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给大学生开一份必读书目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1日 16:31:20

  《大学语文》第11版首发式日前在华东师范大学举行,与会人士强调:“为人生打底色的大学语文课程不能丢!”

  “为人生打底色的大学语文课程不能丢”?不必讳言,这句话有着较为突出的中国特色,语文课若果有“为人生打底色”的功能,那也应该是“小学语文”“中学语文”承担的使命。然而诚如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谭帆所说,“‘语文’自小学到中学均为必读课程,学生修读‘语文’的时间不可谓不长,对学生的影响不可谓不大,但长期的应试教育所产生的弊端已日益明显,以考试为目的、以成绩为标杆,已深深影响了本来应为素质养成和能力培养的语文教育。”“而大学开设‘语文’正好避开了语文的‘应试性’,让语文在很大程度上回归到语文的本然特性。”

  大学要不要开语文课可以讨论,但若仅仅是为了纠中小学语文之“偏”而开,就未免有些舍本逐末。好比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画图;而一张已经涂满各种颜色的纸,想要重新洗白、重绘美好,其艰难不知几何!所以,与其强调大学开设语文课的重大意义,何如回过头来对中小学语文教育来一次正本清源?

  当然,如果从广义的概念上理解“语文”,外延到文学、文化、艺术、美学的领域,那么语文就几乎是一门需要终身学习的课程,而且还是其他所有学科的“基础”。一个著名的例子是大物理学家杨振宁与李政道,他们大学时期就读的西南联大,国文课是大学一年级的必修课程,而且当时教授国文课的老师可谓大师云集。两人不凡的中国古典文学造诣,为他们在科学上的探索插上了自由翱翔的翅榜。杨振宁曾用唐代大诗人高适的诗句“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来描述狄拉克方程和反粒子理论,李政道则有名言:“科学与艺术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连接它们的是创造力。”著名数学家丘成桐现身说法:“从《诗经》我看到比兴的方法对找寻数学方向的重要性,吟诵《楚辞》和《史记》激发起我对数学的感情。”

  大学阶段的语文教育大可继续,而传统的教科书与教学方法也当与时俱进。大学生已近弱冠之年,提升语文能力的主要路径,一是广泛的阅读,一是勤勉的写作,是否还需要教材与课堂教学,值得思考。与其试图通过一本教材培养大学生的语文能力,何如为他们开一张长长的书单,让他们在大学的四年间畅游书海?当然这一书单绝不应仅止于文学作品,举凡艺术、哲学、美学、自然、政治、经济、音乐,应无所不包,无所不有。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