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新世纪散文的时代意涵与审美风貌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6月23日 04:04:09

  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学。尽管目前学界围绕21世纪中国文学是否进入文学史、如何进入文学史以及是否可以“独立成史”等问题存在分歧与论争,但21世纪中国文学是中国当代文学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新时代特征与新历史价值也是事实。与此同时,作为中国文学重要分支的散文文体,也进入了守成与开新、“深化”与“泛化”并存的多样态发展阶段,散文写作由“精英写作”移向“全民写作”、个人创作转向群体创作,呈现出新的时代特征。

  书写新气象 发掘新题材

  与之前各个时期有别,新世纪散文不仅传递着写作主体对散文的审美理想和认识,更与文化思潮、市场媒介、理想读者等外部因素交互共生。一方面,新的时代经验生成了散文书写新气象,另一方面,作家在现实与历史多向观照、时代表达与个人自叙的立体展现中拓展了散文的新空间;一方面,具有生活质感和个体生命气息的作品多有可观之处,另一方面,文坛也孳生了一些泡沫化散文。这些摇曳多姿的散文现象,同时促生了散文研究的丰富繁盛。《光明日报》先后刊发“文事聚焦·问诊当下散文创作”系列、“散文边界讨论系列笔谈”,《人民日报·海外版》刊发“评谈散文”系列,《美文》杂志开设“散文观察”专栏,《都市》杂志有“新世纪散文十五年”大型笔谈,还有巨量的散文作家作品评论(书评较多)、散文作家访谈、散文流派和思潮评论,及王兆胜、韩小蕙、王冰等人撰写的散文年度综述等。一度被认为“最为落寞”乃至“小道末技”的散文文体,在时代的热风中呼啸奔腾,创造了散文的新时代。

  

新世纪散文的时代意涵与审美风貌



  当然,本文说的“散文的新时代”,主要指向新世纪散文的题材、观念、风格、传播、审美等发生的新变化,也包括在多元文化生态下构建新的散文知识共同体与学术共同体,凸显散文在中国文学版图中的位序。具体地说,新世纪散文题材开辟了新路向。作为时代“刻录器”的散文文体,既叙述着新的时代经验,也参与着国家文化建设的新进程。这主要涉及三个维度:一是在文化路向上重回红色传统,创造了新世纪“红色散文”,如继承“长征精神”“沂蒙精神”传统写作、开拓“一带一路”新图景写作、彰显“中国精神”与提倡“正能量”叙述,这些散文在文化价值和社会功能方面,呼应时代召唤,弘扬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二是故乡叙述拓展新模式,返乡、乡土仪式、民间信仰、新农村发展等题材大量涌现,“民间散文”用“非虚构+逆城市化”的写作方式打破了20世纪乡村拟想或田园自足体系的乡村散文模式,既有精神原乡演绎,也有对泛文化时代芜杂心灵的清洗,冯骥才的乡土精神系列等属于此类。三是自然生态观念更加强化,“自然散文”既是复归“天人合一”中国传统的自发性诉求,也是对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文学性表达,多维度呈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超越了此前“自然+人”的简单写作模式,出现了梁衡的人文森林学系列、刘学刚的草木记系列等新生态文明写作。

  衍生新观念 塑造新风格

  21世纪以来,散文观念趋向有“大体”无“定体”,跨文体写作大量涌现,小说、诗歌、戏剧、散文“四体”文学合流现象趋于常态,文本分化受传播形式和受众期待影响较多。具体表现为三种形态:第一,跨文体写作蓬勃发展,散文文体属性被淡化,写作方式由“作家中心”向“读者中心”“数字交互”转变,强调写作者、读者、社会背景和文化生态合力介入。第二,传播形式制导文体分化,如杂志体散文周期性长、易保存且篇幅较长,更多满足有思想性、文化性阅读期待的受众;副刊体散文周期性短、不易保存且篇幅短小,受特定受众需求影响,更贴近日常化、娱乐化;新媒体散文话题张力大、自由度高,所以往往淡化受众需求,强调写作者自我感觉,对新媒介时代散文文体的泛化发展影响较大。第三,改造传统散文观与创造新散文观,如“形不散—神不散—心散”对20世纪60年代初“形散神不散”观念的改造,“非虚构”“散文性”对20世纪80年代“真实与虚构”观念的发展,“证史”“补史”对20世纪90年代“文化散文”的演绎;此外,“超文本”“新媒体散文”“散文小说化”等观念得到确认,并衍生出散文新思潮。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