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带着亲情远行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4日 09:28:23

                          

带着亲情远行

 

80年代的孩子,大多是五六十年代的结晶,在这两个时代夹缝中得以生长,应该是女娲造人时颇费心思的作品。

记忆里,我一直被父母称是涨大水时,在河岸捡来的,年幼期,当然是半信半疑,直至再大一点,确信是玩笑话,也会假想一下,亲生父母若真找来,走,还是不走。

由于生活在小矿区,同龄孩子的父母之间大多是认识的,成人对孩子的期望隐约透露出小小的竞争。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希望子女能走出矿区,谋一份好职业。正如母亲希望我能去北京做老师,而父亲却希望我能在大医院做一名医生。

时光不会停歇,可她在每个人的身上都留下了痕迹,甚至还将很多的故事巧妙的续上结尾。

在十四岁的时候,我认为自己是幸福的,可生于80年代矿区的孩子,并不是所有人都幸运。矿区上,有不少年轻父母死于矿难,或重新组织家庭,加上家庭的贫困,视野的局限,他们的孩子或很早辍学参加工作,或过早结婚,或外出打工。矿上有小学、初中、高中各一所,初一的时候很多同学没来报到,高中的时候就微乎其微了。

在二十岁的时候,那些成长轨迹里的情节变成了一双手,每每在离家求学的日子里,就揪着我的心不放。那种心脏抽着疼的感觉,到现在还有。在桂林市区的街道上,想着已搬离矿区,住在市区的双亲和哥哥,他们仍在那一方,那个曾经总想走出去,如今却日日思念的小城区,便会做许多的梦。

梦里,我能带体校毕业的哥哥进大学读书,他那种询问大学长什么样子的口气,像细密的针尖,扎在心窝。还记得,是他和妈妈送我进了大学,办好了所有手续,临走的时候塞了500元放书包里,虽然,那500元也成了不愿提及的片段,它们在第一天军训结束的时候就被小偷顺走了……

哥哥与我一样,也是80年代的矿区上长大的孩子。因为在比较开明的家庭里长大,相对有自己的主见,他想进体校,父母便送他进去,得过省运会银牌,体校毕业时分配在小学里做体育老师,他却断然拒绝,一生坎坷周转,无技艺却重情义,想有一番作为却苦于无出路,终究也是浮躁,彷徨在亲情与自我的天平里。

梦,是会被刺破的球,然后流下满地的悲哀。我还依稀记得,在我们成长的轨迹里,每个家庭都会有父母的争吵与冷战,我们也不例外,只是他们经常是冷战,印象里,在他们有说有笑的日子里是作为孩子的我们最舒适的时候。直至现在我也成了家,才明白,大人只是生活在更大的躯体里的孩子。五六十年代的人有他们的时代印记,他们的彷徨迷茫,内心的喜怒哀愁,在咿呀学语开始,就抑制在心间,无法宣泄,80年代子女的父母,大多便是隐忍不语的一代,他们从小便被二三十年代的我们的祖辈所影响,多做少说。

在我的家庭里,母亲乐于表达,父亲也爱开玩笑,两人心底都是柔软清澈。

今年国庆,父亲第一次提及他小时候的事情,许是他的血压实在高得吓人,加上一直多病,在他严肃而认真的回忆与述说里,我竟隐隐不安,几次喉间发紧,想制止他。而他在回忆小时候的艰辛与父母去世时,也不免眼角泛泪。正是在这样的时候,我更能理解幼年时的他们,为了子女而没有分离的良苦;能感动他们尊重我求学、远嫁的决定,虽然这个决定成了我,甚至是无数远嫁的女儿们心中的一根刺。

我在电话里第一次失声痛苦,是在今年国庆探亲后,回武汉的那天,父亲打来电话,叮嘱颇多,又像是临终话别,我不顾长幼尊卑,反复埋怨他不好好休息,才把自己搞得这么严重,还命令他千方百计也得顾及晚辈想要有父亲的心意。而内心那只手发疯似的在撕扯,仿佛有一个声音在控诉自己:

父母在,不远游,你不仅远游,还远嫁,你才是最残忍至极的人!

你才是最残忍至极的人!

你才是!

我无数次在放下父母的电话后,扇自己的耳光。多年后,这一举动逐渐成为平歇内心的方法。我拥抱着自己的梦想不断往外面冲,毫无良心可言。我哭成泪人的时候,那年迈的双亲,在心底肯定淌了许多泪。

直到远嫁的那天,这种没有良心的举止再无回旋余地。

你是否喜欢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14:25:18
2019年07月12日 09:49:15
2019年07月12日 14:47:34
2019年07月12日 14:39:17
2019年07月12日 14:39:20
2019年07月12日 09:47:21
2019年07月12日 14:25:2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