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中国网络文学走向主流 阅文集团创新网文版“弹幕”引爆社交式阅读潮流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6日 04:05:47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由中宣部出版局、中国图书评论学会和中央电视台发布的“2018中国好书”评选榜单揭晓,32部作品当选。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榜单中首次出现了网络文学作品的身影。

中国网络文学走向主流 阅文集团创新网文版“弹幕”引爆社交式阅读潮流

红袖读书App编辑泡泡每天能读数十万字的小说稿,这些新鲜出炉的文字,如同一个滚动的热搜榜。

“要看谁火,就看我们后台谁出现的频次多。”泡泡和同事开玩笑说。早年大家爱写TF Boys,书名都是《TF Boy,你是我的男朋友》之类。2018年某偶像养成节目火了,投稿变成《我和蔡徐坤谈恋爱》。不过由于版权关系,泡泡不会选用这些作品。

当一部网文连载到一定字数,泡泡会和几个责编一起决定这部作品能不能签约。责编之间不交流意见,采取交叉审核的形式,有点像批改高考作文。作者能否顺利签约,全看这些“伯乐”的判断。泡泡看重的,除了文笔、剧情和节奏感,还有题材是否符合当下潮流。

2018年,泡泡感觉温馨治愈向的网文很受读者欢迎,如《农女福妃别太甜》,这部种田文(注:主要讲述女主角穿越回古代成为农妇后靠自己的努力发家致富的故事。)一改女主角出身悲惨的套路,女主角从小是全家的掌上明珠,一家人虽然物质条件不好,但是齐齐整整,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同年,娱乐行业深化调整,《你好,King先生》这样的娱乐圈文又重新成为潮流。

2019年春节,电影《流浪地球》上映后,男频后台多了不少科幻文的投稿,一些女频作者也从中吸取灵感写起了科幻。

在数字阅读时代,年产数百万部的中国网络文学,正在努力成为主流文化的一部分。

网文版“弹幕”

网文作家吉祥夜2009年开始写网文时,还不好意思让熟人知道。如今,吉祥夜的作品不仅获得官方奖项和扶持,还加入了中国作协,这是她不曾想过的。

众多网文作者从神秘人物变成微博粉丝上千万的公众人物,他们甚至精心装扮,出镜拍摄时尚大片,请的是为影视明星拍照的知名团队。

“很多作家本身是普通人,但是读者喜欢他们的书,为他们的颜值也自带了一层滤镜。”阅文女生内容中心总编田志国说。

一些网文作者在抖音等平台开直播,即便只是在自家书房写作,都能吸引众多书粉围观。

2017年,中国网文被大量翻译到海外,一些作者开始去国外开读者见面会。见面会通常配备英文翻译,作者向外国书粉介绍自己的创作想法,外国书粉则追问作者新书的内容并围着作者索取签名合影。

网文兴起的2002年,也是纸质出版行业的黄金时代,许多顶尖网文作者“网而优则纸”,不再在网络平台写作,转而为出版社写书,一度造成许多网文平台的稿荒。当时的网文平台为了生存,开始推行付费阅读制度。如今,一部数百万字的网文,通过广泛的线上推广渠道,从一个付费读者那里获得的收入,就能达到两三百元人民币。江南这样的“纸质”作家,也在2018年来到QQ阅读连载他的新作。现在,顶级网文作者的作品几乎都有纸质出版社主动要求出书。

网文读者想与作者互动,最初的方式是留言评论。2013年左右,阅文编辑部为许多作者建立了读者QQ群,当时QQ群的人数上限一般是500人,阅文特意向腾讯申请权限,开了许多2000人的QQ大群。

只有重点作家才可以带来如此多高黏性的核心粉丝,他们在群里问得最多的是“什么时候更新”,还有人以“威胁”自己不看了。编辑会专门收集书粉的意见给作者,大部分作者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但也会根据互动内容做一些修改。书粉还被允许在群里聊许多和作品无关的话题。

“作家某种程度上是粉丝心目中的明星,他们会真实地去关心作者的生活状况。”田志国发现即便作家不在群里,书粉们聊这些话题也很活跃,很像影视明星的粉丝群。

吉祥夜写小说已经十年了,最初完全是出于兴趣,渐渐变成为读者而写。她写过与医学有关的网文,随后收到一个高三学生的留言,说全寝室看了这本书,都要改考医学院。吉祥夜提醒她们好好备考。“结果她非常懂事地说,知道,医学院分数高,不好好学习是考不上的!”吉祥夜回忆。

如今书粉QQ群的活跃度已经下降,阅文在起点读书和QQ阅读这样的移动端阅读软件上设计了新的互动功能“段评”和“章评”,读者可以对网文的每一段、每一章进行评论,这个功能被业内形象地称为网文版“弹幕”。

编辑们最初担心点开“弹幕”影响阅读的流畅性,但对于每天追更三五千字的读者来说,每天更新的网文内容“不够看”,“弹幕”能帮助他们回味,如今很多段落的评论都能达到99+(相当于微信公众号文章阅读数的10万+)。与视频“弹幕”不同,网文“弹幕”会显示发表者的ID,大家渐渐以“弹幕”会友。

热点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