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中国网文平台频频“扫黄打非” 网络文学何去何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5日 16:00:05

【侨报记者粟裕北京报道】近日,北京市“扫黄打非”部门联合行动,查处晋江文学城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行为,关闭停更相关栏目、频道;对违法行为,执法机关将进一步追查。经查,在该网站登载的网络作品中,《不知悔改的男人》、《妖孽养成日记》等作品涉嫌传播淫秽色情内容,对公众特别是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有毒害。

全面清查网络出版物内容     色情暴力是重点审查

5月23日下午,晋江文学城负责人之一“冰心”发布了一条意味深长的微博,引发大量猜测,晋江两个字,冲上微博热搜。“登录公司内部办公系统,发现所有人都不在线,编辑们改换的榜单也还没换。”

这让许多网友充满猜想,此后北京市“扫黄打非”部门宣布,鉴于北京晋江原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对相关网络出版物内容疏于监管,未尽合理审查义务,相关部门依法责令其立即进行整改,配合执法机关调查,全面清查网络出版物内容。

晋江文学城同日发布整改声明称,从即日起,立即关停古代纯爱频道下的东方架空栏目及衍生纯爱频道下的东方幻想栏目,停止更新原创分站15天。“本次涉黄的文章已经分发给责编认真学习研究,着手制定新的审核标准。感受到审核的标准比以往会更严。”

“冰心”发文称,无论是字数多少,无论是不是意识流,是不是用了各种形容词代称粉饰,只要让人看出你这是写了性相关,就属于高风险。被封文章中有一段不足四百字描写,没有具体器官名称,没有交互动作,已经被鉴定中心鉴定为“色情等级最高的淫秽描写”。

2004年7月16日,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就曾发起“打击淫秽色情网站专项行动”。中国成人文学城、成人文学俱乐部等网站被取缔;天鹰网、读写网、翠微网等因存在色情内容,被要求关闭整顿;起点、幻剑等网站展开自查,大量作品被删除或屏蔽。网络文学“扫黄打非”自此开始。

此后,广电总局下发了《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社会效益评估试行办法》,对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社会效益评估考核共设置了5个一级指标、22个二级指标和77项评分标准进行具体评分。

记者发现,在网络文学用户覆盖率前三名的阅文集团、掌阅、阿里文学的旗下色情暗示小说不在少数,以阅文集团的起点中文网为例,《你不要调戏我》、《娱乐圈一姐沉浮录》等令人浮想联翩的书名赫然在目;百度文学旗下的原创网络文学网站综合中文网的言情排行榜中《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等粗俗的言语也是位列其中。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国龙向《侨报》表示,因为网络写作的匿名性和自由性,创作者往往会放大日常生活中的隐私,放松自我的约束,书写黄色、暴力内容以满足读者的低级趣味,以此引来流量, 获得收益,导致网络文学乱象丛生。

中国网文平台频频“扫黄打非” 网络文学何去何

晋江文学城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行为,关闭停更相关栏目。(截图)

“人人皆作家”时代    未成年、高中生为爆文作者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为4.06亿人,与2017年末相比增长2821万人,在整体网民数量中网络文学用户数所占比例达到50.6%。30岁以下的网络文学读者超过七成,其中18.2%的读者年龄为18岁以下。

某平台举办的“2018票选你最喜爱的作家”颁奖礼投票,就因为榜单中包含有莫言、李银河等传统作家的队伍,在排名上次于网络作家,网络作家大规模“获胜”的状况还是引起不少读者的不满,甚至有网友每天跟踪打榜,“捞一把莫言、麦家老师吧,太不像话了。”

“现在不再是10年前,一提网络文学创作者就会觉得羞辱、低化了作家名号的社会语境。”张国龙表示,自2010年中国作协吸收网络文学作家加入协会,各地作协也纷纷吸收网络文学作家入会,这是从主流层面为网络文学作家身份盖章定义。但是,对网络文学作家身份有一个需要讨论的是——网络时代让人人平等写作并被读者阅读,就可以说人人都是作家吗?

“人人皆作家”是写作的一种美好愿望,但失去文学审美价值的作品大量泛滥,会使作家身份失去原有的崇高感和责任感。因此,一些网络作家虽然获得了“作家”身份,但是大多数网络文学写作者的身份却存疑。该如何定义网络文学创作者群体的写作身份,是网络文学系统建设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热点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