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意象在诗歌中的作用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22:52:13

意象:寓意之象(1

文/雪岭

  意象是客观物象经过创作主体独特的情感活动而创造出来的一种艺术艺形象。台湾诗人余光中说:所谓意象,即诗人内在之意诉之于外在之象,读者再根据这外在之象还原为诗人的内在之意。(《论意象》)简言之,意象就是寓,即用来寄托诗人情思的物象。意象并不是诗人主观之和客观之的简单相加,而是诗人将心中之意和与之相类相溶的交融契合而成的。因此诗人笔下的意象蕴藏着诗人对事物本质的把握,蕴藏着诗人对自己乃至对人类心灵世界的探索。例如,元代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创造了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秋风、瘦马、夕阳等意象,一句断肠人在天涯使这些意象涵盖了诗人自己以及古今游子的羁旅辛酸,马致远心灵中的感受,在这里定格为超越时空的艺术形象。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创造了孤帆、远影、水天尽头等意象,极尽了诗人送别孟浩然的依依不舍之情,成为传颂千古的艺术形象。

意象一词是中国传统诗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最早将意象一词引进文学领域的是晋代的挚虞,他在《文章流别论》中说:“文章者,所以宣上下之象,明人伦之序,穷理尽性,以究万物之宜者。情之发,因辞而形之;义之旨,须事以明之,故有赋焉,所以假象尽象,敷陈其志。南梁的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中说:“使玄解之宰,寻声律而定墨,独照之匠,窥意象而运斤,此盖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 他以木匠勘定墨线和运斧取材作比喻,说明意象在诗歌创作中的重要作用。明末陆时雍的《唐诗镜》卷十指出:树之可观者在花,人之可观者在面,诗之可观者,意象之间而已,要在精神满而色泽生。这段话强调意象应当做到精神满而色泽生精神满是对的要求,色泽生是对的要求。 清人郑燮《题画》云:其实,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此竹非彼竹,客观的竹已在画家心中意化为审美的竹,形成了意象。所谓成竹在胸就是艺术家头脑中营构出的意象。又如柳宗元《江雪》:诗中的千山孤舟蓑笠翁寒江,就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物象,而是寄予和表达了诗人的,又能引发读者,熔铸了诗人不屈服于恶劣环境傲然倔强的意象。

意象素来是中国传统文化审美评价的依据,也是鉴赏古典诗词的一把钥匙。尤其是在明清的文艺理论中,“意象”普遍被采用来评论诗歌、绘画和书法创作。李东阳在《麓堂诗话》中说: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人但知其能道羁愁野况于言意之表,不知二句中,不用一二闲字,止提掇出紧关物色字样,而音韵铿锵,意象具足,始为难得。以意象品评文学作品,更能准确地表述作家构思谋篇过程中的审美心理活动及其呈现在诗中的形态与情态,也更能准确地表述读者鉴赏时所获得的审美快感。我国浩瀚的古典文学作品沉浸在意象的海洋之中,意象也成为评论文学作品的重要标准之一。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