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丘逢甲诗咏木棉花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4日 15:20:32

  木棉花开,如万灯照耀,辉映天际,艳而不俗。南越王赵佗称之为烽火树。木棉树枝丫对生,横空挺出,姿态奇伟,又高凌于群树之上,迎接阳光,壮硕的躯干,顶天立地的姿态,英雄般的威武,因而被称为英雄树。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清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日本。怀着“孤臣无力可回天”(《离台诗》)的遗恨,丘逢甲1895年夏秋间回到祖籍镇平(今梅州蕉岭),回大陆后他写下了七首咏木棉的诗歌,如《春日杂诗》四首之四、《拜大忠祠回咏木棉花》二首、《棉雪歌》《东山木棉花盛开坐对成咏》三首。他用诗赞美木棉树奇伟的雄姿、花开旺盛的精神,这如同诗人渴望为国家建功立业的心志,木棉,成为诗人托物寄志、以诗咏怀的对象。

  请看他的《拜大忠祠回咏木棉花》二首(录一):

  枯木寒鸦吊大忠,力回阳九气熊熊。

  化身待挽芙蓉劫,洒血疑开杜宇宫。

  铜鼓哀歌春庙古,铁椎奸魄满菴红。

  扫除冰雪持炎运,合率群花拜祝融。

  诗人拜谒纪念文天祥的大忠祠,借歌咏木棉颂赞文天祥,诗中形容木棉有“力回阳九”“撑拄南天”的气势,这正是文天祥抗元护宋精神的写照。诗人深沉的思想感情,泣血的心声和对家国时局的忧心之情令人动容。

  再看其《东山木棉花盛开坐对成咏》其一:

  亭亭十丈霭春烟,冠岭真同火树燃。

  润位群芳渐紫色,交柯余炎烛丹渊。

  天扶赤运花应帝,人卧朱霞梦亦仙。

  绝世英雄儿女气,不嫌绮绪更缠绵。

  诗中的“亭亭十丈霭春烟,冠岭真同火树燃”将木棉花开,满城通红犹如火焰燃烧,形容得极为贴切,诗人期望国家如同木棉花开旺盛的景象,像英雄一样以豪迈之气一扫列强瓜分的阴霾,收复祖国的大好河山。

  最脍炙人口的是《棉雪歌》一诗,他在《棉雪歌》序中写道:“红棉飞絮、满天如雪,此南荒奇景也,不可无诗。”形容木棉的开花奇景,描述得淋漓尽致。

  《棉雪歌》

  南天珍木瑰奇绝,花作红霞絮白雪。

  文章万丈见光焰,谁意飘零更高洁。

  峤南火维见雪稀,忽飘扣砌沾罗衣。

  初晴林雨苞全坼,微遇山风絮竞飞。

  团似雪球散雪气,海国遍寻遗种地。

  炎荒得此大奇景,赤日行天雪花坠。

  芦花秋雪杨花春,入眼偏惊夏雪新。

  旁人莫妄疑轻薄,此花肝胆原轮囷。

  入时自作风流格,尚留清白人间说。

  偶教痼疾起烟霞,劫火不妨烧雪魄。

  奇花曾为吟春红,长夏仍教住雪中。

  英雄心性由来热,待竟苍生衣被功。

  丘逢甲推崇木棉棉絮“高洁”“清白”“肝胆”“雪魄”,以木棉的洁白喻自己,“英雄心性由来热,待竟苍生衣被功”象征不媚流俗、遗世独立、甘于奉献的人格精神,诗人将木棉树人格化。这首诗寄兴棉雪,实抒襟抱,救国济民之志跃然纸上。

  在《春日杂诗》四首之四中诗人写道:

  极目春城夕照中,落花飞絮木棉风。

  绝无衣被苍生用,空负遮天作异红。

  诗中的“绝无衣被苍生用”是说木棉若不被百姓所用,就辜负了它繁花之中亮丽颜色,一如英雄空有才能、抱负,却无法为国家一展才华,令人感到惋惜,诗人感叹“空负遮天作异红”。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