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网文第一平台阅文“内忧外患”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1日 04:04:44

  本报记者马秀岚吴可仲北京报道

  3月18日,阅文集团(以下简称“阅文”,00772.HK)发布2018年业绩公告,在业绩披露之际,一向低调的阅文联席CEO吴文辉接受媒体采访,回应舆论关切的问题。

  如今的阅文正来到一个关键的时刻。以连尚读书、米读为代表的免费阅读玩家正抢食阅文市场,这些玩家以正版免费内容为吸引点,以广告为核心盈利模式,成为新的势力。阅文也在2019年年初推出了免费阅读APP飞读。据悉,下半年阅文会推出新产品,并通过上线新APP和携手腾讯QQ拓展免费市场。

  当下,阅文的营收呈放缓趋势,其核心业务在线阅读收入增势也在放缓。而被其寄厚望的IP运营推手——新丽传媒未完成2018年的业绩对赌,5亿元的预期利润仅完成3.24亿元。

  而阅文欲通过IP运营实现“漫威梦”也任重道远。一位资深编剧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网文日更速度快、奇幻、脑洞大,作者为了速度很多时候在细节上不做太多设计,即使有大IP的基因,奇幻古装类别的网文最后影视化的难度都很高。

  付费用户占比下滑

  活跃用户增长,但是付费用户下降,说明新增的用户付费意愿不强烈。

  阅文凭借一手建立的付费模式,率先收割了行业红利,稳坐网文市场第一的位置,并在2017年顺利赴港上市。

  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阅文实现营收50.38亿元,同比增长23%,净利润为9.12亿元,同比增长62%。

  看似稳健的业绩实则隐藏危机,相比过去其业绩增速在下滑。2015年~2018年,阅文营收分别为16.07亿元、25.57亿元、40.95亿元、50.38亿元,过去三年分别增长59%、60%、23%。2015年到2017年阅文在线阅读收入分别为9.71亿元、19.74亿元、34.20亿元,2018年改变业绩构成后在线业务收入为38.28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03%、73%、12%。2015~2018年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48亿元、0.37亿元、5.56亿元、9.11亿元。

  对于上述问题,记者向阅文方面采访,但未获回复。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曾向记者表示,网文市场用户规模有限,阅文增速放缓说明短期很难再有大的增长,需拓展新的业务。

  2018年,阅文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平均月活跃用户为2.14亿人,同比增加11.5%,但是平均月付费用户由2017年的1110万减少2.7%到2018年的1080万,付费比率由2017年的5.8%下降至2018年的5.1%。阅文方面表示,这主要是由于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付费用户人数减少,因为2017年下半年,若干腾讯产品改变其用户分配策略从而较少推广在线阅读内容,导致腾讯产品自营渠道的平均月付费用户开始减少。

  财报显示,阅文2018年下半年ARPPU(每活跃用户平均收益)有所下滑。阅文高管在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表示,ARPPU下降主要是由于阅文有很多从腾讯视频及微信读书获得的用户,因为这两个渠道才开始推广业务,所以ARPPU较低。该高管认为,如果长期保持付费比例以及用户的增长,也许会对ARPPU有稀释作用,但核心应用如起点、QQ阅读的ARPPU将会保持稳定,并且有增长的可能。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飞(化名)认为,腾讯体系内的流量早就明码标价了,阅文拆分之后必然要“亲兄弟明算账”,“腾讯的业务部门也是有KPI的,凭啥把位置(流量)低价给你?”

  向飞认为,付费率下滑还有一个原因是,新增用户可能有相当一部分是没怎么接触过网文的用户,他们对于作品的要求和传统的标准不同。这部分付费意愿不强烈的用户对阅文的影响相比腾讯渠道的扶持减少会更加长远且不确定。

  遭遇免费模式突袭

  向飞认为,阅文必须跟进免费模式,但免费就违背了其十多年建立的生态基础,所以要以独立APP方式来做。

  除了付费用户率下降之外,阅文还同时面临着新玩家的竞争。

  一位阅文的审核编辑对记者表示,付费阅读主要面对一二线城市,有消费能力、更注重内容质量的用户,免费模式用户市场下沉到三四五线城市甚至城镇乡村,也会有人对阅读有需求。

  中信证券传媒团队的报告显示,免费模式阅读平台仍处于发展初期,目前除了米读背后的趣头条和连尚背后的连尚文学,互联网巨头也已经开始关注免费阅读领域。随着免费模式不断壮大,用户拓展后,未来众多独立、依赖互联网巨头的新入者有望出现。

  吴文辉虽然对免费模式表达了不认可的态度,但阅文从今年开始大力拓展免费市场。在接受36氪专访时,吴文辉认为这一模式的未来有其局限之处。一方面广告分成模式带来的收入,无法与网文“大神”从付费分成获得的收入相提并论,另一方面,免费阅读为了吸引流量,“内容会变得更浅更快……这样的方式是很难形成优质经典的IP作品”。

热点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