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光明日报参评第二十九届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作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8日 16:02:46

光明日报参评第二十九届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作品《美丽的村庄在说话(报告文学)》公示

  

光明日报参评第二十九届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作品《美丽的村庄在说话(报告文学)》公示

光明日报参评第二十九届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作品《美丽的村庄在说话(报告文学)》公示

 

美丽的村庄在说话(报告文学)

  作者:王国平(本报主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

  是的,浙江。

  这里富庶,这里舒适,这里秀美,这里丰富着你对美好人间的想象。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水如棋局连街陌,山似屏帷绕画楼。”诗人们行走于吴越大地,诗情跳跃,诗思翻涌,竞相差遣字字句句,表达着内心的感受。

  故乡的山水惹人醉,浙江人击节赞赏不迟疑。

  “我居溪上尘不到,只疑家在青玻璃。”赵孟頫以退为进,看似存疑,实则不疑。

  鲁迅的文字,历来给人的印象是坚毅如剑、刚烈如酒。但是写起自己的故乡,文字的调门一下子变得柔软起来,“两岸的豆麦和河底的水草所发散出来的清香,夹杂在水气中扑面的吹来;月色便朦胧在这水气里”。

  以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名动天下的当代作家徐迟,命笔写起老家,似乎有点把持不住,一口气用上了66个“水晶晶”——水晶晶的水、水晶晶的太空、水晶晶的日月、水晶晶的星辰、水晶晶的朝云、水晶晶的暮雨、水晶晶的田野……

光明日报参评第二十九届中国新闻奖报纸副刊作品《美丽的村庄在说话(报告文学)》公示

浙江省丽水市云和县崇头镇下垟村景色一瞥。陈英亚摄/光明图片

  然而,水晶晶的浙江乡村,也有过暗淡时刻。

  脏。乱。差。三个字涵盖了此间的一切景象。

  浙江的村子度日如年。

  直至2003年,这里开始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它犹如一道光,把这些村子逐个照亮。

  历经15个春秋的激荡,如今,浙江的村子迎来高光时刻。

  2018年9月26日,中国浙江省“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在纽约曼哈顿问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地球卫士奖”。这是联合国在环保领域授予的最高荣誉。

  浙江的村子,中国的“面子”,世界的标杆。

  到浙江的村子里走一走,你能真切感知美丽乡村是什么模样,也能深切体会美好生活到底是怎么回事。美丽的村庄在诉说,美丽的家园在召唤,美丽的中国在跃起。

  从“村子没有村子的样子”到“村子不像村子的样子”:美好生活是奋斗的汗水浇灌出的花朵

  说及乡村生态环境的糟糕状况,“脏、乱、差”是标配式描述。曾经“脏、乱、差”到什么程度?浙江人还留有清晰的记忆。

  “我来自浙江省的一个村庄。15年前,我每天都要拎着满满的一桶脏水走到很远的地方去倒污水。当时,我家厨房没有排污水管,村里没有垃圾箱,河道受污染,又黑又臭。”在联合国“地球卫士奖”颁奖现场,湖州市安吉县递铺街道鲁家村村委会主任裘丽琴这般“自曝家丑”。

  在她的家乡,村里的小学语文老师说,平时训练孩子写作文,一般都是鼓励从身边的人和事写起,比如说写写家人,写写难忘的一件事,写写自己的家乡。有一阵子,是要回避“美丽的家乡”这个题目的,因为这可能让孩子们很为难,无从下笔。

  孩子们无话可说,大人却可以自嘲。罗桂花今年59岁,住在递铺街道大路桥村。十几年前,干农活的间隙抬头看,她发现树枝上都挂着“云彩”,有红色的、白色的、黄色的。

  ——其实,她说的是随风飘荡的塑料袋。鸡毛飞上天,塑料袋也可以。

  垃圾是没人打理的,河水是用来糟蹋的。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