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5星文学奖 那个女人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16:29:43
  
       高三注定是兵荒马乱的一年。
       为了有个安静的学习环境应战高考,高二刚结束,我就开始四处托关系在学校寻租,并最终决定租住在学校斜坡的一间老师公寓。
我租住的房间在三楼的楼梯口处,是一个单间,房间有一个小小的阳台,阳台外面长着一颗很大的芒果树,等到开花时,躺在在房间里都能闻着一股淡淡的、酸酸的芒果花香;周末,楼下会传来一阵阵断断续续的笑声抑或是小孩的哭声。
        高三刚开始,毕业班的每个人就开始为挤独木桥而苦练绝技,第二天早上醒来,每个人脸上的黑眼圈更是毫无遮掩昨夜的疲劳,当然,我也不例外。每天早上五点五十分的闹钟就像随时准备战斗的号角声一样,惊醒我这个嗜睡的战士。虽然睡眼还是朦胧,睡意还是很浓,但是不得不强打精神开始新的一轮备战,直到晚上十二点才能安然地下榻休息。
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
       已经不记得那是几月几号了,只是依稀记得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我极不情愿地从被子里爬起来,撑着一把伞就往厕所跑,嘴里还不停地嘀咕;“我怎么还不得不尿症啊!这学校教师公寓一层楼就只有一个厕所(厕所位于楼梯转角处)也就算了,居然还漏雨!”
      我嘟囔着推开厕所的门,看到一个女人弓着身子靠在洗手盆时,着实吓了一跳,“你,你额头有血……”我吓的声音直颤抖。她没有回应我,而是抬头瞥了一眼镜子,当然还有突然出现在镜子里的我,然后转身离开。我慌乱地窥视了一下她离去的背影;松散的头发胡乱得敞在她的肩上,在雨夜中显得特别张扬跋扈。正当我还在回想刚刚那不可思议的一幕时,雨水便瑟瑟地打在了我的身上,一股冷意不期而至,我赶紧打开伞去蹲厕所,然后又缩回被窝,等待明天的闹钟把我从睡梦惊醒。
      然而,自从那晚在厕所偶见那个女人之后,就感觉她似乎早已生活在我的圈子了一样,我突然就明白了一句话——有一些人,你不认识之前好像从来都没见过,认识之后各种偶然邂逅都不期而至。
   第二天早上,雨停了,天灰蒙蒙的,我像平常那样;趁着时间还早,人还不多时,赶紧小跑去学校门口买皮蛋瘦肉粥和鸡蛋豆浆,却不料,那个女人已经买好了早餐,她转身的时候还恰好和我对上了眼。我尴尬地朝着她笑了笑,她还是没有回应我,低下头径直往前走,很快就消失在了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中。是啊,哪有人愿意朝着一个看到自己伤疤的陌生人微笑呢?于是,我识相地耸了一下肩,假装自己一个人在傻乐,并祈祷下次不要再遇见那个女人了。
   诚然,耶稣并没有听到我的祈祷。
   此后的日子里,我经常在出租屋的楼梯上遇到她,有时候她手里会拿着一大袋的水果蔬菜,有时候她会抱着一捆报纸,有时候她会拿着一大摞啤酒瓶,但更多的时候她会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孩,那个小孩应该是她的儿子……每次遇到她,我都会朝着她笑一笑,次数多了,她便也开始报我以笑容。后来,我每当碰到她抱着孩子,我都会嘟起嘴来逗那孩子,或者是躲在女人身后和小孩玩躲猫猫,竟然经常惹得小孩咯咯笑,而每当这时,她也会弯起嘴角,笑的很开心
  我以为日子本该如此朴实无华。
  然而,临高考前的一个夜里,我被男人的骂声惊醒,仔细一听,其中还夹杂着女人断断续续的抽泣声。躺在床上,我想冲破层层黑暗去叫停这一场家庭纷争,但是转念一想;哪一家子没有争吵和矛盾呢?我连自己的未来都把握不了,别人家的事我又凭什么插手呢?想毕,又心安理得地睡觉去了。
       后来的几天里,我经常在夜里醒来,男人的骂愈来愈大,女人的抽泣声隐没在小孩的哭声和男人的骂声中。偶尔,我会在心里埋怨这一家子的吵闹声,但却又不得不安慰自己高考这场战役就快结束了,我很快就要摆脱这里了,再忍忍,好好睡觉……
      终于,高考结束了,我逃一般的搬离这里,回到我的故乡。搬走的那一天,我又在楼梯里遇到了女人,我说;“把伤口藏着,只会越来越伤 。” 她这次没有朝着我笑,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自顾自地呢喃道;“其实,我就像活在自己的谎言里,一直明白却不愿意向现实妥协。”
      我搬走了,我以为我再也不会遇见那个女人了。
      然而,大一寒假的时候,我和好友约好一起回母校看看。不料,在校道的树荫下看见一个老人抱着那个小孩。我走过去,伸出手想抱一下那孩子,不料,老人的双手往后闪躲了一下,把孩子往自己身上紧了紧,像是在防备我这个不速之客。我笑了笑,嘟起嘴来逗小孩子玩:“康康,还记得姐姐吗?” 老人一听,觉得应该是熟人,便也放下警惕,任由我抱着小孩玩弄。一会儿,我抱着小孩漫不经心地问;“康康妈妈呢?好久没见她了。”听罢,老人的表情瞬间僵硬,继而,大口破骂:“那乡下女人,都不知道什么狗胚子养的,我儿子天天上班,她每天无所事事也就算了,狗娘的居然还敢用剪刀捅我儿子,现在蹲牢里受鬼磨着吧哈……”
我没有再和老人说话,只是抱着康康玩,并不断地教他喊“妈妈”,我怕以后再也没有人教他喊“妈妈”了,所以便替那个女人自作主张了一回。
       和好友离开母校时,再次经过了我的出租屋,我抬头睖了一眼那个楼梯口,似乎看到那个女人的孩子正在她怀里呓语,瞬时,我的脑海里不断地重复着女人的说的那句“其实,我就像活在自己的谎言里,一直明白却不愿意向现实妥协……”
      “那么,你是妥协了吗?”我在心里询问答案。

                                                                                     

上一篇:姐姐的那些年月

下一篇:春天减肥记

你是否喜欢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09:24:23
2019年07月12日 09:24:48
2019年07月12日 14:25:30
2019年07月12日 16:14:52
2019年07月12日 14:39:17
2019年07月12日 14:39:03
2019年07月12日 14:13:51
2019年07月11日 16:25:16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09:24:23
2019年07月12日 14:20:01
2019年07月12日 14:39:00
2019年07月11日 16:16:28
2019年07月12日 09:35:49
2019年07月12日 14:13:47
2019年07月12日 14:29:00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