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科斯塔文学奖短名单出炉,不少作品关注气候变化议题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11月25日 22:02:55

科斯塔文学奖入围者:(左起)杰西·格林格拉斯、凯莱布·阿祖马·纳尔逊和艾丽芙·沙法克。图片来源:Suki Dhanda, Getty, Rex

杰西·格林格拉斯对被世界末日般洪水淹没的近未来英国的设想,是不断增加的气候变化小说类型的一部分,也是2021年科斯塔图书奖的入围图书之一。

格林格拉斯的《高屋》(The High House)讲述了在被洪水淹没的萨福克郡,卡洛和她的弟弟波利在卡洛继母(她是一位气候学家)建造的避难所中努力求生的故事。格林格拉斯在这部小说中写道:“危机从遥远的威胁变成迫在眉睫的可能,而我们却选择忽视。”评委将其描述为一本“强大的小说,让你思考被拯救的特权和生存的现实”。

《高屋》是涉及环境主题的入围作品之一,评委兼作家杰西·伯顿说,这些作品“关注的问题有水位上升、全世界气候变暖、自然野生动物的消亡和人类对土地的影响”。

“有许多书触及或研究这一主题,但杰西的小说脱颖而出,它从一个问题深入发展为一部小说,”伯顿说,“我们想要的是一本读者愿意阅读并沉浸其中的小说,即使内容本身具有挑战性,比如面对世界升温的现实。而我认为杰西的书使这一切合理化,因为她做得非常巧妙。她是一位出色的作家,这就是为什么对地球的文学关注让这本小说如此出彩的原因。”

《高屋》

格林格拉斯说,她想探讨的,是我们对即将到来的气候危机灾难的认识与我们无力采取行动之间的“脱节”:“我们身处一个奇怪的状态,可以看着可怕的事情发生,知道它正在发生,害怕它发生,但仍然只是继续着生活中所有的日常事务。”

她的作品与纳迪法·穆罕默德入围布克奖短名单的《幸运者》(The Fortune Men)、克莱尔·富勒入围女性小说奖短名单的《未定之地》(Unsettled Ground)以及艾丽芙·沙法克的《失踪的树之岛》(The Island of Missing Trees,讲述了两名身处战乱的塞浦路斯青少年和一名16岁女孩共同寻找与她父母诞生之岛的联系)共同入围了科斯塔文学奖小说类短名单。

“所有这些小说都让人欲罢不能——贡献了杰出的故事和对往昔的清晰视角,帮助我们以同情心和决心来看待这个世界,”评委委员会说,评委包括记者萨拉·沙菲和书商查理·布什。

小说处女作奖的入围名单中还有一本讲述了末世世界。在凯特·索耶的《搁浅》(The Stranding)中,一个女人躲在新西兰一条搁浅鲸鱼体内躲避一场灾难,评委们称之为“一个充满希望和想象力的世界末日故事,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

《搁浅》

伯顿说,她觉得小说是探索气候焦虑主题的有益媒介。“我知道,我这么说是因为我是小说家。但我确实认为我们在写作时为读者创造了空间,让我们可以探索各种想法,”她说,“讲故事以及这种交流,就像山丘一样古老。我认为阅读小说与看新闻相比,对大脑的不同部分产生了影响。小说渗透到你的思想和你的心脏的不同部分,这就是为什么它是如此有效。”

与《搁浅》一起入围的还有凯莱布·阿祖马·纳尔逊的《开放水域》(Open Water),评委们称其为“对当今种族现实的微妙描写”;诗人AK·布莱克摩尔《曼宁特里女巫》(The Manningtree Witches)的故事发生在1643年的埃塞克斯,当时清教徒的狂热笼罩着全英国;艾米丽·伊塔米的《断层线》(Fault Lines)讲述了孤独的女主角水木开始的一段恋情。

科斯塔文学奖最初设立于1971年,旨在表彰本年度“最令人愉快”的图书,分为五个类别。今年共有934部作品参赛。在传记类入围名单中,艾德·凯撒讲述了英国登山传奇人物莫里斯·威尔逊独自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故事,《卫报》剧评人阿里法·阿克巴的回忆录讲述了她妹妹死于肺结核的故事,约翰·普雷斯顿的作品记述了罗伯特·麦克斯韦的人生,莱雅·伊皮描述了她在共产主义阿尔巴尼亚长大的故事。

汉娜·洛韦、雷蒙德·安特罗伯斯、卡约·钦戈尼和维多利亚·肯尼菲克将参与诗歌奖的角逐,童书奖将曼吉特·曼的诗体小说《穿越》(The Crossing)与罗斯·蒙哥马利的伦敦闪电战背景下的冒险故事《午夜守护者》(The Midnight Guardians)以及海伦·鲁特和安娜·古道尔的两部处女作放在一起。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