是一个最会讲故事的人。让我们与他的“故事”终生相伴,我们的人生也会是美丽的。

说你什么好呢

已输入0

发表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陈年喜1天前

|

再也没有诞生出莎士比亚那样的伟大作家和作品,是作家们个体的原因吗?

我的回答是...(最多能回答800汉字)

已输入0

提交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

傅光明 8小时前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