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给中国诗词搭一个青春大舞台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23日 00:30:35

给中国诗词搭一个青春大舞台

中国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02月14日 14:44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我要分享

原标题:

给中国诗词搭一个青春大舞台

  我们没有穿越到唐宋年代,但诗词突然华丽回归,学诗的年轻人更成为新晋偶像。在刚刚过去的春节,从农历正月初二到正月十一,《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以下简称“诗词大会”)用一种中国人的方式,让观众度过了一个本就是中国传统佳节的假期。

  截至2月7日,诗词大会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的全部10期,累计收看观众9.18亿人次;在央视科教频道播出的全部10期累计收看观众2.45亿人次,合计两个频道累计收看观众11.63亿人次。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了诗词大会的主创团队。央视科教频道总监阚兆江说:“诗词是情感的抒发,节目集中展现了中华诗词文化的魅力,引发了广大观众的文化认同和情感共鸣,也坚定了国人的文化自信。‘百人团’成员最小的7岁,武亦姝16岁,陈更20多岁,看到他们那么年轻,就觉得中华文化后继有人。”

  “百人团”平均年龄30岁以下,开了一场半个月的雅集

  诗词大会总导演颜芳介绍,“百人团”的实地选拔在北京、上海、广东、四川、河北等8地进行,还有网络选拔。最小的7岁,最大的72岁,平均年龄在30岁以下,90后占到约40%。

  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是无数次被用来诗词大会选手的一句话。颜芳回忆,第二季总冠军、上海复旦附中的学生武亦姝,无论在地方选拔还是现场比赛中,都特别淡定。“她得冠军的那一刻,我们想把摄像机推上去给个表情特写,结果发现没必要,她脸上特别平静”。

  在第三场出现的13岁安徽男孩叶飞,9题全部答对,还以一句“子知吾之意,吾不言”妙答主持人的提问。其实,叶飞在安庆早已小有名气,2016年年初的一场六年级语文期末考试,要学生以“美”为主题写自命题作文。结果,叶飞写了一篇文言文《美说》,“人皆爱美,求美。然美于吾等身边,处处皆在……或曰:‘西子之容,方可曰美’吾闻而笑之:‘此乃狭义也。有人如此,貌可比昭君而心如虺蛇,可谓美乎?’……”

  在第九场攻擂的上海中学学生姜闻页台风稳健,喜怒不形于色,让康震都觉得“自己过于活跃”,董卿也笑称“自己不够稳重”。姜闻页自述,自己在5岁的时候身高1米20,读过的书摞起来有一个我那么高;10岁的时候,身高1米40多一点,读过的书摞起来有两个我那么高;到了16岁,读过的书已经能铺满整个篮球场。尽管在“飞花令”环节惜败,姜闻页说:“既然我怀有一颗热爱诗词的初心,又何必以输赢胜负来鉴定我对诗词的热爱。”

  “百人团”被人戏称为“行走的诗词库”,但颜芳说,“百人团”成员为了应试而学诗词的人很少,大部分都是出于对诗词的真爱。“很多人来到这里,周围都是诗词爱好者,像找到了家一样的感觉。对于诗词,其实年轻人有需求,但能以诗词表达自己的机会并不多,诗词大会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百人团’朝夕相处半个月,就像开了一个大‘雅集’。他们以诗会友,到最后一场,都依依不舍”。

  中小学课本内容占85%以上,诗词是熟悉的陌生人

  在第六场中出现的王冬妍来自辽宁抚顺,从小跟随爷爷学习古诗词。她说,当自己在大学校园里看到桃花盛开的时候,心中想到的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而这时,身后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唉呀妈呀,桃花开了,真漂亮啊!”

  也许,传统诗词已经离我们的日常生活有些遥远,而诗词大会正在拉近这个距离。

  阚兆江介绍,和第一季仅是唐诗宋词相比,诗词大会第二季的内容大为拓展,时间跨越几千年,从《诗经》一直到毛泽东诗词;而“飞花令”等环节的设置,既符合传统文化习俗,也为节目注入了新的活力,让选手有机会一展诗词存储量的功底和临场发挥的风采。

  很多观众在看节目的同时,都会默默和选手一起答题,然后发现答案似曾相识。阚兆江透露,其实诗词大会的题库内容85%以上来自中小学课本,所以对观众而言有一种“熟悉的陌生感”。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