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文学评论家杨扬:中国文脉犹如大江大河奔腾不息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0日 09:27:16

文学评论家杨扬:中国文脉犹如大江大河奔腾不息

 

  20世纪80年代开始,路遥、贾平凹、韩少功、王安忆等一批作家,用一部部杰出作品给文坛以惊艳。作家们的聚焦重点,由“写什么”转向“怎么写”。与此同时,随着电影、电视等大众艺术门类热情加入,电影《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等的出现,使得莫言、苏童的小说,也走入了寻常百姓家。(均资料图片)制图:李洁

  嘉宾 杨扬(文学评论家)

  “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文学对于社会时代生活的介入,是非常积极的。四十年后,对于社会时代生活直接对话的作品,是不是还有那么多?很多读者和批评家都感到很难判定。”文学评论家杨扬,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回望中国文学走过的岁月,提出了新的观点。

  如果把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文学划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一个时期,是非网络时代的文学时期,后一个时期,是网络时代的文学时期。那么,相对而言他更为关注近十年中国文坛的变迁。当技术革新解决了文学创作发表难的困境,中国网络文学正从急剧扩张的野蛮生长期转向新网文时代。同时,杨扬也指出了当下文学创作值得关注的问题,随着社会生活的变化,描写日常生活状态的作品多了,反倒是一些有力度的大视野作品少了。这是值得作家、批评家关注的文学现象。记者日前与杨扬的这场访谈,将上述观点更详尽地呈现了出来。

  上一个“文学的黄金时代”属于20世纪80年代 

  文汇报:在之前的一些文学评论中,人们有意无意地强化着作家作品的创造价值。你却认为,站在今天的角度,或许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文学的传承比创新更加重要,为什么?

  杨扬: 文学、文化的危机感始终缠绕着中国文学,是中国文学发展过程中最大的内在焦虑。从作家的实际情况来看,当时的老中青三代作家,他们的文学记忆和个人经验,基本都没有脱离古典传统和现代传统的塑造,区别只在于他们身上的传统印记有强有弱而已。

  郭沫若、茅盾、巴金、曹禺等当时仍然健在,在他们的文学世界中,中国古典传统的底色十分抢眼。汪曾祺、茹志鹃、柳青等亦是新旧文学传统的忠实继承者。当我们对当代文学刨根问底时,就能发现,沿着柳青的足迹,走来了路遥、陈忠实和贾平凹等作家。同样,在茹志鹃之后,我们看到了王安忆、陈村、赵长天以及很多作家之间的关联。

  文汇报:在随后的几年里,路遥、贾平凹、韩少功、王安忆等一批作家,用一部部杰出作品给文坛以惊艳。有评论者称20世纪80年代为“文学的黄金时代”;也有评论家认为,五四新文学传统延续到20世纪80年代,才有了一个新的改变。你怎么看这些说法?

  杨扬: 1984年,或是1985年,常常被一些评论家视为新小说和新批评的历史元年。原先的小说写作,都是照着惯例在摹写,但1985年前后,一批“稀奇古怪”的小说作品登堂入室。作家们的聚焦重点,由“写什么”转向“怎么写”。文学批评则撇开主题、内容等问题,转向文学本体问题。这些既抽象又具体的文学理论,成为批评实践和小说实验的有力支撑。与此同时,电影、电视这类大众艺术门类也热情加入,电影《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等的出现,使得莫言、苏童成为普通百姓追捧的明星人物。他们的小说,也走入了寻常百姓家。

  中国文学正经历着自印刷术产生以来的最大变革 

  文汇报:以网络技术为分野,你将这四十年的中国文学划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并且认为,网络时代的文学发端是什么时间,它的标志是什么作品?

  杨扬: 20世纪90年代后期,中国文学批评中有了“网络文学”这样的术语,另外还有“榕树下”等一批文学网站和一大批网络写手。中国台湾作家痞子蔡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被视为中国第一部网络文学作品,1998年因此成为中国网络文学的元年。四十年来中国文学发展过程中,最大的改变,莫过于互联网技术进入文学世界。由此,中国文学正经历着自印刷术产生以来的最大变革。

  文汇报:你认为在网络时代,中国文学的传承与创新有了什么样的新变化?

  杨扬: 在数字媒体所营造的虚拟世界,差不多所有的文学样式都呈现出“前无古人”的特征,很多原先困扰文学的问题,似乎不再是问题。如创作自由问题,写作和发表几乎没有门槛可以阻拦。开放的网络空间,是人类社会有史以来第一次能够让文学的写作能量尽情释放。

你是否喜欢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14:29:11
2019年07月12日 14:13:50
2019年07月12日 09:24:54
2019年07月12日 14:39:09
2019年07月12日 14:48:07
2019年07月12日 14:35:13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