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江南春:我用80亿美金,换了一个教训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6日 22:54:36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正和岛(ID:zhenghedao),演讲者:江南春 分众传媒董事长 正和岛岛邻

曾经,他掌舵的企业遭受重创,从86亿美元市值跌至6亿美元,如今,A股市值重回千亿,他经历了什么,又是如何做到的?

在今年4月举办的2019互联网哲学(雄安)学习会上,江南春分享了创业16年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以及他学习中华文化后的所思所悟。字里行间,引人深思。

以下是演讲精编。

今天我分享的主题是“人间最大的真理是因果”。因果,也是宇宙之间最高级的AI(人工智能)。

打个比方,我们的一举一动,最终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痕迹,甚至是一个念头的发生。即使这个念头并没有被付诸行动,但念头本身,无论正负,最终都有它所对应的因果。

我经常回头反思,我们为什么开始创业并发展起来?其实没有一个清晰的动机,后来我觉得,可能就是“暗合道妙”。

马老师第一天就想“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我们没有这么高的境界、胸怀。十六年前,分众创业,只是因为发现了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每个人都会坐电梯,而坐电梯的这段时间很无聊,于是我们就嵌入了一个广告,跟消费者进行了频繁的接触,最终构成了很好的收视。

试想一下,如果一对陌生男女坐在电梯里,你也不能盯着人家看,最实际的选择就是看看广告。这个场景,对用户来说,不仅不是打扰,反而是打发无聊或者处理尴尬的一种方式。

今天我们有300万个终端,一年创造了几十亿的收入。以前物业都没想过电梯还能收费,现在物业拿到钱,可以修缮、维护和提升社区的品质。

01

市值蒸发80亿美金,换来一个教训

分众在03年创立,05年纳斯达克上市,一路高歌猛进,市值一度冲到86亿美金。

这时却遭遇了一个非常重大的坠落点。

2008年底到2009年,我们的股价遭遇了腰斩,这个腰斩不是从86亿美金退到40亿美金的腰斩,我们是纵向腰斩,留下来的只有6亿美金,8(80亿)没有了。

今天常在市场上听到别人讲“股灾”,其实我是没什么感觉的,纵向都腰斩过了,还在乎什么横向腰斩。

为什么一家公司,仅用一年多时间,就从86亿美金缩水到了6亿美金呢?是业务发生变化了?并不是啊,业务跟以前一样。究竟什么时间埋下了那个“因”?

2005年,我们跟百度几乎同时上市,所以当时我经常对标它。我们两家公司,连续13个季度都是同比100%的增长,但百度的市盈率是100倍,而分众的市盈率只有25倍。

当时我内心鸣不平,这没道理啊!大家都是同样的增长率,为什么百度的利润比我们低,但市值却比分众高很多?

有一次,全球最大的基金公司老板来中国访问,他持有很多中概股。当时,我问这位80多岁的老人:为什么百度是100倍(市盈率),我们是25倍(市盈率)?当时就是这样的格局,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他回了一句:“你不够性感”。

当时我的内心是升腾的。什么叫不够性感呢?后来我想明白了,分众做的事业是一个有限的空间,是一栋栋楼房,楼房总有做完的一天。而百度做的是一个虚拟空间的活儿,所以它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我想的是故事没讲好,投资人不买单。 回去后,怎么把故事重写一下?

我是中文出身,写文案还是非常擅长的,所以我把公司的定义,从“中国最大的生活空间媒体”改成了“中国最大的数字化媒体集团”。

这背后的逻辑是,讲 “生活空间媒体”,客户认为有限空间是会被做死的,我们要做无限空间。谷歌、微软这些全球顶级公司都叫数字化媒体集团,谷歌和微软都买了一些媒体公司,那我们也一定要顺着这个方向,把定位改成数字化媒体集团。

所以你会发现,我们没有定力。 老子在《道德经》中有一句“大道甚夷,而民好径”。我这种“民”,特别喜欢走小路、走夜路。别人的模式更容易赚钱,我就顺着这个路走下去了。

讲了这个故事之后,就要自圆其说。我当时买下了中国排名前十的互联网广告公司其中的六家。发现手机广告是一个趋势,又把中国最大的那些手机广告公司也买了下来。最后,我们觉得“这个故事讲明白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