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以昂扬的时代激情,赋予青春歌舞片以“诗之魂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12:40:04

令人振奋的是,由天山电影制片厂出品的新片《歌声的翅膀》,在现代文明演进的意义上,大大拓展了歌舞类型片的内涵与外延。该片的艺术创意独具一格,将新疆多个少数民族丰富多彩、优美多姿的文化特色与地域风情聚焦于银幕上,并提升到了堪与世界对话的美学境界而毫不逊色。

  作为一部轻喜剧样式的歌舞片,该片不满足于载歌载舞的通俗模态,也不屑于以事件来带动情节的常规套路,而是独开新局,在新疆素来以“歌舞之乡”而享誉世界的地域文化的大背景上,倾心竭力地来刻画人物的性格及其内心世界,并将主人公的命运与大时代的脉搏紧紧交融在一起。其叙事将笔墨落实在3位来自不同民族的歌手身上,即江寒、加尔肯与迪里夏提,由他们的命运构成了影片叙事的主轴,犹如散文诗一般,一层层铺展开来,形散而神不

  散。他们因热爱音乐艺术而组合为“石榴籽”乐队,以“石榴籽”命名,其初心在于要像石榴籽那样紧密地拥抱、凝结在一起,去打拼、去奋斗。透过这3位歌手的命运,呈现出他们青春与爱情的美好。为什么歌声会生长出翅膀?因为他们的歌声,有一股内在的旋律,或婉转低徊,或激越高昂,金句迭出、血浓于水,凝聚为作品的“诗之魂”。

  这部影片的开局可谓不同凡响,作为主唱歌手的江寒,突然决定放弃比赛。而另两位歌手加尔肯与迪里夏提则认为,继续比赛才有可能叩开夺冠之门,为什么要放弃?“石榴籽”乐队由此出现了分歧。比较而言,江寒头脑清醒,眼界开阔,他认真听取了评委们的意见,做出了自我反省。他觉得他们参赛的歌曲,生活底子不扎实,不接地气而较为肤浅,应当再去全疆各地作有深度的采风,以提升自身的艺术水准而不负时代的期许。但是,另两位歌手在恼怒之下竟拂袖而去。江寒回到家里,孰料他的恋人对他也很不满,因为他将婚事久拖不决,便决绝地对他说:“我与音乐,你只能选一个! ”凡此种种,形成一种沉重的心理压力。但江寒却坚韧不拔,独自踏上了采风之旅。

  出乎意料的是,在五彩湾,也就是“石榴籽”乐队最初结盟之地,加尔肯、迪里夏提竟提早一步,赶在他前面来到这里搭好帐篷,等待与他言和并再起步。因为,音乐之梦,早已把他们之间的情谊联结在一起。音乐之梦,事实上已成为他们青春与生命存在的价值内核,让艺术接地气而为人民所喜爱,这才是他们心中的圣地。从五彩湾出发,他们脚踏实地,采风的足迹走遍天山南北、戈壁草原、牧场乡村以及乌鲁木齐等地,从各族悠远丰厚的音乐舞蹈资源中汲取精华,从各族群众火热的现实生活中激发灵感,信心满满。与此同时,他们也以海纳百川的胸襟吸纳了一些现代、时尚、青春的音乐元素,只为迎接厚积薄发的那一瞬间。

  在采风的路上,一位来自上海拍摄民间音乐故事的视频网站女主播晴朗,发现江寒随身携带了一件古老的巴杨,还有一架老旧的手风琴,似乎都隐藏着诱人的故事。她的好奇心,促使她紧紧跟踪江寒一行。在电影内在诗意旋律的流动与飞扬之中,晴朗俨然成了江寒等采风人的“第三只眼” 。恰恰正是由她引领着我们沉浸于江寒一行人的采风之旅,让我们更真切地体验了他们心灵被生活所唤醒的时代激情。随后,当她将在塔城、五彩湾以及在伊犁大草原上拍摄到的“万马奔腾”的歌舞视频,上传到上海音乐网站播放后,引发了网民们的热捧,视频点击率直线飙升。在新疆与上海之间,激起了美好的文化互动,这诚然更加激励与鼓舞了江寒一行采风人。特别在前往江寒故乡帕米尔高原的路上,他们听到了柯尔克孜族驯鹰人讲述的“老鹰涅槃”的故事,深受震撼,灵感如泉喷薄而出,江寒连夜奋笔疾书,迅即写出了一首既充满新疆民族音乐元素,又富于现代性张力的新作《大地之歌》。

  当江寒一行来到自己的故乡帕米尔高原,别的不干,首先就去拜望了他童年的老师李明亮。李老师已年近80,且已失聪。从他的口述里,竟解开了江寒的身世。原来,他的父母亲都是守卫边防的军人,无暇照顾儿子。从边防营地到高原小学路途较远,每逢星期一,父亲就将儿子送到河口,由李老师用铁索滑道接他过河上学。老师待他如亲生之子,课外还手把手教他练手风琴。但有一次,在过铁索滑道时,老师的一根手指被铁索割断,这成了江寒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痛。自此,老师便把自己的音乐梦也寄托在他身上。是的,江寒不负老师的苦心培育,终于考上了大学。临别,老师把自己最珍爱的手风琴赠送给他,希望他成为一个真正的音乐人。而此刻的江寒,仍旧用老师当年送给他的那架手风琴,将新作演奏给老师听。老师耳虽失聪,却用眼睛紧紧盯着江寒在键盘上跳动的手指,仿佛能“听”到这首曲子的每一个音符,不禁热泪夺眶而出。不妨说,这首歌,成了江寒交给老师的一张十分优秀而难能可贵的“答卷”。

你是否喜欢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