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如何从“学生走校”推向“教师走班”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4日 18:30:48

  从上海海洋大学的《水族趣话》,到上海建桥学院的《钻石和钻石分级》,再到上海电机学院的《中国制“慧”》,这些叫好又叫座的跨校互选课程,已在临港大学城开设,原本只上“一校一课”的教师由此成为多校“共享”的教师。

  教育部最近发布的《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提出,高校教师经所在单位批准,可开展多点教学并获得报酬;之前,中办国办也印发《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提出允许科研人员和教师依法依规适度兼职兼薪,包括允许高校教师从事多点教学获得合法收入。记者调查发现,从临港大学城到松江大学园区,当前高校集中区域的“教师共享”步入常轨、取得长效。不过,更进一步的独立自主型“共享教师”尚未被提至“议事台面”。

  共享模式更多是“学生走校”

  根据《临港区域高校通识选修课校际选课及学分认定实施办法》,临港五校从今年9月开启跨校课程互选,仅第一学期提供的首批8门课,就有276名学生选修外校教师课程。近日,临港区域高校联盟更名为临港新片区高校联盟,作为“结盟”第一年的首届轮值单位,上海电机学院党委书记孙培雷透露,临港兄弟院校还制定了高校联盟辅修管理办法,更大力度促进优质教学资源的开放共享,满足不同学校学生的个性化发展和多样化选课需求。

  同样,在松江大学园区七校之间,教师共享机制也相当成熟。例如,在跨校师资和课程资源共享方面,仅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每年就提供10到14门公选课,面向各大高校开放。近三年,外校选课人数年均约600人。以工程大纺织服装学院谢红老师的“中国历代服饰赏析”课程为例,该课程每年分配给外校的名额几乎都满额。

  这一以教师为中心的共享模式,更多呈现为“学生走校”方式,“教师走班”相对较少。比如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交流生可与本校生一样,在系统中查看培养计划,进行线上自主选课;同时,学校教务处请各相关学院落实交流生的导师制度,让专业导师与交流生面对面。

  值得一提的是,“学生走校”模式因受限于距离,只在大学密集区域有一定优势。而“教师走班”其实存在更大的现实需求。

  多元驱动下多点授课已有发展

  事实上,由于背后驱动力多元化,在教育部文件出台前,教师多点授课已有所发展。

  7年前,上海大学请来国家级教学名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李尚志,面向全校开设为期五周的通选课“数学大观”。李尚志将数学与哲学、诗歌、武侠等人文因素结合起来,多角度向学生剖析数学文化的博大精深。台下认真听课的,还有数学系及参与通识教育课程的几十位老师。据了解,校方请名师“外援”长期开课,不仅意在拓展学生视野,更希望给年轻教师们上“示范课”。此前的通识教育探索中,他们发现,理工类专业课程好评率普遍低于文科类课程。有老师困惑:“理工科不能像文科那样吟诗作对、唱唱跳跳,真的很难上。”教务处副处长顾晓英说,希望李老师带来的创新教学理念,在年轻教师中产生“辐射”作用。

  请名师“以课授课”,是大学提升本科教育质量的有力举措之一,属锦上添花。也有高校由于思政课教学需进一步完善,因此请来这一领域经验丰富、水平高的外校教学团队,实行部分课程“外包”。记者采访发现,高职和技能型本科院校相对于其他学校,对教师流动教学有着更迫切需求。

  上海城建职业学院人事处处长王晓卉介绍,目前学校授课教师中,外聘教师来源分别是企业和其他院校,约占30%。来自外校的教师中,本科院校教师占20%。他们参与的课程涵盖力学、结构设计、机械电子等核心课程。据悉,学校邀请外校老师的工作流程为:二级学院根据师资需要,寻找合适老师,经过交流、试讲等环节后,上报给学校;学校审核老师资质后,委托二级学院与老师签订外聘教师协议。后者在完成本校工作量的空余时间里,每周兼职授课。此外,学校有两个高本贯通专业,分别是与上海应技大合作的建筑工程技术专业、与上海中医药大学合作的食品营养与检测专业,这使得教师共享协作更为紧密。

  系统性“制度支撑”期待破题

  不过,教师直接赴外校兼职兼课,处于“默许状态”,多数暂未得到学校系统性的制度支撑。

  记者从松江大学园区“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了解到,在园区,教师在外校上课,基本属于个人行为。对于接受对方学校聘请的教师,校内教务处也不掌握具体情况。至于本校外聘教师,除了学校层面的特聘教授外,其他一些基础教学层面的教师都是低调行事。临港大学城也基本如此。目前,由于各校教学资源比较紧张,较难从制度层面推进日常从事多点教学的“共享教师”。究其原因之一,同样一门课程,一般外聘教师的课时费比校内要高,因此“共享教师”所在的本校对教师去校外兼课的态度通常是不鼓励、不干预。虽有一些教师去其他高校兼课,但也都不愿具名接受采访。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