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收费还是免费?网文江湖格局已变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3日 10:38:04

锐评:地球是圆的,两条路不论如何背道而驰,最终也只能回归到一个原点,对于网络文学而言,内容这个原点永远不会改变。

收费还是免费?网文江湖格局已变


文/ 崔小花
今年初,盘踞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榜首近十年的唐家三少遇到件糟心事!
在出席自己的新书发布会时,他对媒体发表了自己对网络文学市场发展前景的观点:“免费阅读应该是未来的趋势,我认为未来的内容就应该是免费的,所有付费的可能都在内容的增值上,就是我们所说的多版权运营上。”
此番言论一出,即在网文作者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弹,一时间口诛笔伐者众,将唐家三少推到了网络文学免费和付费之争的风口浪尖。
在知乎,“如何看待唐家三少支持网文免费论?”的提问一度被顶到了热门问题的TOP5;而在网文作家的大本营龙空论坛,更是像滚油里溅入了凉水,舆论一下子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甚至有作者制作发布唐家三少的遗照并极尽辱骂,以至于龙空论坛不得不以官方形式号召大家理性讨论。
事实上,“唐家三少事件”只是今年网络文学免费与付费之争越演越烈的一个表象,而这一场颠覆网文江湖格局的运动起势于去年年中,至今整好一年!
搅局者
网文江湖二十载,曾有几许英雄人物,或许都有机会站上巅峰,但几番江湖血雨,最后只有有付费阅读的开创者吴文辉及其麾下的阅文,以门下780万作者和1110万部版权作品实现了网文江湖的天下一统,吴文辉也以“网文教父”的名号响彻江湖。
然,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2018年年中,网文江湖中“妖风”突起,几个免费阅读平台依托背后强大的金主,各自占领山头打出旗号,一时间竟附和者众。多年被阅文锁定的网络文学付费阅读格局重新动荡起来。
2018年8月,连尚读书免费阅读全面上线,不到四个月,就凭借1176.48万月活跻身网文阅读平台排名第九的位置。到2019年4月,连尚读书的日活用户已经突破1000万,总用户超过了2亿。
同一时期兴起的免费玩家不止连尚读书一家,米读、番茄小说、七猫免费小说等平台相继亮相。
趣头条孵化的免费阅读平台米读小说,月活从0到3000万仅仅用了半年时间,仅次于老牌玩家掌阅和QQ阅读,成功把阿里文学的书旗小说踢出了三甲。
番茄小说、七猫免费小说也先后登上了App Store图书前十榜单。
与之相对应的,付费阅读模式的鼻祖阅文的表现却乏善可陈。
2019年6月,阅文集团的月平均付费用户为1070万人,较去年同期减少了80万。付费率由去年6月底的6%下降到今年同期的5%。
8月12日,阅文集团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财报。财报显示,上半年集团总收入为2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0.1%。净利润3.93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2.4%。阅文集团在营收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在大幅缩减,其主要原因在于付费阅读业务同比减少11.5%。
财报发布后,阅文集团便不断创造新低。第二天,中金即将阅文集团的股票评级下调至与大盘持平,目标价29港元。
受此影响,阅文集团当天股价暴跌17.81%,报24港元每股,创下了一年来盘中最大跌幅。相较于阅文集团市值最高时逼近千亿元,如今市值已经跌去了700多亿元港元,仅为254亿元港元。
虽然,目前阅文集团仍以月活用户2.17亿人远超行业平均水平。但是,作为行业的头部企业,阅文集团良好的营收表现,并没能拯救节节下滑的股价,良好的经营业绩和差强人意的市场表现,体现的不仅是阅文的尴尬,也是整个付费阅读模式的尴尬。
能让一家体量千亿级的企业在股票市场遭逢巨变,其后蕴藏的势能一定非同一般。
以连尚读书、米读小说为代表的免费阅读平台的快速崛起,和以阅文为代表的付费阅读平台的萎缩,短时间看来这是一场此消彼长的战争。
而从根本上看,对于诞生了20年而没有过多变化的网络文学来说,免费模式就像一条“鲶鱼”, 以其带来的信息流玩法,如同不按章法出牌的“邪门异教”般,快速搅动了网文江湖多年未见波澜的一池秋水,也开启了网文界二十年未有之变局。
江湖往事
最早的网络文学读者一定还记得痞子蔡(蔡智恒)创作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1998年,这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文网络小说一经问世便轰动一时。
彼时,BBS是网络文学最初的载体,一大批网文作者在此诞生:今何在的《悟空传》、慕容雪村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影响了一代读者,后来成为《武林外传》编剧的宁财神当时还是天涯论坛的“大神”……
2002年5月,程序员出身的吴文辉以一个铁杆读者的身份建立了“起点中文网”。同年,“晋江文学城”也正式成立,从此网络文学有了自己的专有平台,网文江湖最初的格局也在这个时期建立起来。
2003年11月10日,起点中文网VIP会员计划正式启动,推出第一批8部VIP电子出版作品。这次“付费模式”的试水,宣布了网络文学付费时代的到来。
从此,网络文学与商业盈利便如影随形。
在付费模式的加持下,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起点中文网成为行业第一的原创小说网站,并占据网文制高点至今。“免费试读+分章订阅”成为了后来网络文学在线阅读的基本模式,全国十强的在线阅读平台也清一色是付费阅读的天下。
其后,起点中文网被盛大收购并入盛大文学。再之后,吴文辉反出盛大,投靠腾讯组建腾讯文学,反向收购老东家盛大文学,并将二者合并成阅文集团,成为网文界的巨擘,市场份额超70%。其间利害纠葛在此不做赘述,只是当阅文成功组建之时,“网文教父”吴文辉的故事被形容成了网文界的“王子复仇记”。
重整网文旧山河,吴文辉带领的阅文看似已然一战定江山,但江湖仍在,故事便不会结束。
2017年11月8日,阅文集团以55港元发行价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总市值逼近千亿港元。
享受着人生高光时刻的吴文辉此时也许不会想到,在与阅文集团总部仅几条街之隔的盛大全球研发中心,一款名为“连尚读书”的App悄然上线。也正是这款和盛大文学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App,在此后给即成一统的网文江湖带来了新的变局。
草莽的商业外衣
网络文学付费模式二十年筑城,从兴起到稳固,从初时用户的抵触到拥有一批优质客户的稳定支持,而今,免费模式一袭得手,瞬时间攻取网文市场的半壁江山。
原因何在?
记者尝试在连尚文学打开一本图书时发现,第一章结束后就出现了广告,翻阅十多章后,平均每翻过两三页就会跳出一个广告,广告主既有大型知名企业,也有不知名的小公司,行业更是包括万象。米读小说也大同小异。
可见,完全免费、拥有正版版权,但掺杂着很多视频和图片广告,这是免费小说App的特点。它们盈利的模式是用免费吸引流量,用流量获取广告和收益,付费者从读者换成了广告主。
以占用用户时间、降低阅读体验的广告来换取收入,免费模式这个貌似“原始共产主义”的模式,让网民再次体味到“野蛮”的自由呼吸,“免费+广告”这样一个看似草莽的商业模式,一时间竟成为拯救市场的一剂良药。
事实上,“付费”这一话题在中国一向都颇为尴尬。国民意识中对于付费服务的天然抵触一直是我国市场的一个痛点。就像是屡屡遭逢困境的表情包市场,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和火爆的社会热度,付费服务的直接收益却一直不如人意。
网络文学即使有二十年的苦心经营,已经形成了固定客户群体和巨大的消费市场,但与我国巨大的人口基数相比,能够接受付费服务的网文用户仍然是少数中的少数,并且大都集中在经济发达、观念开放的一二线城市。
现在,各行各业都在谈论下沉市场、谈论五环外广阔的天地,免费阅读模式当仁不让地成为激活三四五线城市和广大乡镇农村用户市场的网文产业急先锋,这种看似“复辟式”的模式在吸引传统用户的同时,也将一些原本没有付费阅读习惯的下沉市场用户吸引进来。
就拿连尚文学来看,据统计平台60%以上的用户来自于三四五线下沉用户。这充分证明这次免费网文兴起并不完全是对付费网文的替代,而更多是中国潜能市场的开发,其后蕴藏的活力也许还尚未完全爆发。
连尚读书总裁王小书曾在受访时说,互联网经济的本质仍然是注意力经济。网络文学的最大问题是,高频用户、活跃用户总规模不够多。从商业模式上看,只有当海量用户在高频使用场景下,免费到付费的分层次商业模式,才是进步。而,付费模式把90%的用户拦在了门外,让网络文学失去了日活过亿的历史机遇。
目前,连尚读书等免费阅读平台站在了三四线下沉用户消费需求爆发这个典型的风口,能否争取更多下沉市场的份额,或许才是免费阅读这头“猪”能否“飞上天”的关键。
地球是圆的
站在历史的维度客观分析,付费模式的确为网文产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网站的生存、发展,作者的稿费、福利,是付费模式为整个行业提供了最初和最基本的弹药保障。可以说,没有付费模式这第一片面包,不会有唐家三少等诸多年版税收入过亿的大神作者和阅文集团这样的“江湖巨头”。
虽然,网文IP产业链已经日臻成熟,游戏改编、影视改编、授权衍生产品盈利等IP市场化运作产生的商业效益已经稀释掉行业对于读者付费收益的依赖,但正是有了当初起点中文网在网文江湖埋下的VIP章节付费阅读这粒种子,才有了今天网文IP产业链的花开成海。
然而,面对免费阅读App的迅速崛起,江湖大佬们也不得不开始关注起这个看似草莽的领域。如同两条路在网络文学门前顺延开来,付费向左,免费向右,但“行路人”似乎谁也不愿意错过另一条路上的风景。
2019年初,阅文集团推出了免费阅读APP“飞读”,对于免费阅读市场,吴文辉用行动肯定了其商业逻辑上的合理性。阅文已经将旗下一些大神的作品引入到这个APP供免费阅读,而飞读并没有植入广告,这让读者的阅读体验有了本质上的提升。
记者也将“飞读”和阅文付费平台的资源进行了一下对比,发现阅文实际上还是对付费用户与免费用户进行了区分,付费用户更加趋向高端、核心的优质内容,内容黏性与变现能力也更高。而免费用户的内容趋向相对低端,利用免费模式争取更多用户,为平台培养深度用户提供基础,两者相互引流。
而,网文付费领域的另一家头部玩家掌阅,则选择了与免费小说平台合作。今年6月份,米读小说宣布与头部付费平台掌阅达成深度合作,用户现在可以在米读App上免费读到来自掌阅的2万本出版物。
这不仅为掌阅赢得了大量新鲜的读者血液,更为米读解决了版权这个免费阅读平台最大的痛点。
网文行业发展了20多年,优质的内容版权早就被付费领域的头部玩家收入囊中,免费阅读要满足用户阅读体验,版权就是最大的一个坎。米读小说与掌阅的合作,无疑为解决免费阅读的版权问题带来了一个可行的新方案。
更值得关注的是,米读小说已经推出了会员模式,其中连续包月11元,连续包季28元,连续包年103元,会员可享受免广告、听书、音量键翻页、缓存等功能。或许,米读只是将免费作为一个切入口,而未来在免费小说平台上,必然也会存在付费模式。
但,不论是阅文选择自己开创免费平台还是掌阅与免费平台的深度合作,亦或是米读开启会员收费模式,一切都彰显着一种趋势——融合!
不管是付费市场的内容变现也好,还是免费市场的流量变现也罢,最终的目的都是获取更多的有效读者,以实现商业变现,而要在竞争中胜出,就必须把握核心竞争力!
地球是圆的,两条路不论如何背道而驰,最终也只能回归到一个原点,对于网络文学而言,内容这个原点永远不会改变。
当初,网络文学这株文学界的奇葩为读者开启了一个不一样的精神世界,优质的内容是网络文学得以生发最原始的土壤。不论商业模式如何变化,内容生产才是推动网络文学向前最主要的力量。平台只有生产更多、更好的作品,有了好内容才能赢得市场竞争的先机。
未来网络文学行业必将会衍生出一个更加兼容并蓄的市场。但无论如何,网文江湖格局已变,未来未知!
关于本文
作者:崔小花
来源:锐公司(ID:shangjiezz)
版权:版权归原作者及其原创平台所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锐公司”是《商界》杂志旗下重点打造的优质内容平台。致力于记录时代企业、传播经营智慧、探究商业本质、透视商界人生。你憧憬中的成功在这里将演绎得千滋百味。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