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徐志摩诗歌《海韵》赏析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07日 02:11:05

在星光下,在凉风里,

轻荡着少女的清音 ——

高吟,低哦。

“女郎,大胆的女郎!

那天边扯起了黑幕,

这顷刻间有恶风波,——

女郎,回家吧,女郎!”

“阿不;你看我凌空舞,

学一个海鸥没海波:”——

在夜色里,在沙滩上,

急旋着一个苗条的身影——

婆娑,婆娑。

“听呀,那大海的震怒,

女郎回家吧,女郎!

看呀,那猛兽似的海波,

女郎,回家吧,女郎!”

“阿不;海波他不来吞我,

我爱着大海的颠簸!”

在潮声里,在波光里,

阿,一个慌张的少女在海沫里,

蹉跎,蹉跎。

“女郎,在哪里,女郎?

在哪里,你嘹亮的歌声?

在哪里,你窈窕的身影?

在哪里,阿,勇敢的女郎?”

黑夜吞没了星辉,

这海边在没有光芒;

海潮吞没了沙滩,沙滩上再不见女郎,——

再不见女郎!

赏析

有人认为《海韵》的主题是优雅的恫吓。如果-定要说恫吓或警告,那也仅仅是对轻信者的警告,对彷徨者的警告,对本身还没有足够力量而又试图作弄潮儿的理想主义者的警告。我们或许可以从这里引申出正面的积极的意义:《海韵》在客观上提醒人们,不要太浪漫,太不切实际,不要轻信,不要只看到生活中浪漫的、理想主义的一面,不能不看到生活中无情的和危险的一面,不能不看到现实力量的对比,而只凭热情与任性去行动。

《海韵》即有些“悲惨的趣剧”的味道。徐志摩对人生似乎有些冷漠了,因为他竟拿“海韵”这样有诗意的题目来写一个悲剧,多少带有一点嘲讽味,他似乎想嘲讽那些追求海韵而又不知大海的危险性的人。在这里,他对大海的不负责任已经无可奈何了,但他毕竟已经提出了大海的危险,而别人却还在那里以生命眷恋大海,这在他看来是可悲的。徐志摩也许想说,你要到大风大浪中去锻炼吗?可是大风大浪是不负责任的。诗人对诗中的女郎的行为,是惋惜、哀叹、否定呢,还是歌颂赞扬、肯定?

如果简单地说是赞颂,那显然是不对的,《海韵》分明浸透着悲剧的基调和哀叹的氛围。但如果简单地说是惋惜和否定,断言诗人对少女的勇敢地对理想的追求持否定的态度,那就把《海韵》理解成为讽刺诗了,显然也是不对的。少女的形象就是早些时候的徐志摩自己,是怀着浪漫理想的徐志摩。这一段很有诗意的生涯,他自然是留恋的。

《海韵》中呼唤女郎回家的那个人,也是徐志摩,是后来想作庸人的徐志摩。这样,诗中的一问一答,一呼一应,是在两个徐志摩之间进行的,一个是追求浪漫理想的徐志摩,另一个是在追求中疲倦了,一再碰钉子,有些绝望,因而想要作庸人的徐志摩。背离家庭,藐视寻常幸福而疯子似的恋着大海的少女,是徐志摩;而那一个一再呼唤少女回到温暖舒适的家里,惧怕风浪,感叹命运的,也是徐志摩。这是徐志摩在与自己对话,自己与自己打仗。

说来说去,徐志摩对《海韵》中女郎的态度,实际上是有些困惑的、迷惘的、矛盾的。他既在惋惜,又在歌颂;既在感叹,又在赞美;既在否定,又在肯定,但从整个诗的基调和氛围看,偏重于困惑中的惋惜,迷惘中的哀叹,矛盾中的否定。说到底,《海韵》是中国布尔乔亚的一支浪漫曲,是浪漫主义弄潮儿的一曲悲歌。

(内容来自蓝棣之《现代诗名著名篇解读》仅供交流学习)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创办于2015年11月16日,诗社以“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以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现已出版诗友合著诗集《读睡诗选之春暖花开》《读睡诗选之草长莺飞》。诗友们笔耕不辍,诗社砥砺前行,不断推陈出新,推荐优秀诗作,出品优质诗集,朗诵优秀作品,以多种形式推荐诗人作品,让更多人读优秀作品,体味诗歌文化,我们正在行进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