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奇怪的幻想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1日 16:08:28

奇怪的幻想

 

其实我并不奇怪,我也幻想我不奇怪。当六月的风从四面八方钻过城市的大银幕,我的心情就开始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或许犹豫的原因,我的整个人都变得更加的狂躁,更加的不安。  

当黑夜降临这片并不热闹的夜空,我开始一个人快速地敲写文字,乒乒乓乓,也顾不上别的些什么事,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些文字是要做些什么,也许这寂静的动作成了习惯,每当黑夜降临,有些人就开始披上行装。新到的窗户没有白白的窗帘,而是一张嚣张到成了深绿色的桌布。


   我清楚自己是个不喜欢走寻常道路的少年,尽管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都能看到镜子里自己满脸的疲惫,黑黑的眼圈以及无精打采的眼睛,可我还是喜欢不规规矩矩到点就躺到凉爽的床铺上睡觉,第二天按时去吃早餐,按时去打篮球。那不是我所熟悉的生活方式,就像我不熟悉这个黑色的夜晚,仍旧在每天它到来时与它无声对话。


   当劲爆的音乐把神经挑到兴奋异常,我又不自觉整理起来白天糟糕到不成形的故事并赋之最原始的感情。我喜欢把蚊子喂饱之后再躺倒床上乐得手舞足蹈直至筋疲力尽第二天睡个长长的觉,就好像我不大待见太过明媚的白昼。同时我又特别喜欢闻花园里满朵蓝色的花,如果在白天也有夜晚的安静,我想自己一定会迫不及待地等候白天的到来,可大多数我见到的白天都显得特别浮躁,如同在炎热天气里突然就会变得十分狂躁的我。


   最近的两个月里我都没在见到图书馆里的那几本《百年孤独》,可能它被别人借走了,可能它书面不知道被哪一个鲁莽的家伙画上了黑色笔痕正在被管理员紧张维修,或许太严重还没买过来,现在的快递经常那么多无所紧要的流程,可能?我还有那个资格来说吗?好像我都两个月没进图书馆了,不过我想它里面的座位上还一定经常会坐满人吧。


   不知道是天生的起床困难户还是日久天长晚上不睡觉养成的习惯,我每天都只能看到热辣辣的太阳悬挂在天空的正中间。或许感到人生的百无聊赖之后我才有了想要重新看一看世界的念头,不过希望还没开始生根,秋天就已经提前到来,希望破灭的原因是自己身旁的朋友都不在身边。我只好一个人去大自然的怀抱里流浪。


   在下午的寒风之中,463公交车吱的一声漂移到面前,看看地平线的光越来越少,我一步跨进了拥挤的车里。身边无人的时候,孤单提前到场。我承认自己是个无聊到极点的人,坐在远处并没有太多人的河边,我打算让夕阳陪我聊天。


   我不打算让太多的人为我担心,因此我和夕阳轻轻地对话。它一定能听到我,而我却听不到它,不过这都不重要了,我想要倾诉的东西正好需要一个像李一般的倾听者。李,我最有才华的同桌,他的诗歌让人陷入冥想,一遍又一遍,我怀疑自己和他过于亲密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放肆的生活是每个少年都拥有的梦,李说自己就是那些少年里的一个。有天自习,我见到李手上的一本古诗集,也见到了他写的诗歌,他说自己最崇拜的人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作者海子,我说海子已经死了,所有人都说他卧轨自杀了。李又说他不是因为这个死的,他的死是一个诗人的死。对他我有种莫名的恐惧和担忧,我生怕他会做出不好的事情来,后来的事实证明,他活的很好,我想,自己又开始多想了。


   我总不会忘记和李的促膝长谈,那次谈话发生在夜晚。他问我这世界存在天堂和地域吗?我说这好像不太可能,并再次劝他认清楚现实,理由是这个世界太拥挤了,如果还存在他说的天堂和地狱,市场竞争该会多么激烈啊,估计孟婆的忘忧汤都要掺水卖了。他很不同意我说的,他以为世界是现实和虚幻的,我们活着是在现实之中,死去就处于虚幻之中,这样一切才会平衡下来。


   我说为什么非要消失才会平衡下来,旋转木马也能动而平衡,他说那也是平衡,动态平衡。我控诉他又牵扯到话题之外的生物科学,于是我和李又一次发生争执。几十分钟后,我们终于达成一致,就是,很困了,睡觉,管他什么上帝呢。
   我不顾朝阳把我叫醒,继续做着昨天的梦,并且狠狠打了它一拳,把它手脚的光线摔成一地的碎片,我愤怒到歇斯底里,满腔的火气不知道如何向世界倾倒。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