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河南商丘冬雁抗疫诗歌六首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8日 18:02:37

河南商丘冬雁抗疫诗歌六首

《逆行者》
没有选择了,为了武汉,为了
困在封城的同胞。我们的白衣天使
她们毅然决然地
从商丘奔赴疫区。这条路,泾渭分明
前方却是陷入一片混乱的沼泽
弥漫着白色恐怖。是的
她们将以白色控制白色,以热血和生命
瓦解并统治,这该死的
病毒——
“人能从洁白里拷打出罪恶
也能从罪恶中拷打出洁白。”
在迷雾和黑夜里,那一身白衣
就是她们亮起来的,一盏光洁的灯
明亮在天地之间
绕过一切布满尘埃的细枝末节,以及
荒郊、田园、山野之间
这是一条用白沙拧成的一条求生锁链
它链接着——武汉,与商丘
与各座城市之间的,关爱和求生之路
逆行者,就是用生命去换取生命
跟病毒博弈
她们需要抵挡,或避开,每个风口的风
狂乱的鼓噪。不同风向的风
吹的越猛,熄的
越快。就像这酷似凶猛的
——野兽
《请原谅》
请原谅,我们居住的地球,或城市
请原谅我无意碰触了
冠状病毒的逆鳞。这该死的
偷偷潜入人间,和我身体里的浊物
请原谅我,呼吸科的主任、院领导
以及我的小伙伴们。请原谅我的临阵脱逃
我避开了越来越规范的科室,避开了
身穿防护服忙碌着的战友
请原谅,我身体里那年轻的肺
我曾用心态、斗志、青春、激情和热血
滋养它。请原谅我的护眼镜、口罩
防护服,以及蜂拥而入的患者
请原谅我吧,爸爸,和妈妈
我不能与你们相见。请不要再像疯了一样
朝着我隔离的方向赶。请原谅我的放声痛哭
不是因为我怕,是肺部那该死的白块
被我传染,它在父亲的肺部,更加猖獗
请原谅我,我亲爱的,男友
被蜜甜透的日子不能品尝到苦涩的青果
和咸咸的眼泪。请原谅我们只能远远地望一眼
彼此情深,只一眼,这一生已足够
请原谅这个世界吧!请原谅那些带毒者
请原谅一切被这看不见的硝烟吞没的万物,请原谅
我的身体像一只蝼蚁般,在这场战役中剧烈的
颤抖,因为
——我还是个孩子
《钟南山》
钟南山不是山,他是一位老人
但他的名字,却像一座山
压在所有人的心口。他是山的象征
是使者的标志。他的灵魂
在游离与沉淀之间冒险
他用生命和身体,来证实一些真相
他的眼睛盯着一座城,他的
思维和精神
属于那座城市。在诸多人群中
他是逆行者之一
逆行者把他们的名字,贴在防护服背后
而钟南山的名字,贴在他眼睛里
一颗一颗,晶莹剔透的
泪珠。那是对一座城无限的牵挂
和热爱——
“武汉本来就是一个很英雄的城市”
为了这座城市,他可以离开家
远离亲人,可以坐在高铁一角沉睡
他甚至可以面对媒体哽咽,可以不加控制
情绪。这就是爱
来自一位老者,一位父亲般的
对这个世界,对祖国,对他的同胞
无限的,深情的爱
《樱花绽放的地方》
武汉的樱花开了。我相信
它在漂浮着消毒水的城市,向我
发出良好的信号和足够的香味
我相信它的花瓣一定还是,去年的红
或者白。有时候在另外一座城市
还有,盛开的粉色花朵
今年的樱花,一定很美
它凝聚了多少的眼泪,和祈祷
处在一线之隔的天堂和人间
一定很凄美。我相信,不止是我
看到了,很多人都在那些积木似的小笼子里
望着。今年的樱花
一定是这一生,最美的一次绽放
像那些用生命染红这个春天的,逆行者
悄悄的,在另外一个空间
第二次绽开
《天使的手印》
请战书。生死帖
用人体身份证,摁下一个个
形态不一的印证
同心圆,或螺旋纹线
像水中漩涡的斗型纹,簸箕似的箕型纹
如同前方的路,凸凹不平
那一定是内心的波动
构成的纹路。从一个点开始
绕成一个花蕾
那一定是青春滋养的花蕾
才能,在一座城里
开的如此妖艳
这些奔赴一线的白衣使者
多像一棵棵樱花树
那鲜红鲜红的指纹,像血一样的
——樱花
盛开在纸上
《病毒》
不可名状的,它们
原本是该属于另一个世界的
病毒。它们结构紧密
其蔓延的速度,让人类猝不及防
其毒性超越了人类的想象
源于贪婪,和欲望。它们原本是该
游离于另一个空间的菌类
如今却浩浩荡荡的
从贪婪者的牙缝之间
扑向我们。那些野生动物的
野性反噬,那些
作茧自缚的人;那些
殃及池鱼的
惨痛的忏悔。尘世间的万物是具有灵性
和神性。细菌,病毒
这只是一串数字,一枚符号
像依附于我们身上的尘埃
和沙粒,相互
融合或互抗。这原本是该
各居一隅,半城井水,半城河水
在没有造成混乱、碰撞之前
存在,而相安
作者简介
冬雁,本名王艳,70后。商丘市柘城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商丘女子诗社秘书长。主要作品散发于《诗刊》《诗选刊》《绿风》《山东文学》《中国诗人》《猛犸象诗刊》等,入选各种诗歌版本。全国诗歌散文大赛获奖若干。著有诗集《擦肩与相向》,该诗集荣获第六届中国诗歌春晚十佳诗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