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鲁迅所反抗的“被描写” ——看《未来的光荣》警醒当下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4日 20:35:12

鲁迅所反抗的“被描写” ——看《未来的光荣》警醒当下

鲁迅所反抗的“被描写” ——看《未来的光荣》警醒当下

《鲁迅六讲》(增订本)

鲁迅所反抗的“被描写” ——看《未来的光荣》警醒当下

《未来的光荣》为鲁迅《花边文学》正文第一篇。有人讽刺鲁迅这类短评,在报上登出来的时候往往围绕一圈花边以示重要;此外“花边”也是银元的别名,暗示这些文章是为了稿费,其实并无足取。鲁迅索性就将自己1934年的短评结集为《花边文学》。

□ 长江日报记者李煦

鲁迅生于1881年9月25日,今年是他140周年诞辰。当他去世时,棺上覆盖着写有“民族魂”三个大字的白绫。21世纪的人们如果用心读鲁迅,会惊讶地发现,鲁迅常读常新,他在近百年前说的那些话,很多并没有过时,反而在当下依然鲜活。

今天,我们要重读一下鲁迅1934年的一篇短文《未来的光荣》,全文600余字,“文眼”才47个字:“我们要觉悟着被描写,还要觉悟着被描写的光荣还要多起来,还要觉悟着将来会有人以有这样的事为有趣。”此文有着惊人的预见性,道出了一个重大问题:中国应该如何面对自己的“被描写”?

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鲁迅六讲》增订本中,作者郜元宝教授为这47个字辟一专章,认为“其观察之精到、思想之深刻,在鲁迅著作中实在应该占一个重要地位,包含了鲁迅对现代中国文化内在危机的体认”。

一个法国小说家到上海

1933年11月,法国小说家、记者德哥派拉来中国旅行,引起了一阵轰动。鲁迅在同年12月28日的一封信中说:“德哥派拉君之事,我未注意,此君盖法国礼拜六派,油头滑脑,其到中国来,大概确是搜集小说材料。”

鲁迅在世时,法国作家访问中国的不多,德哥派拉是比较重要的一个。他游遍世界,除了欧美,还去很多不发达地区,包括土耳其、巴基斯坦、中国、印度、尼泊尔。作品富有异国情调,主要为旅行记、侦探和冒险小说、自传,以混合虚构和个人经历为特征,风格繁复、华丽,自成一格,擅长营造异国情调,制造悬念,也很会营销,使他成为当时最流行最时尚也最富有的作家之一,很多作品被改编成电影。用今天的话说,他是网红大IP,世界级的畅销书作家。

他到中国后,受到舆论追捧。1933年11月29日,他在上海参加中法文艺界、报界茶话会时,中国记者曾问他“对日本侵略中国之感想如何”,他回答说:“此问题过于严重,非小说家所可谈到。”记者又请他谈“对中国之感想”,他回答说:“来华后最使我注意的,一是中国菜很好,二是中国女子很美。”后来他从南京到北平,一路受国民党政府官员以及文人们的迎送,都是以这类话应付。

无怪乎鲁迅说他“油头滑脑”。至于“礼拜六派”,是出现于民国初年的文学流派,因以《礼拜六》周刊为主要阵地而得名,擅长写以才子佳人情节为主的市民小说,包括言情、社会、黑幕、娼门、家庭、武侠、神怪、军事、侦探、滑稽、历史、宫闱、民间、公案等题材。

后来德哥派拉果然以中国之行的素材写了一部《孔子穿上燕尾服》,描述自己在上海杭州北京广州云南等地的经历,还配了他拍的33幅照片,既是纪实,也不乏向西方贩卖东方趣味。

一个“电影迷”的警告

1934年1月,鲁迅写了《未来的光荣》一文,以德哥派拉之事为由头,并结合自己看电影的心得,发出了警告:“现在几乎每年总有外国的文学家到中国来,一到中国,总惹出一点小乱子。前有萧伯纳,后有德哥派拉……让我们的论客,在这里议论纷纷。……侦探片子演厌了,爱情片子烂熟了,战争片子看腻了,滑稽片子无聊了,于是乎有《人猿泰山》,有《兽林怪人》,有《斐洲探险》等等,要野兽和野蛮登场。然而在蛮地中,也还一定要穿插一点蛮婆子的蛮曲线。……有些所谓文学家也者,也得找寻些奇特的,色情的东西,去给他们的主顾满足,因此就有探险式的旅行……德哥派拉不过是这些人们中的一人。但中国人,在这类文学家的作品里,是要和各种所谓‘土人’一同登场的……我们要觉悟着被描写,还要觉悟着被描写的光荣还要多起来,还要觉悟着将来会有人以有这样的事为有趣。”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