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加州13号法案给中国房产税的启示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1日 00:58:28

  

加州13号法案给中国房产税的启示

 

房产税的征收问题,是目前中国的重大经济热点,加州13号法案给了我们很重要的启示:

  第一,挤出效应。加州物业税短时期内高涨,居民纷纷避走他乡。

  第二,时机问题。美国城市化率、房地产开发已经成熟,二手房交易占总交易量的80%左右,居民认可物业税的征收。

  第三,过分限制政府的权力和过分干预市场运作一样,都会带来负面效果。

  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现在的孩子太“独”了。所以,暑假的时候把弟弟的孩子接到北京,让两个半大小子在实践中学习一个屋檐下的相处之道。为了对抗他们的顽劣,笔者规定他们每天背一首诗或者词。十几天下来,大学时的教科书、整整六册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前后翻了几遍,竟然发现适合孩子们背诵的诗词太少了。

  为什么?因为笔者有了一个新的感悟,原来,中国古代那些能诗能歌的优秀知识分子,大多是政治上的逃兵。碰到官场黑暗、民不聊生,他们要么发几声哀叹,要么逃避山林,“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摇首出红尘,醒醉更无时节”,消极避世,不敢正面现实,更不敢积极应对。在中国人“温良恭俭让”民族性格的形成过程中,这些知识分子也是作出了贡献的。

  和中国人相比,现代美国人直面现实的精神和官场黑暗斗智斗勇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反思的。与房地产有关的,就有一个经典案例,加州13号法案。

  上世纪70年代越战结束后,很多美国老兵回国,选择在加州安家。在老兵们购地置产、大兴土木的过程中,加州的房地产价格扶摇直上,物业税税基也水涨船高,加州市政府的财政收入大幅度提高。加州的官员们乐坏了,加州的居民气坏了。其结果,是很多业主变卖家产,移民他乡;留下来的,开始和加州市政府作对。

  这里面还有一个背景,就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到70年代,西方国家几乎都在奉行凯恩斯主义的财政扩张政策,美国更是凯恩斯主义的试验场。凯恩斯主义为政府扩权提供了理论基础,也必然招致来自市场和民众的反对、反制,经济学家中的公共选择学派担当了旗手的职责。

  1978年,公共选择学派的创始人和代表人物之一布坎南在加州提出了第13号税收法案。该法案在加州的全民公决中,以二比一的优势获得通过。根据该法案,物业税税率不得超过市场价的1%;物业税税基以加州市政府1975年评估出的公开市场价值为基准,此后的评估价值每年不得超过2%。

  在13号法案被通过之后,加州陆续又有第4、62、98、218等多项与税收和支出有关的法案提出并通过。这一系列法案导致了两个后果:第一,加州市政府的物业税征税权被限制了,物业税收入不再迅速上涨;第二,加州市政府预算的85%不在州议会或州长控制之下,州议会仅仅只能审议15%的经费,而其余85%的经费都被公民通过他们创制的法律指定了用途。

  13号法案为加州财政埋下了祸根。到2003年,时任加州州长的戴维斯不但花光了过去累积的上百亿美元盈余,还让加州欠下了高达370亿美元的巨额债务。临危受命的好莱坞影星施瓦辛格,也未能让加州的财政状况好到哪里去,到了2009年,加州市政府开始靠变卖家产过日子,这年5月,加州政府一口气卖掉了多处政府资产,包括著名的旧金山牛宫体育馆和洛杉矶纪念体育场等。现在,加州的财政危机,仍然没有解决的希望。

  房产税的征收问题是目前中国的重大经济热点,加州13号法案给了我们很重要的启示:

  第一,挤出效应。加州物业税短时期内高涨,居民纷纷避走他乡。中国各地经济发展不平衡,房产税一旦实施,会不会产生类似的挤出效应,需引起高度重视。

  第二,时机问题。美国城市化率、房地产开发已经成熟,二手房交易占总交易量的80%左右,居民认可物业税的征收。中国的城镇化还在进行中,如果征收物业税,不但民众无法接受,对房价也有可能是火上浇油。

  第三,过分限制政府的权力和过分干预市场运作一样,都会带来负面效果。虽然这个话题对中国人来说,还很遥远,但早晚会碰到的。

  笔者一般都是在孩子们熟睡后到他们的房间,将空调温度调高一点,同时将手抄的诗歌贴在衣柜上,这样他们一早醒来就会看到。

  这一次,笔者抄写了顾城的短诗“一代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