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诺贝尔文学奖今年将颁两届 中国作家残雪成热门人选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2日 02:19:00

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7点左右,备受关注的诺贝尔文学奖将颁出“双黄蛋”获奖名单,同时公布2018年度、2019年度诺奖得主。对于全世界的著名作家来说,2019年有两次获得诺奖的机会,实在令人兴奋,这是史上第一次。

按照诺贝尔文学奖往年的颁奖风格,很难预测今年的“双黄蛋”会花落谁家。在英国******公司NicerOdds给出的2019年文学奖预测名单中,中国作家残雪、余华、杨炼等榜上有名。其中排名最高的残雪排第三名,被戏称为“万年陪跑”的村上春树紧随其后。这也引发好奇,中国作家残雪为何能成为诺贝尔文学奖大热门?

她的书被抱怨“难读”“天马行空”拒绝了很多读者

靠******公司的榜单来猜诺奖得主,并不靠谱,但残雪确实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中国作家。早在1980年代就已经成名的残雪是中国最早从事实验文学创作的女作家。近几年她虽然淡出了国内公众的视线,但始终保持着一贯的立场进行写作。残雪在国内普通读者中的知名度并不高,是此次网上流传的诺贝尔文学奖预测令残雪的这个名字上了热搜。但在国际上,残雪这个名字具有相当知名度。今年3月13日,英国《卫报》报道了2019年国际布克奖公布的13名入围者名单里,其中就有残雪,她凭借长篇小说《新世纪爱情故事》入围。此前,阎连科、苏童和王安忆也曾获得国际布克奖提名。

残雪本名邓小华,1953年生于长沙。1985年1月,残雪首次发表小说,至今已有六百万字作品,被美国和日本文学界认为是20世纪中叶以来中国文学最具创造性的作家之一。其代表作有《山上的小屋》《黄泥街》《苍老的浮云》《五香街》《最后的情人》等。

不少读者对残雪并不了解,读过她作品的读者中也有不少表示“难读”。

由于签下残雪所有作品的数字版权,湖南文艺出版社编辑陈小真和残雪往来不少。尽管大学时就读过残雪的《山上的小屋》《黄泥街》等中短篇小说以及她的许多访谈和谈论中国文坛的文章,后来也编辑了一百多万字残雪作品,但陈小真表示,真不敢说读懂残雪。这与残雪天马行空的想象、梦呓一般的叙述方式密不可分。故事常常支离破碎,没有任何逻辑性可言。“正是这种天马行空,拒绝了很多读者,也正是因为这种天马行空,造就了残雪的独一无二。”

残雪自己则认为,不论写作还是阅读,都需要具备一定的创作精神。确实自己的作品对阅读构成挑战,要有经典文学与哲学的底蕴,还要感觉敏锐,善于思索,自我意识强。“我期待有先锋精神的读者,他们有足够的精神的敏感性,对文学本质的领悟能力高;接受现代意识的素质高;情商性的爆发能力高;创新的渴求程度高,是灵魂文学的爱好者。”

在国外,她被称作“中国的卡夫卡”

与在国内的情况不同,残雪和她的作品,在国外产生了较大影响,甚至有“中国的卡夫卡”之誉。近年来,当上世纪80年代“先锋派”的作家们纷纷结束实验性的写作,投向现实主义的怀抱后,残雪仍坚持文学实验。其作品大多描写底层人们充满怪诞的生活体验,其作品兼具东方的美感和西方的精神特质。在国外的文学读者圈子里,她的先锋文学或者实验文学,有非常高的认可度。她的小说成为美国哈佛、康奈尔、哥伦比亚等大学及日本东京中央大学、国学院大学的文学教材,作品在美国和日本等国多次入选世界优秀小说选集。

比如日本汉学家近藤直子在东京创办“残雪研究会”,每年出版两期《残雪研究》。2015年,残雪长篇小说《最后的情人》摘得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小说奖”,同年入围2016年度美国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该奖项常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前奏,被称作“美国的诺贝尔奖”。2019年3月,残雪凭借长篇小说《新世纪爱情故事》入围国际布克奖长名单。去年11月,该作品出版英译本,随即被美国著名文学杂志《巴黎评论》推介。评论认为,这是残雪能够受到2019诺贝尔文学奖热门预测青睐的原因。尽管残雪的创作还大多停留在文学爱好者和研究者的视野中,但这次诺奖热潮,不管残雪能不能获奖,都将把这一“冷门”中国作家,送入大众视野。

如何评价自己成为热门?她自信说这是诺奖的“进步”

残雪很少接受采访,在她看来,创作是孤独的,而她已经习惯了孤独。许多人会给她贴上“性格孤傲”和“实验型女作家”的标签。

此次残雪与加拿大女诗人安妮卡森、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肯尼亚作家恩古吉瓦提安哥、俄罗斯女作家柳德米拉乌利茨卡娅等成为获奖的热门人选,但据了解,残雪并不愿意接受采访。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