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只是个诗歌爱好者”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1日 02:26:43

  在圈内,曾庆存是有名的“诗人院士”。对这一称号,他摆摆手:“不敢称‘诗人’,我只是个诗歌爱好者。”

  在他的诗集《华夏钟情》的序言中,他写道:“诗言志”,诗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声音,也是生活的一种形式的记录。

  在他的故乡广东阳江,乡亲们都说,曾庆存如果不做气象学家,就会成为一名文学家。

  他的诗里,有“科学钻研心寂静”的宁静,有“华夏钟情腾热血”的激昂,有痛感国家落后、在国际上蒙受不公正对待的“异国销魂难如梦”的悲愤,有发愤图强“愚公有志垅山移”的决心。

  在他看来,不管是科学还是艺术,都是人对于这个客观世界的观察和认识。“科学可能更注重逻辑性,艺术可能更注重形象化。但注重逻辑的科学很多时候也离不开定量的形象化,注重形象化的艺术也离不开对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诸多规律的认识。”

  摘录几首曾庆存的诗歌,以飨读者。

  飓风登陆,风雨交加,

  屋漏如注,父子兄弟联句

  (1946年)

  久雨凝天漏,长风似宇空。

  丹心开日月,风雨不愁穷。

  喜闻人工降雨试验成功

  (1958年)

  诸葛佳谈传千古,东风今日始登坛。

  飞机撒药沉云滴,土炮轰雹化雨幡。

  朔漠玉门春风讯,凤阳花鼓绝音谈。

  神州六亿皆尧舜,大地园林处处笙。

  自 励

  (1961年夏,研究生毕业,在参加工作之前,热血沸腾,感而成句)

  温室栽培二十年,雄心初立志驱前。

  男儿若个真英俊,攀上珠峰踏北边。

  我的奥运

  (2008年,奥运期间,在阵风研究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写下一首诗)

  力举千斤重,精研微力尘。

  鸟巢与书室,同振国之魂。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