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他们为孩子拾起诗的彩贝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0日 15:46:21

他们为孩子拾起诗的彩贝

 

杨小婷 绘

 

▌曾子芊

曾经,在一本《孩子们的诗》中,我们读到过许多充满灵气的诗句,它们均出自一群儿童和少年之手。

“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姜二嫚)

“要是笑过了头/你就会飞到天上去/要想回到地面/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朵朵)

“你问我出生前在做什么/我答 我在天上挑妈妈”(朱尔)

……

童语里,常常包含着最单纯的诗心;而诗歌对提升、净化人的灵魂的作用不言而喻。为了守护纯净的心灵,为了引领孩子的想象往更高处飞去,许多诗人和学者都曾自发地接下“重任”,投入为孩子们编选诗歌集的工作中。

这些诗集各具特色,但目的是一致的:希望孩子们能在诗歌的语言中种下想象的种子,希望他们能逐渐体会到别人的痛苦和幸福,希望他们收获最纯净新鲜的汉语之美。

参与编选新版《未名诗歌分级读本》的诗人、学者冷霜曾说,为孩子们挑选诗歌的过程就像从诗歌的海洋里挑选出几十枚彩贝。他为此“想了又想,选了又选,放下这个又拿起那个”……这番纠结的心情,相信每一个为孩子编诗的编者都有所体会。

童诗不等于浅显的童谣

诗人北岛为孩子们编选《给孩子的诗》是因为儿子兜兜上小学时发生的一件事。当时,刚上一年级的兜兜准备参加学校的朗诵节比赛,从学校里带回了一首诗《假如我是粉笔》。这首颂扬粉笔愿意“粉身碎骨”和“牺牲精神”的小诗令北岛大吃一惊,简直“把鼻子气歪了”。因不忍再看到此类诗歌伤害孩子们的想象空间,他从这一日起下定决心,用了两三年的工夫,编选出了《给孩子的诗》。其中有外国诗,也有汉语新诗,一共101首,作为他送给兜兜和孩子们的礼物。

许多编者都提到过为孩子们选诗之难,因为它不但要适合儿童阅读,首先还得是一首杰出的好诗——在这一点上,他们几乎达成了共识。滥竽充数的劣诗会伤害孩子们的想象力,过于浅显的童谣则低估了孩子的理解能力。

因一次与北岛一起为留守儿童读童诗的活动,诗人蓝蓝坚定了编选《给孩子的100堂诗歌课》的心,她决定要为孩子们写下一些童诗的导读。“忽然觉得,能为孩子们做一点事情、能够身体力行真的跟只是口头上说说很不一样。这个世界上,也许就会有一个孩子因为你而改变命运。”

从开始准备编选到写出全部稿件,蓝蓝也用了整整三年。“其中最难的工作就是要在浩瀚书海中选出适合儿童阅读又要有高超诗艺的经典作品。”为此,她购买了大批图书,还到图书馆里查阅了无数童诗集,从中遴选出100首童诗,并逐一认真做了评析。

蓝蓝认为,长期以来中国对儿童的诗歌教育存在一些问题。一是低估了孩子们对事物的感受能力。总认为一些很“大”的东西,比方说公平和自由,孩子们不懂。“其实他们是懂的,只需要通过积极的引导,他们都能够理解。如果把童诗等同于很浅显的童谣,那就是低估了孩子的理解力和感受能力。”二是教材里选的诗还远远滞后于当下的诗歌创作。“我写了很多年的诗,我知道国内的哪些诗人是最前沿的,他们代表了当代汉诗的最高水平。除此以外,还有各种形式的诗歌。”

“诗歌的语言更富有表现力,修辞更丰富和微妙,也使语言从一般的工具性层面独立出来,成为一个可以被品味鉴赏的对象。比如很多童谣,都包含了语言游戏的成分,可以让孩子感受到语言的音乐性造成的愉悦,以及跳脱出日常经验逻辑的语言关联带来的奇趣。”编选了《未名诗歌分级读本·小学卷3》的冷霜如此阐述孩子读诗歌的重要性,“这些都会使孩子意识到语言本身的魅力,拓展他们运用语言的能力,发展他们的语言感受力和想象力。”对于入选的诗歌,冷霜也表示:它们必须是当之无愧的好诗,必须在想象力和表现技巧上都出类拔萃。

为了追求完美,他们挑选“彩贝”的过程可不轻松。有一次,冷霜翻完了一整本儿童诗集,发现真正符合他的要求的诗只有一首。蓝蓝本来早已写好了100课的内容,想来想去,又拿下来了20首,重新为每一首新入选的诗写了评析。“这真的是我做得最辛苦的一本书。”蓝蓝笑着说。

编选过程中,海子的那首著名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曾经列入备选作品,但冷霜觉得它“不那么适合五六年级的孩子来阅读”,后来用墨西哥大诗人帕斯的一首短诗替代。被问及不选这首诗的原因,冷霜解释道:“海子这首诗虽然语言比较朴素,也有很鲜明的意象,但内涵却很复杂,包含着深刻的精神冲突,带着与人世诀别的心情,即使是成年读者很多也未必能很好地把握。”为孩子们选诗,他的原则之一就是要尽可能选那些语言生动明朗的诗作,希望它们能直接触动和感染孩子的心灵。

读诗,不是为了成为诗人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