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流年兑现了谁的承诺,又负了谁的韶华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0日 14:42:32

流年兑现了谁的承诺,又负了谁的韶华

流年兑现了谁的承诺,又负了谁的韶华


   1986年,我读小学三年级。那年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大事情,那就是观赏哈雷彗星。老师说,哈雷彗星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76年才能和地球相遇一次。于是我们就像准备一场盛大的活动一般,满心期待着,等待着,哈雷彗星的路过。其实,究竟有没有看到,我根本不知道,只记得我和小朋友们相约,76年后要一起再看哈雷彗星,而且还掰着指头认真的计算着,到那时,我们得是多大年纪,我记得,我算过的,76年后我是84岁。彼时,年少的我们,对时间,对年纪都还没有多少概念,只是快乐的憧憬着,快乐的也许就是那份憧憬。哈雷彗星兑现了承诺,它来了,它走了,它还会来,只是我们,却不一定在。

   上中学时,喜欢上了艾敬,喜欢她弹着吉他,唱着“1997快些到吧,我就可以去HONG KONG”,于是我们好奇为什么一定要1997年才去香港,而不早点去呢? 于是历史老师告诉我们,1997年,香港主权回归中国。听起来都让人热血沸腾,我们又开始推算着,1997年,我们是怎样的年纪,会在哪里,会做什么。于是,1997年真的到了,那时,我是大学生,和所有的热血青年一样,朝气,蓬勃,热情,激昂。我们为迎接香港回归做了许多的庆贺准备。回归前夜,我们一大群同学相约聚集在市中心的大广场,一起看广场大屏幕播放的交接仪式。当宣布回归时,我们欢呼,我们雀跃,我们拥抱,我们热泪盈眶,我们对酒当歌,饱含了多少荣耀的情,幸福的心。那夜,我们就那样坐在广场一整夜,谈天说地,一起背诵《少年中国说》,一起高唱《爱我中华》,天亮时,静静伫立在人群中,看升旗仪式,和大家一起高唱国歌,庄严肃穆中,第一次感到“爱国”这个词眼如此真实,如此幸福。 不知道艾敬究竟去没去香港,但是,1997,它兑现了承诺,终究来了,让我们激情洋溢,它又走了,而我们激情永在。

   2000年的仲夏夜,我们又聚集在大广场,一起看广场大屏幕播放的申奥仪式。当奥委会主席宣布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成功时,广场上静寂了片刻,紧随着的就是人群的振奋,欢呼。我们再一次感受了那种群情激昂,那种普天同庆,那种刻在骨髓里,此刻油然升腾的爱国的热情。那种感觉,真好!唱着《北京欢迎你》,收集整套的福娃玩具,盼着,望着,2008,竟然也就这样来了,又走了,一晃都已经是8年之久了。

   政治课上,老师给我们讲授国家的大政方针,说到2020年,国家要实现全面小康。我们面面相觑,天,好遥远哦,下个世纪的事情嘛。于是,我们兴奋的讨论着,新世纪时,我们是怎样的年纪,我们会做什么? 事实是,新世纪到来,我们大学毕业,开始自己新的人生征程,事业,婚姻,子女,我们竟日里忙碌着,奔波着,稍一喘气,就发现已经是2016年了。于是定下神来,看看已经长大许多的孩子,看看已经白发苍苍,身形佝偻的父母,看看镜子里那个已经两鬓微白的自己,忍不住感叹,岁月催人老。再听听电视里讲,十三五计划正式进入执行期,2020年很快就要到了,忍不住摇摇头,太不敢相信了。2020,终究会兑现承诺,终究会来的,也终究会迎来新的一年,而当年我们期盼的,是不是都实现了呢?

   二十年前,听黄安唱:“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我们也佯装老成的哼吟着,被老师戳戳脑袋,说我们“少年不识愁滋味”。而今,流水无情,人有情,奈何空悲切。

十年前,看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看石光荣笨拙的和褚琴跳舞,笨拙的介绍自己,重复着那句:“我今年三十六了!” 当时我奚落他,都三十六岁了,好老哦。而今,面对即将奔四的自己,我也就呵呵了,连自嘲的心力都不够了。

似水流年,它究竟兑现了谁的承诺,又负了谁的韶华?所有的期许,都从遥不可及变为不可触及,面对的又将是新的期许,新的未来。流年依然会兑现所有的承诺,纵然“韶华不为少年留”。

不敢回头,不愿回头,还好,明天总会来!

你是否喜欢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14:29:11
2019年07月12日 14:13:50
2019年07月12日 09:24:54
2019年07月12日 14:35:13
2019年07月12日 14:48:07
2019年07月12日 14:39:09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