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古诗词中的淫诗 意境最美的中国古诗词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4日 04:00:25

古诗词中的淫诗

历史上有什么著名的淫诗词

先秦:先秦最高的文学成就便是诗经。

诗经作为古代文学的发源,不乏各种与性相关的描写,如诗经中《褰裳》:子惠思我,褰裴涉溱。

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子惠思我,褰裳涉洧。

子不我思,岂无他士?狂童之狂也且!李敖在《中国性研究》一书中写道,其中“狂童之狂也且”的意思,应该是女子对男子说的一句粗话:“你不想我,我也不愁没人想,你这小子狂个屌!”。

句中“且”字的本义就是指男子的性器官。

这句话本意是否如此,无人知道。

但可以从中得知,性话题在古代诗词中并没有太多禁忌。

有了诗经作为古代性文学的发源,涉及性爱的诗词在中国文学发展历史中源远流长,生生不息,也就不足为怪了。

汉朝:汉朝时流行赋,在流传下来的《全汉赋》中能看到许多或直白或隐晦的对性爱的描写,其中最为出众的当属东汉蔡邕所作的《协和婚赋》。

在描写新婚男女洞房时,赋中写道“粉黛弛落,发乱钗脱”,香艳之景立马就被勾勒出来,让人浮想联翩,甚至使“钗脱”景象成为后代绮艳诗词常套。

魏晋南北朝及隋:这个时期中国社会陷入战乱纷争,政权几经更迭。

在四分五裂的情况下,自然无法统一推行封建礼法,且受到相对落后的各少数民族的生活习俗影响,使得这时候的人们对于性更加是持以开放的态度。

朝野放纵奢靡,其中最风流的当属南朝梁元帝萧绎的王妃徐昭佩,“徐娘虽老,犹尚多情”就是她的情人对她的描写(但其实最后下场凄凉)。

这样的社会风气使得当时出现了许多艳丽诗词,比如晋朝时孙绰所作乐府诗歌《情人碧玉歌》中写道:碧玉破瓜时,郎为情颠倒。

芙蓉陵霜荣,秋容故尚好。

碧玉破瓜时,相为情颠倒。

感郎不羞郎,回身就郎抱。

“破瓜”也即“破处”。

诗中描写了少女第一次性生活,一番云雨后为情颠倒,且性爱后“就郎抱”抚摸爱郎以增进情感的情景(古人也懂得后戏很重要啊)隋朝统一之后,封建礼法依然没有深入人心。

甚至是当时的女性诗作《十索》中都明目张胆地写有性爱内容:为性爱风光,偏憎良夜促。

曼眼腕中娇,相看无足厌。

欢情不耐眠,从郎索花烛。

唐朝及五代:唐朝几乎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中最为强盛的时期,经济的繁荣和政治的开明带动了文学艺术的高度发展。

文学的发展具体表现在诗赋,而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少不了性爱,因此出现大量描写男欢女爱且脍炙人口的佳作,其中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所作的《天地阴阳大乐赋》因为描写细致、涉猎广泛成为了分析当时性文化的重要资料。

描写新婚之夜的性生活:乃出朱省,揽红褌,抬素足,抚玉臀。

女握男茎,而女心忒忒;男含女舌,而男意昏昏。

纵嘤嘤之声,每闻气促;举摇摇之足,时觉香风。

高潮时反应:女乃色变声颤,钗垂髻乱,漫眼而横波入鬓,梳低而半月临肩。

男亦弥茫两自,摊垂四肢,精透子宫之内,津流丹穴之池。

甚至有性爱技巧:然更纵枕上之淫,用房中之术,行九浅而一深,待十候而方毕,既恣情而乍疾乍徐,亦下顾而看出看入。

唐朝后期,部分爱情诗逐渐发展为香艳轻浮的艳情诗,因以韩偓的《香奁集》为代表作,故称为“香奁体”。

两宋及元朝:宋朝实行了高度的中央集权,对社会实行严密控制,使得主流的诗文创作受到诸多限制,不可再露骨艳丽,因此文人大多转向对词的创作,加上风气依旧宽容,因此出现了不少艳情词。

宋代皇帝宋微宗偷出宫嫖妓,甚至还为那位女子谱写了艳词: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含情。

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

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忒颠犯,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明清:明清时封建理学发展到极致,对人们思想和生活缚束最为严厉。

但性爱作为人性本质又如何能被抑制得住?不仅无法压抑,反而更加流行,表现在以《金瓶梅》、《肉蒲团》等为代表作的大量文学作品中,《红楼梦》里也有不少和性相关的描写,如用比兴手法写的性交的曲:豆蔻花开三月三,一个虫儿往里钻,钻了半日钻不进去,爬到花儿上打秋千。

肉儿小心肝,我不开了,你怎么钻?《肉蒲团》中,未央生为了激起妻子性欲,给妻子看春宫画,并读出上面的题跋:(一共五幅,我节选第四幅)第四幅乃饿马奔槽之势:跋云,女子正眠榻上,两手缠抱男子,有如束缚之形。

男子以肩取她双足,玉麈尽入阴中,不得纤毫余地。

此时男子妇人俱在将丢未丢之时,眼半闭而尚睁,舌将吞而复吐,两种面目,一样神情,真化工之笔也。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