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十年|从聊天室到“IP帝国”,这是网络文学的黄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8日 13:13:33

编者按:2020年,21世纪20年代的开端。回望2010—2019年,这21世纪的“10年代”,十年间中国社会各个领域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尤其是经济和科技(比如房价和手机),而在文化领域,我们在悄无声息中走进了一个另一个“世代”,你的阅读内容、观剧方式,甚至你使用的语言。“十年”很短,而我们的文化生活已改变。
维多利亚时期婚姻家庭研究、量子物理与相对论、中国古代神话传说......这是摆在网文作家“爱潜水的乌贼”书柜边的床头书。
在不久前举办的“阅文原创文学风云盛典”上,他因新作《诡秘之主》登顶月票年榜而被评为年度风云成就作家,这部作品仅在起点中文网上就拥有超过200万条评论,是迄今为止评论最多的男频作品。台上,这位34岁的作家显得有些拘谨,台下坐着当红明星、公司高管和无数慕名而来的观众,摄像机所经之处,流光溢彩。

十年|从聊天室到“IP帝国”,这是网络文学的黄

“爱潜水的乌贼”

十年前,乌贼是一个普通的出版社编辑,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下班后写网文到凌晨1点,目的是“需要一些零花钱。”与他类似的还有作家血红,在写网文之前,他没有工作,依靠打零工为生。
从普通的学生、白领、蓝领工人,到年入千万的白金作家,小说被改编成电影、游戏、漫画——这样的奇迹,在网络文学的世界发生过无数次。
在过去的十年里,网络文学行业经历了突飞猛进的增长:它从曾经的“地下职业”,变为泛文娱产业的基石。曾经的网文“写手”,如今拥有“作家”的头衔,能评职称、入作协。以文学为原点,画出的生态圈已是文化产业的核心力量之一。
这是网络文学的黄金十年。十年剧变的背后,隐约闪现不同人物的命运:有渴望颠覆命运的草根作家、有自发为作家打榜、组织“饭圈”的热情粉丝、有试图依靠炒作IP分得筹码的影视企业高管、亦有运筹帷幄、在商业和文学中探索平衡的管理团队......行业变迁背后,涌动的是时代浪潮。
“这些都是胡闹,让他们去写吧”
血红回忆,从网文初初兴起,到逐渐被大众认可,走过了10多年的时间。

十年|从聊天室到“IP帝国”,这是网络文学的黄

“血红”
2001年,中国的互联网刚刚兴起,有私人电脑的在全国属于极少数。在海峡的另一边,《第一次亲密接触》通过BBS刚刚走红;这一边,一场网络文学的风暴开始酝酿。
饱读玄幻的林庭锋使用“宝剑锋”这一网名,创作第一部作品《魔法骑士英雄传说》,每天在网上连载两三千字,很快被台湾的一家出版社相中,第二年就在台湾出版了实体图书,并且十分畅销,“宝剑锋”也成了最早的网络文学畅销书作家。

十年|从聊天室到“IP帝国”,这是网络文学的黄

同时,他和“黑暗左手”(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罗立)、“意者”(阅文集团副总裁侯庆辰)等几个文学爱好者建立了“中国玄幻文学协会”。2002年5月,中国玄幻文学协会改名为“起点中文网”,网站组建了一个聊天室,供书友交流、吐槽。
有一天,一位名叫“江南武士”(阅文集团总裁商学松)的不速之客闯入聊天室,将网站的缺点批驳一通,一直关注着网站发展的“黑暗之心”(阅文联席CEO吴文辉)也在此时提出自己的建站理念,作为站长,宝剑锋并未认为他们在捣乱,而是大为触动,力邀他们参与到起点的建站中来。

十年|从聊天室到“IP帝国”,这是网络文学的黄

阅文联席CEO吴文辉 图片来自网络

这五个年轻人,组成了起点中文网的初创团队。网站成立一年后,激增的读者和不断出现的高薪作者,吸引了许多商业巨头的兴趣。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两个诱人的选择:港股上市公司 TOM 集团开出2000万元人民币和香港户口的条件,要求全面接管网站。
同时,年仅31岁的盛大文学CEO陈天桥用200 万美元的价格,承诺保留起点创始团队的独立运营权,帮助网站继续扩张。
几乎毫不犹豫地,五人选择了第二条路。摆在面前的图景很美好,在与盛大“联姻”期间,网络文学创作迎来高峰:《鬼吹灯》《斗破苍穹》《斗罗大陆》......许多读者念念不忘的神作,大多创作于这段时间。
“传统作家上台,台下响起几声礼貌的掌声;网络作家一上台,台下欢呼一片,感觉有些丢面子。”曾任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长的作家陈村回忆。尽管读者众多,收入也水涨船高,但网文作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得到社会承认。
血红举例,北京曾有一个作者,稿费收入已经达到百万级,但仍然不敢告诉父母自己的职业,每天背着双肩包,乘车到很远的地方开始写作,到了下班点再回来,假装自己已经“下班”了。而另一位作者蝴蝶蓝,从大学时开始写作,每次都刻意与打游戏的同学隔开几个座位,以免被发现“在写网文”。
“那时候,普遍对网络文学的态度是不屑一顾,认为这些都是胡闹,让他们去写吧。”陈村说。他对网文作家的第一印象是:从没见过这么惨的“作家”。“一旦不更新,就有读者在评论区留言,威胁要给他们寄刀片,他们也不顶嘴,检讨一下自己,就赶快更新。”
在许多传统文学圈的人看来,网络文学的后续发展完全超出想象。他们一度不愿关注的网络小说,如今已经逐渐成为年轻人的阅读主流。根据中国作协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超4亿,占网民总量50%以上。
2014年7月3日,上海网络作家协会成立,陈村当选为会长,孙甘露、血红、骷髅精灵、蔡骏和洛水当选为副会长。这标志着网络文学正式得到主流认可,网文“写手”也正式成为了“作家”。
“回顾网络文学发展短短二十年,网络文学从最初的野蛮生长阶段,正逐渐进入有序发展的状态。而社会公众,也开始对网络文学有了更多的关注,更大的重视,同时提供了越来越好的外部条件。”血红说,因此网络作者们必须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
从十万到千万
“这是网络文学的黄金十年。”回顾过去,如今已是阅文集团副总裁的“黑暗左手”罗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优秀的IP不再像过去那样零散,而是化身文化产业闭环的一部分。文化产业也不再是一个虚拟的概念,它真正进入到社会的细致末梢,覆盖到每个国人的生活中去。”
2008年,两个“第一”的新闻振奋了整个网文圈:第一位百万年薪级别的网文作家诞生,与此同时,网文行业也卖出了第一个影视改编权。之后,网络文学改编电视剧的脚步飞速加快2011年,《和空姐一起的日子》《泡沫之夏》《美人心计》《宫》《步步惊心》等作品出现,还有引爆荧幕的现象级作品《甄嬛传》。
罗立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在2010年前,传统文学的版权已经达到百万级的数额,网络文学仅有几十万。如今,网络文学的版权费用已经达到千万级——在十年内,翻了近100倍。
“潮水的方向优先于我们。”罗立说。“你已经有了想法,但行业还没跟上节奏,这个时候只能等待时机。”2006年左右,起点团队已经有将网文改编成影视版权的想法,但每次和影视公司交涉时,总是遭遇闭门羹。“道理他们都懂,但就是不买。”
直到大环境成熟后,这样的想法才慢慢松动。2014年,“泛娱乐”的概念被文化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重点提及,文学和娱乐开启融合之路。在此期间,包括《花千骨》、《琅琊榜》在内的多部IP改编剧集爆红。其中《花千骨》收视率高达2.12%,网络平台播放时,更成为首部播放量突破200亿的作品。这迅速撬动改编市场的发展,各大影视公司闻风而至,一个属于IP的时代到来了。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