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慈文传媒开年“忧伤”:老板“换人”, 亏损逾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9日 13:43:41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卖出11亿元的天价,背后的出品方慈文传媒(002343.SZ)却意外陷入亏损、质押风险等问题,即将“易主”。

此前,慈文传媒曾公开表示,此举并不是“改朝换代”,马中骏作为第二大股东仍保持重要决策权。可以看出,马中骏并不想退居二线,然而面临巨额亏损、大额应收账款挂账、爆款难出,拟将控制权拱手让出似乎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资金链紧张 质押风险一触即发

影视剧制作公司拍摄电视剧时前期需要占用大量资金,往往需要先预付演员片酬、服化道等费用,成片通过审核之后签订发行合同售卖给电视台和视频网站。

因此,影视剧制作公司生产经营活动的资金流转过程即是货币资金—预付账款—存货—应收账款—货币资金不断周转的过程。

数据显示,近几年慈文传媒出品的热播电视剧中制作成本节节攀升,《花千骨》投资1.05亿元、《老九门》投资1.2亿元,《楚乔传》投资2亿元,《凉生》投资1.2亿元,而被视为精品剧的《甄嬛传》制作成本为7000万元。

应收账款高居不下、制作成本水涨船高,尽管2017年5月慈文传媒募资8.9亿的定增方案获批,然而公司的资金状况也并不宽裕。

截至2018年前三季度,慈文传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7亿元,上年同期则为-0.38亿元。与此同时,报告期内公司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为11.73亿元,导致当期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39亿元。

慈文传媒“失血”严重,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则由去年同期的-0.76亿元,变为-10.51亿元。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4.4亿元,较上年同期的6.8亿元减少35.29%,尚不能覆盖4.91亿元的短期借款,资金链已经相当紧绷。

在此背景下,慈文传媒也采用版权质押、股权质押等方式进行融资。半年报显示,慈文传媒以《爵迹之临界天下》的应收账款2.68亿元作为质押,借款1.2亿元。

来自:公司公告

公司实控人马中骏及王枚也分别进行了质押融资,据最新公告,截至1月18日,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王玫合计持有公司1.13亿股,其中累计被质押1.05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3.99%。

然而,2018年A股市场震荡下行,尤其是影视股,在一系列风波下遭遇重挫,慈文传媒也未能独善其身。公司股价从2018年3月的最高点30.97元/股跌至今年2月19日的9.00元/股,累计跌幅达70.93%。

受此影响,马中骏与王枚在去年6月到12月,不断进行补充质押。可伴随着股价的跌跌不休,窟窿越补越大,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可继续加码补充质押的空间不足,股权质押风险一触即发。

2月26日,慈文传媒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拟以9.29亿元的价格,将公司总股本的15.05%分次协议转让给江西省出版集团旗下的华章天地传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章投资”)。同时,上述股东将持有的慈文传媒股份的表决权委托至华章投资,委托期限至2022年6月30日。

由此可见,马中骏选择让出控制权似乎也是无奈之举。本次交易完成后,华章投资将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慈文传媒的实控人也将变更为江西省人民政府。

慈文传媒也在其官方微博上坦言,本次股权转让是为了解决股权质押之困,本次转让后,马中骏在公司仍保留约10%股权,依然是公司决策和经营的核心。与此同时,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及华章投资也表示,将为上市公司经营所需的融资、筹资活动提供必要支持。

 过度依赖爆款 剧集断档

作为老牌影视制作公司,慈文传媒曾出品诸如《神雕侠侣》、《双响炮》等多部脍炙人口的作品,近几年日子也过得顺风顺水。

2014年,《花千骨》实现湖南卫视的首轮和爱奇艺的网络销售收入超过1.68亿元,占当期公司影视剧业务收入4.85亿元的34.63%。2015年,《花千骨》收视长虹,慈文传媒也成功借壳乔欣股份登陆A股市场,公司股价也从11元飞涨至56元,一时之间风光无俩。

尝过了“爆款IP”的甜头,慈文传媒对爆款的依赖也愈发严重。

2016年,《楚乔传》和《老九门》两部剧合计贡献8.19亿元,占当期公司影视剧营收12.92亿元的63.39%。

来自:公司公告

2017年,慈文传媒影视剧营收12.67亿元。其中,《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首轮发行确认收入为10.05亿元,占当期公司影视剧营收比例达79.32%。

大单品依赖逐渐成为慈文传媒的阿喀琉斯之踵,一旦出现剧集断档,公司业绩随之受到巨大影响。

你是否喜欢
热点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