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9日 02:49:42

10月20日,由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和苏州市作家协会联合主办的2019苏州网络文学对话会在苏州举行。国内著名网络文学研究专家、网络文学网站负责人、网络作家等二十余人,围绕“当下文学生态和网络文学的前景”展开对话交流。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江苏省作协一级巡视员王朔,江苏省作协副主席、苏州市文联主席、作协主席王尧,江苏省作协联络部主任、省网络作协副主席、秘书长吴正峻,苏州市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陆菁,苏州市委宣传部副调研员高平等出席会议。

对话会开场,王朔作主题讲话,介绍了江苏省作协近年来发展网络文学的系列举措。

对话交流环节由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何平主持,与会嘉宾从不同角度对相关主题进行了深入的研讨、交锋。

未来已来——面对网络文学的内部迭代,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的新发展?

关于网络文学写作的潮流转向,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博士后高寒凝在会上提到这么几个概念:一是数据库写作,这一概念最早由日本学者提出,描述90年代成长起来的日本年轻人对文化产品的一种新的阅读接收模式;二是人工环境,可以理解为设定,是一个人工建构规则的世界;三是梗文,梗用一个词涵盖了一个巨大的信息段。“我在研究这些新的网络文学写作潮流中发现,文字媒介可能对于未来的网络文学创作来说可能是一个障碍,文字不够用了。”

技术上的冲击究竟会给网文带来什么影响?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去年提出传统网文的概念,她把传统网文理解为“起点”模式,它大体参照原来文学传统中的叙事形态。而随着技术的发展,未来可能有更多的表达方式进入到网络文学当中。“我的悲哀在于,我清楚地看到了这个限制,我最多能研究传统网文。我觉得我的生命形态不同了,他们是5G带宽,我可能不能真正的理解。”

这样一种关于“迭代”或“转型”的看法,在会上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北京市社科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员许苗苗结合自己的经历谈了对两种媒介接收模式的理解,“我认为随着技术的发展,面临的不是文字的消失,或者文字成为障碍,而是说文字的障碍不存在了。文化的意象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在各个文化群体之间传承。这不是一种迭代关系,更可能是一种多样化并存的状态。由于每个人的兴趣是有限的,我可能会过滤和选择一些东西,但并不说明其他的东西我不能理解。”

江苏省网络作协主席、网络作家跳舞认为今天讨论的“带宽”不是一个新概念,十年前3G转4G就有过样的争论。他用一个例子来反驳这种焦虑,“网络文学第一次用户大爆发是什么时候?是2005年盛大收购起点中文网,把盛大游戏的用户导入到网文市场。游戏天然是图像化影视化的,为什么人们会从一个更丰富的娱乐方式回到文字?”他认为不能光考虑技术对网络文学的影响,还要把它放到创作成本、创作周期等更复杂的情境下来思考它的发展。

吴正峻也就“梗文”能否成为一种趋势提出质疑,“梗文不能说就是一个未来的趋势,只能说是网络文学里面新增加的某种类型或写作模式,因为网络文学本就是最具有创新活力的文学,其网络性、创新性和时代性特征注定其会不断出现新的类型和题材,这是叠加而不是迭代,何况年轻的读者也在成长,他们的阅读趣味也会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而变化,所以,无论何种写作手法的创新,最后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内容。”

网络作家意千重则结合自身写作讨论了网络文学的内部迭代。她认为网络文学在网络生态圈这样一个大环境中,发生了内容潮流的迭代、作家的迭代、阅读推广方式的迭代。面对这种迭代更新,她有时候内心也会焦虑,但“现在看来,一个作者要延长自己的创作生命,还是要往精品化的方向发展,内容才是王道。”

免费OR付费——如何看待现在一些文学网站推出的免费阅读模式?

邵燕君认为谈免费模式,首先要谈付费模式给网络文学带来了什么?她回顾了网文的付费模式探索过程,是起点团队在2003年10月试行,并且也是最终成功的付费模式。之前也有人探索,但因为盗版问题,最终都没活下来。起点付费模式之所以成功,很重要的原因是粉丝经济,而这种以粉丝经济为依托的付费模式也影响了网络文学的基本形态。

邵燕君将网络文学同时作为一种产业形态的性质揭示出来。无论是直接付费,还是会员制、打赏制等,不同的付费模式与网络文学的写作状态密切相关。由这一视角出发,需要思考的是免费模式会带来什么新的影响。跳舞对于网络文学免费的担忧在于,免费以后,网文依赖IP收入,会逐渐变成其他行业的附属产业,影响网络文学的自主发展。

你是否喜欢
热点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