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网络文学“商业化”现象,不应被简单否认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8日 16:47:12

文学自作为产品在市场流通,就存在商业性现象。文学商业化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但似乎没有哪个时代的文学像今天这样,受媒体的影响如此之大。网络媒体触动了文学的发表机制,影响了市场的走向,也带来了写作和阅读的商业化和大众化。

一.网络文学正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

如果以1997年第一家中文原创文学网站“榕树下”的上线为起点,中国网络文学发展至今,已有22年的历史。很多人可能想不到,网络文学在短短二十余年的光景中,竟然发展成一个规模如此巨大的产业。据统计,网络文学的读者已达2.74亿人、注册写手200多万人、市场年收入40多亿元。网络小说甚至推动了文化产业的发展,能够辐射影视、游戏、动漫等多个行业,实现全版权开发。如此高光表现,自然引得互联网巨头纷纷投身其中。从新奇到平常,从边缘化到商业化,不管主观意愿如何,网络文学已成为当代文学的发展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它也注定被写入当代文学史。

二.商业化是通俗文学发展的必然趋势

自魏晋以来,随着市民阶层的壮大,文学渐渐成为娱乐人的重要工具。唐传奇、宋元话本、明清章回体小说,都是一种通俗的文艺形式。说唱文学经过书商的商业运作,成为文化商品在市场流通。现代报刊出现后,传统的“润笔”变成了稿酬,文学作品变成了商品,中国现代文学正是借助期刊媒体完成了转换,鲁迅等作家正是凭借高薪酬,满足了最基本的物质需要,从而保持精神独立,获得自由创作的空间。

20世纪的文学历史是精英化与主流化的历史,文学承担着启蒙和救亡的重任,鸳鸯蝴蝶派受到新文学作家的严厉批判,然而新文学作家从来都不是完全与商业无关的:沈从文1928年从北京到上海,“作为职业作家流着鼻血,像现代机器一样以疯狂的速度生产着小说、诗歌、戏剧、随笔等各种类型的文学产品,以每本书100元的价格尽快卖给上海街头新兴的小书店”,他则自我解嘲,将自己称为“文丐”;延安文学所倡导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的写作范式致力于文学普及,也在客观上为“工农兵写作”带来了良好的市场效应;新中国成立后,“三红一创,保林青山” 等作品的畅销,为作家带来了丰厚的收入和很高的政治地位,文学作品的市场效应与主流意识形态是合拍的;20世纪80年代是文学的时代,作家是时代的英雄,这个长名单中,有莫言、余华、王朔、苏童、马原、王安忆等,《收获》《人民文学》等文学刊物的发行量,也曾达几十万甚至百万份,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改革文学所引起的社会反响与文学作为商品的畅销是一体的。在主流意识的光芒下,“纯文学”的市场效应渐渐被掩盖了。

20世纪80年代,国家逐步放开出版“二渠道”,单一的出版体制逐步被打破。经历社会经济体制的转型,再由港澳台通俗文学的影响,中国当代作家的市场意识开始觉醒,出现了面向市场写作的作家,著名的“雪米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世纪90年代,四川作家田雁宁和谭力用香港雪米莉的名字,与书商联手,通过“二渠道”发售,炮制了百余部“雪米莉”畅销小说,这些作品中还有一部分是临时加入的作者所写,小说多以香港黑社会为背景,融合凶杀、暴力、情色、悬疑等多种元素,有很好的市场效应,田雁宁也因此成为较早富起来的作家之一。书商在市场经营方面的商业意识强,经常借助商业手段将文学作品推向市场。华艺出版社在《王朔文集》出版上市前,将150万张王朔画像贴遍京城的图书销售点。贾平凹的《废都》从内在品质来说无疑是严肃文学,但其外在的形式、故事的架构,以及引起争议的“此处删去多少字”的噱头,无疑都是商业化策略。陈忠实的《白鹿原》 被誉为20世纪90年代“最好的小说”,然而陈忠实坦言,在写《白鹿原》之前,他仔细研究过畅销书的写法。以安妮宝贝、韩寒、郭敬明为代表的 70后、80 后作者,有更明确的市场意识,他们借助自己的人气效应,推出杂志书,安妮宝贝主编的《大方》,郭敬明主编的《小时代》,韩寒主编的《独唱团》,南派三叔主编的《超好看》,都曾有很好的市场效应。以上分析可以看出,现代文学的发展史中,文学从来没有脱离商业化的影响,社会的现代化程度愈高,文学的商业化气氛就会越浓。

网络文学的商业化趋向是20世纪90年代文化脉络的延续,借助网络平台,商业化作者的群体阵容更大,直面市场的能力更强,写手和读者的关系更直接。以起点中文网为代表的商业文学网站,通过VIP收费,为广大写手搭建了一个文学市场化的平台,通过全方位的商业运作,将作家推向市场,在这里,勤奋写作可以致富。文学商业网站的人气效应和影响力,使得一批有商业头脑的人看到了其中巨大的商机,文学网站相继获得风险投资,TOM 在线以2000万元收购“幻剑书盟”80%股权,大众书局收购逐浪网,中文在线投资17K文学网站。2008年,以游戏产业为主的盛大公司相继斥资收购了起点中文、红袖添香、榕树下、晋江、小说阅读网、言情小说吧、潇湘书院等文学网站,成为一家占据中国网络文学大部分份额的文学公司。盛大文学CEO侯小强表示:“盛大将努力做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运营的开拓者和推动者,希望做中国的好莱坞”。网络小说的商业化,才刚刚开始。

三.网络文学应在商业性与艺术性上寻求平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