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提升文艺作品质量,加强现实题材创作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25日 17:43:57

结合“五中全会”精神,我讲课的题目是《一个人、一座碑、一艘船——现实题材的创作实践和思考》。这个人、这座碑、这艘船,对应的就是我个人近四年来创作的三部舞台剧,分别是宁波演艺集团、宁波交响乐团出品的民族歌剧《呦呦鹿鸣》,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演出的河北梆子《人民英雄纪念碑》和浙江省演艺集团歌舞剧院、浙江交响乐团出品的民族歌剧《红船》。《呦呦鹿鸣》写的是共和国勋章、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发现青蒿素的故事。写了一个人,一个科学家,一个有情怀、有梦想的女性科学家。《人民英雄纪念碑》讲述的是河北曲阳石匠雕刻人民英雄纪念碑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写了一座碑,一座有温度的碑。《红船》自不必说,反映的是中国共产党诞生的故事。写了一艘船,一艘被霞光映红,从历史深处驶来,仍将驶向永远的船,其实也可以说是写了一个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

也许有人会说,《呦呦鹿鸣》《人民英雄纪念碑》写的都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的故事,属现实题材毋庸置疑。而红船反映的是1919年“五四运动之后的革命历史,是革命历史题材。在理论界还有一种学术观点,反映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的题材,均属于现实题材。早在1917年,意大利文艺批评家、历史学家、哲学家克罗齐提出了一个著名命题,即“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从本体论来看,其含义是说,不仅我们的思想是当前的,我们所谓的历史也只存在于我们的当前,没有当前的生命,就没有过去的历史可言。所谓当代,是指它构成我们当前生活的一部分,历史是精神活动,而精神活动永远是当前的,绝不是死去的过去。时间本身不是独立的存在,也不是事物存在的外在条件,它只是精神自身的一部分,所以我们既不能把时间,也不能把过去看成是精神以外的事物。中共一大虽然已经过去了99年,但它依然活生生存在于精神之中,这就是红船精神,也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总结概括的——开天辟地、敢为人先的首创精神,坚定理想、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立党为公、忠诚为民的奉献精神。红船精神至今仍影响着我们,存在于我们之中。因此,采用这种观点,将《红船》纳入现实题材的范畴。

今天,我讲的是舞台剧创作,所以我的讲稿采用了戏剧结构形式,分序幕、第一幕、第二幕、第三幕、第四幕和尾声六部分。

序幕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

提升文艺作品质量,加强现实题材创作

我国在魏晋时进入“文学的自觉时代”,对文体、内容、语言等方面的反省与研究使文艺渐渐开拓出新的天地,为进一步走向繁荣奠定了基础。但过犹不及,片面重视形式、忽视内容的倾向一直存在,如六朝以来骈文过度讲求对偶、声律、用典、藻饰的特点,使其脱离生活,丧失了实用功能;诗歌在中唐出现了以“大历十才子”为代表追求丽辞、精于雕琢,反映的生活较为狭隘的创作,“窃占青山、白云、春风、芳草等以为己有”。而唐代自安史之乱后,已进入藩镇割据、朝局动荡、战乱频仍、民不聊生阶段,罔顾现实而空玩文字,自是背离了士人的责任,也扭曲了文艺的主要功用。于是中唐时期韩愈、柳宗元等发起“古文运动”,务求恢复文章质朴自由、言之有物的传统;白居易、元稹等发起“新乐府运动”,倡导诗歌承续《诗经》和汉魏乐府补察时政、泄导人情的功能。白居易有一篇著名的理论通信《与元九书》,信是写给他的好友同时代大诗人元稹的。元稹排行第九,唐代习惯以排行称呼,所以称元稹为元九。这封信,白居易结合历史、现实和个人的创作经验而作,也是一篇发愤之文,“愤悱[1]之气思有所泄,遂追就前志,勉为此书。”在这封信里,有一句发聋振聩之言,那就是“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原文是这样说的:“自登朝来,年齿渐长,阅事渐多,每与人言,多询时务,每读书史,多求理道,始知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这里的“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包含两个方面的意思:一方面是反映时事,另一方面是为现实而作。这既是古训,又是历代文人富于历史使命感的集中概括。“为时而著”的“时”,即时代之意;“为事而作”的“事”,即现实之意,意味着对时代的一种关注,对现实的一种关切,对改造社会、促进会进步的一种责任和使命。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