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霍宏伟:白居易诗歌中的隋唐洛阳城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23日 17:20:47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这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年少时写的一首五言律诗《赋得古原草送别》,相传此诗与一段逸闻有关。白居易年轻时进京赶考,带着自己的诗歌来拜谒诗人顾况。顾况看着白居易的大名,对白公说:“米价方贵,在长安城住着不容易啊。”等到读完第一篇中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不禁赞叹道:“道得个语,居即易矣。”(《幽闲鼓吹》)白氏由此声名大振,留下了“长安米贵,居大不易”的典故。据学者考证,这只是一个关于少年白居易的美好传说。不过,老年白居易的确曾经在一座环境宜人的城市里定居长达18年之久,期间创作了大量诗歌。
这座城市的诸多美景化为绝妙的诗行,积淀于白氏的卷帙之中。“唯此不才叟,顽慵恋洛阳。”(《饱食闲坐》)白公闲适恬淡,终老一生,最后长眠于名都南郊,这座城就是隋唐洛阳城。
此城虽然现在或为广袤的田野所覆盖,或被现代城市的高楼大厦所叠压,却依然如故,以顽强的生命力,与岁月的磨蚀与人为的破坏相抗衡,在沉寂千年之后,经过考古勘查与发掘,逐渐显露出隋唐韵致,与白居易的诗行交相辉映,熠熠生辉。

霍宏伟:白居易诗歌中的隋唐洛阳城

白居易像
白居易诗歌中的洛阳城
隋唐洛阳城肇始于隋代东京城。隋大业元年(605年)三月丁未,炀帝下诏尚书令杨素、纳言杨达、将作大匠宇文恺营建东京。十个月后东京城完工。大业五年改名东都。东都城,一座平地起建的都城,仿佛一张空白宣纸可以描绘出最美丽的国画那样,历经隋、唐两代的苦心经营,构筑了一个庞大、复杂的城市空间体系,用四个字可以概括,即城、苑、窟、墓四个组成部分。隋唐东都的前三个部分城、苑、窟均属于阳世,最后一部分墓为阴间。阳世与阴间的对立统一,构成了东都城完整的城市空间体系。
其一为城,包括宫城、皇城、东城、含嘉仓城及外郭城等由城垣围绕的城市范围。白居易在洛阳城中生活,主要活动范围是属于外郭城的洛南里坊区,并写下了不少与洛阳城有关的佳句:
闲绕洛阳城,无人知姓名。(《城东闲行因题尉迟司业水阁》)
丰年寒食节,美景洛阳城。(《六年寒食洛下宴游》)
三年遇寒食,尽在洛阳城。(《洛桥寒食日作十韵》)
今年共君听,同在洛阳城。(《开成二年夏闻新蝉赠梦得》)
老除吴郡守,春别洛阳城。(《除苏州刺史别洛城东花》)
黄绮更归何处去,洛阳城内有商山。(《题岐王旧山池石壁》)
看雪寻花玩风月,洛阳城里七年闲。(《闲吟》)

其二为苑,主要指隋唐两代的离宫别苑。离宫分为苑内型、城郊型及县区型等三种类型,别苑即东都城西面的西苑,始建于隋大业元年,唐代有所改建。白居易长期在洛水以南的里坊区生活,与西苑隔河相望,时常眺望苑中美景,也会有诗兴大发之时:
上苑风烟好,中桥道路平。(《洛桥寒食日作十韵》)
笙歌辞洛苑,风雪蔽梁园。(《赠悼怀太子挽歌辞二首》)
春风先发苑中梅,樱杏桃梨次第开。(《春风》)
西来为看秦山雪,东去缘寻洛苑春。(《京路》)

三为窟,是指以龙门石窟为中心的龙门地区。龙门石窟位于隋唐洛阳城以南约十公里的伊水两岸山崖上,是东都城重要的佛教文化区。这一地区面积广大,各类文化遗存丰富,根据其性质的不同,分为石窟区、寺院区等。白居易晚年喜好佛学,龙门一带的石窟及寺院也是他经常拜谒之地。卒后葬于龙门东山,今人在其墓地建有白园。白公在龙门留下了诸多诗作,记录下他的行踪:
水碧玉磷磷,龙门秋胜春。(《同崔十八宿龙门》)
若要深藏处,无如此处深。(《香山下卜居》)
老住香山初到夜,秋逢白月正圆时。(《初入香山院对月》)
龙门涧下濯尘缨,拟作闲人过此生。(《龙门下作》)
经年不到龙门寺,今夜何人知我情。(《五年秋病后独宿香山寺三绝句》)

四为墓,是指隋唐洛阳城垣之外隋唐时期的大量墓地,多位于城郊及县区。现已发掘上千座隋唐墓葬,以唐墓居多。洛阳城外的墓区,以城外北面的邙山最为著名,因历代坟茔数量众多,以至于“无卧牛之地”。白居易写有多首与北邙山有关的诗歌,反映出生离死别之情,以及对于世间名利的淡然心态:
形骸随众人,敛葬北邙山。(《哭孔戡》)
贤愚贵贱同归尽,北邙冢墓高嵯峨。(《浩歌行》)
春风草绿北邙山,此地年年生死别。(《挽歌词》)
北邙未省留闲地,东海何曾有定波。(《放言五首并序》)
羲和趁日沉西海,鬼伯驱人葬北邙。(《二月五日花下作》)
何事不随东洛水,谁家又葬北邙山。(《清明日登老君阁望洛城赠韩道士》)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