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全国首部“抗疫”个人诗集将出版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0日 10:11:14

全国首部“抗疫”个人诗集将出版

南报网讯(融媒体记者 解悦)疫情当前,84岁的钟南山院士坚守一线,深入疫区,用权威与专业给老百姓一颗“定心丸”。他说,“武汉本来就是一个英雄的城市。有全国,有大家的支持,武汉肯定能过关。”

在杭州,有一位快手诗人,他把对疫区的关切之情,对医护人员、当地百姓的钦佩、敬意,都融入到文字中,用诗歌的韧性和温情对抗冬日的寒冷。他就是著名诗人、影视剧作家黄亚洲,他的“抗疫”个人诗集即将出版。

黄亚洲

黄亚洲

灾难当前,用诗歌抗疫

黄亚洲,浙江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著有《行吟长征路》等诗集28部、《红船》《雷锋》等长篇小说、《不是呓语》等散文集8部、《上海沧桑》《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等电视剧数百集、《开天辟地》《邓小平1928》等15部电影。

《今夜,让我的心跟随你们去武汉》是黄亚洲近日激情喷发的心血。

从疫情爆发,他便时刻关注着,大年三十开始,他将抗击疫情的一幕幕感人画面诉诸笔端,写成诗歌。据黄亚洲透露,目前已创作“抗疫”诗歌近20首,并将继续进行电话采访、互联网沟通等各种采访形式进行创作,计划创作35首左右,合成一部极具个人风格和艺术追求的抒情诗集,由浙江文艺出版社于2月中旬出版,用诗歌的激情留下时代印记、振奋受灾群众。

抗疫之战不只是与病毒的战争,更是与人心的战争。黄亚洲借诗歌传达的,正是惶恐的内心所需要的;黄亚洲在诗歌中所赞颂的,正是每一个人民群众不能忘却的。黄亚洲说,汶川地震时他去过四川“前线”采访,这一这,虽不能不能亲临疫区采访,只能通过电视、网络等关注疫情,并根据相关线索进行电话采访,但也要为这次全民抗疫斗争,作出一个诗人应有的贡献。

在《今夜,让我的心跟随你们去武汉》一诗中,他以“不敢提及,那里,最不缺的/是焦虑,是眼泪,是哭泣,是求援,是一句使人难受的问话:/我的妈妈,什么时候能够住院治疗?”这句短短的问话,瞩目湖北大地的满目疮痍。而在疫情面前,无数人们的心随着一群勇敢的“逆行者”前往武汉,因为“你们把自己的性命,与红十字符号/整整齐齐,收拾在了一起”。

诗的力量,爱的抚慰

其实,这并不是黄亚洲第一次在灾难面前创作。每一次山河发出咆哮,每一次黑暗掠过大地,总有文人拿起手中的笔,与悲痛作战,在灾难面前,诗歌不缺席,大爱不缺席。

早在2008年2月中国南方雪灾期间,黄亚洲就随同中国作家抗雪灾采访团,前往贵州黔南,现场写作、朗诵。三个月后,在2008年5月汶川地震时期,黄亚洲又作为中国作家抗震救灾采访团的副团长,在震后第8天就赶往成都,不辞辛苦,不怕牺牲,先后到都江堰、彭州、绵竹、什邡、北川等重灾区采访。黄亚洲尤其勤快,每天都写作一篇战地散文与三四首诗歌,用10天时间就创作并出版了中国抗震救灾题材的第一部个人诗集《中国如此震动》,书写了地震时期令人动容的画面。

时至今日,诗歌的力量从未消失。

这次疫情带给中国巨大的震动,与此同时,也再一次空前地凝聚着民族的希望。据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郑重透露,浙江出版在第一时间推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护手册》后,将极速推出第一部“抗疫”题材的个人诗集《今夜,让我的心跟随你们去武汉》。诗集还将同步推出有声版,通过社交媒体传播;浙江文艺出版社还将邀请演艺明星和公益人士朗诵“抗疫”诗歌,为一线医务工作者和疫区群众及时送去诗的力量、爱的抚慰。

附:

今夜,让我的心跟随你们去武汉

作者:黄亚洲

这是深夜,我只能,让我的

一颗心,一颗感恩的心,跟随你们

迅速而沉默地前行

这是在灯光昏暗的车厢内,我看见你们

一个个,端坐着,一声不吭

你们,有的是郑重地告别了家属,再三地拥抱了妻子和儿女

有的则是,根本不敢跟父母提及目的地

只说,自己是因公出差

不敢提及武汉,不敢提及那里的

已经关门的野味市场里,死神在悄悄徘徊

不敢提及,那里的大街上救护车在啸叫

大夫不够,床位不够,设备不够

不敢提及,那里的发烧门诊面前,正排着长队

不敢提及,那里,最不缺的

是焦虑,是眼泪,是哭泣,是求援,是一句使人难受的问话:

我的妈妈什么时候能够住院治疗?

现在,你们都默默坐着

掠过车窗的树木,像一柱柱黑色的闪电

你们自己内心的电闪雷鸣,已经平静下来

因为你们亲笔写下的报名书、决心书,乃至血书

都已经在昨天递交了

祖国,伸出右手,亲自取了过去

现在,陪你们一起默默坐着的

是你们的防护面具,是你们的医疗设备,是属于你们自己的

性命!

你们把自己的性命,与红十字符号

整整齐齐,收拾在了一起

我听你们说过,你们自从走上救死扶伤的岗位

就已经仔细称量过

中国人民的分量与自己的分量

因此,你们在第一时间,就听见了武汉的哭泣

也在第一时间,用写决心书的笔

接通了

自己的血管

我是在高铁站与你们告别的,我甚至

不敢跟你们握手

但是,我在流泪

我多想在这种生死决战的关头,跟你们握一握手,代表

你们的妻子,代表你们的丈夫,代表

你们的儿子和女儿,甚至

代表你们年迈的父亲与母亲

因为我知道,你们是去跟死神拼杀的

你们会很勇敢地把自己的性命,从剑鞘里拔出来,但是我明白

你们厚重的盔甲,也有被刺穿的可能

现在,你们正坚定而沉默地奔向战场

车轮与心跳,一起在黑暗中轰鸣

武汉已经很近了

你们的腮帮咬得很紧,严酷的使命与严酷的命运

已经开始敲响车窗了

我甚至看见你们其中的一位,眼眶里

忽然有泪水流出

他不是害怕,也不是心慌,也不是刹那间想起了才两岁的女儿

他是为自己的使命感动

他终于在危难之时看见了祖国,而祖国

也在危难之时看见了他

他是激动,为自己激动,他是在焦急等待列车到站的那个瞬间

而那个瞬间,他将阔步

走向人间大爱

阔步,走向自己

阔步,走向一个大写的人!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