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網文IP改編的“慶余年”實踐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21日 11:12:38

互聯網與文藝創作深度融合能否產生網絡文藝經典?如何打造精品網絡文藝作品?隨著網劇《慶余年》第一季在網絡平台上首播收官,這些問題也成為業界近期討論的重要話題。從2019年11月26日開播起,這部根據網文作家“貓膩”同名小說改編的網劇在一個多月時間內始終維持著收視熱度,網絡評分超過8分。在業內公認以男性為主角的網文IP不容易進行影視改編的情況下,《慶余年》的制作和熱播可謂給網文IP的影視劇改編摸索出了一條新路子、積累了一些新經驗。

內容是影視開發的重要基石

《慶余年》由騰訊影業、新麗電視、閱文影業等聯合打造。據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介紹,該劇是騰訊影業“不孤立做影視”理念的一次重要實踐,也是騰訊新文創IP打造中一次有價值的“新實驗”。早在2017年,騰訊影業就同《慶余年》小說的版權方閱文集團一起規劃了聯動開發,計劃以小說為基礎,進行影視劇、游戲的全方位文創產業鏈開發。

“在影視劇方面,《慶余年》的計劃是‘五年三季’﹔在游戲方面,區別於早年的單純授權模式,游戲《慶余年》的整體形象、人物、劇情設計等都將與劇集打通。可以說,我們對這個IP的開發組合拳配合得非常緊密。”程武說。

而對閱文集團來說,對旗下網文IP明星《慶余年》進行影視、游戲等文創衍生開發,也是一次重要的IP運營實踐,是對IP內容和理解能力的一次業務詮釋。“眾所周知,網文IP改編影視作品的基石之一是IP的內容影響力。選擇《慶余年》,正是看中了它強大的粉絲號召力。”閱文集團聯席CEO吳文輝告訴記者,小說《慶余年》自2007年在起點中文網首發后一直被讀者追捧——在歷史類網絡文學作品收藏榜持續保持前五名﹔在QQ閱讀、起點讀書雙平台,讀者“打賞量”超過10萬次,推薦票數340余萬張﹔粉絲自發創作的廣播劇、人物漫畫、同人文等內容更是層出不窮。

多場景聯動互帶流量

小說《慶余年》具有的持續熱度和粉絲群體影響力,順勢延伸到了劇集播出上。百度監測指數顯示,20歲至29歲的觀眾在觀眾總量中佔比高達58.78%,男性觀眾則佔56.83%。這些特征與小說《慶余年》讀者群體高度吻合,原著粉絲成為主力追劇人群。

為了更好地助推書影聯動,閱文在網劇熱播期發起了跨場景無縫連接,以QQ閱讀、起點讀書、紅袖讀書等平台為核心陣地,配合劇集熱度推出多形式站內活動:QQ閱讀聚合原著經典內容,設置有獎活動重新激活讀者粉絲為劇集引導人氣﹔起點讀書發起“《慶余年》番外”同人寫作大賽,邀請“貓膩”等作為評委,通過書劇聯動激發粉絲共同創作,進一步推高IP熱度。此外,還通過形式多樣的互動活動實現閱讀場景和看劇場景的用戶銜接。

起點讀書數據顯示,《慶余年》原著粉絲作為最了解劇情發展和人物內心戲的群體,在劇集熱播期內推出了近百萬條書評和段評,這些新內容進一步吸引劇集粉絲參與“尋書、追梗”的高頻互動,如“影子大人是誰”“范思轍掉進錢眼”等熱門話題在網絡上被反復討論。

“原著粉絲推動了IP改編影視劇成為全民熱議點,劇集粉絲的高頻互動則推動了原著粉絲的內容生產,兩個粉絲群的會集讓網文內容平台演進為一個基於IP內容的互動討論社區。”吳文輝說,聯動運營實現了IP影響力的正向再擴大,書影聯動過程也是IP納新固本的過程﹔加之這是與《慶余年》的播出同步展開的,因此非常有助於實現劇集收視率和網文平台閱讀量的雙向增長。統計數據顯示,劇集播出期間,起點讀書的《慶余年》單書月內營收增長50倍。

“尊重原著內核”的共生共贏

優質網文作品只是IP開發的源頭,隻有經歷多領域共生后才能形成超越具體平台和形式的IP影響力,但IP無論被改編成何種形式,都需保持粉絲所期待的樣子,換句話說,應始終強調“尊重原著內核”與“粉絲認同”,這也是原創文學IP從閱讀場景延伸至影視場景的過程中應該堅守的原則。

業界人士認為,正是因為尊重原著價值觀,網劇《慶余年》才沒有因產品形式變化而面目模糊,符合原著粉預期的改編讓其成為一部“擴圈”作品,這背后則是騰訊影業、閱文、新麗對IP的深度理解。

事實上,程武本人就是小說《慶余年》的粉絲,他曾表示,影視劇是放大IP價值、全產業鏈條開發中的重要環節,把劇做好才能幫助IP更好地延伸與成長。因此,《慶余年》對騰訊影業而言,並不是一個追逐IP熱的投機選擇,而是被視為一個有望進行新文創實踐的長效IP。閱文作為IP內容和粉絲的源頭積極參與探討,明確原著內核價值,在改編過程中提供大量意見和建議,並和制作部門保持積極有效溝通,建立起日常聯動機制。新麗傳媒則從影視劇制作角度出發,結合粉絲需求在《慶余年》改編過程中以影視作品質量為導向,力求在保持原著精神和合理改編之間尋找最佳創新尺度。

热点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