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中国作家上榜2017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8日 17:49:52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奇鸟行状录》

《寻羊历险记》

《海边的卡夫卡》

每年诺奖热门人选中村上都居榜首,这实际上是一件好事情。就像未获得多少实质荣誉的鲁迅,成为中国文学的高山,村上的存在,也是当代世界文学一个不可忽视,甚至要去仰视的存在。

我一直很喜欢村上春树的作品,每年都会做一场活动谈他,每年都会重复很多遍他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一样伟大的话,虽然每年,都没有什么人赞同我。

村上的高明之处,在于他是一块海绵型的作家,周身布满孔洞,可以吸收,也可以排斥,形体不变。任何人都可以从中找寻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如文艺,如批判,如哲理,如晦涩难懂的象征,如对城市,对当代人鞭辟入里的思考。

当然在我心中,村上还是不及大江健三郎让我有阅读的快感,也不及安部公房更靠近现代与后现代。但是,他适中的调性,飘于粘稠现实之上的风格,稳健却又轻盈的笔触,令我每每在读完后,不由得感慨一声:“啊呀,这是小说!”

就像喝冰得恰到好处的麒麟啤酒,一定要棕色瓶,一定要靠近烟火,一口下去:“啊呀,这是啤酒!”

2

玛格丽塔·阿特伍德 Margaret Atwood(加拿大)

中国作家上榜2017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

推荐书单:

《盲刺客》

《别名格蕾丝》

《可以吃的女人》

《女巫的子孙》

让我在爱丽丝·门罗和阿特伍德之间做一个选择,我一定会选择前者,因为前者作品中的女性是平稳释放力量的,在生活的大前提下释放力量,不会尖锐,不会莽撞,不会觉得格格不入,生冷异常。门罗的力量是女性的巨大优势,反之以男性的方式冲突,则会令读者不知所措。

阿特伍德笔下的女人,太聪明了,太精明了,有时候太自以为是了。我喜欢聪明的姑娘,就像姑娘喜欢聪明的男人,但是这种喜欢是平等的,不是一边压倒另一边。阿特伍德本意很好,文学中的女权,四两拨千斤,温柔也有,力度也有,只可惜……只可惜一群田园女权过度诠释,好好的东西,成了走街串巷大呼小叫的口号。

我喜欢她最初的《可以吃的女人》,初生牛犊不怕虎,一下子拔高了加拿大文学的水平,要知道,在七十年代初期之前,谈加拿大文学,就像谈蒙古海军司令的任免问题一样。

今年BBC给阿特伍德拍了个纪录片,前几天看了一下,拍的好,但是分寸错了,搞得像盖棺定论,阿特伍德还能写,她心里有劲,大概想做莱辛。

三次布克奖入围,一次夺冠,拿遍英语世界文学奖,这是不争的事实,今年又拿了卡夫卡奖,真是黄袍加身,诺奖如果给了阿特伍德,怎么说,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太小了,刚给完美国,不好再给加拿大,毕竟门罗作为加拿大女作家已经领了一个,再来一个?梗就没了。

3

恩古吉·瓦·提安哥 Ngugi Wa Thiong

中国作家上榜2017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

推荐书单:

《大河两岸》

《一粒麦种》

《孩子,你别哭》

《Wizard of the Crow》

非洲作家我喜欢很多,但像对提安哥那么喜欢的,还真没几个。

两年前第二次去纽约,忙里偷闲,躲在切尔西市场里喝咖啡吃生蚝,七逛八拐,撞见一家书店,门面不大,但塞得很满,可以消磨时光(推荐大家去)。我在里头掏书,说是淘,其实是带有目的的找,主要是看看有哪些名字不晓得,打开看看,如果合适,就买下来。

这次狩猎,我遇到了一部六卷本的长篇,提安哥的《Wizard of the Crow》。这部书据说今年要出中译本,而且一下子把一系列的提安哥都出了,令人期待。

这本《Wizard of the Crow》我断续花了小一年翻完,惊为天人,心里琢磨非洲要出诺奖,必须是他。

提安哥的书国内其实除了三本——《大河两岸》《一粒麦种》以及处女作《孩子,你别哭》。这三本的质量都出奇的高,凡被我推荐阅读的朋友,无不称奇,想不到黑非洲这片土地,也诞生了这样惊艳的文学。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