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三力触发诗歌出版换新颜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3日 02:00:02

  这两年,随着“读首诗再睡觉”“为你读诗”“诗歌是一束光”“第一朗读者”等一批诗歌微信公众号的走红,人们最直观的感受是,诗歌好像正在从圈子里的创作和阅读走进普通人的生活,“诗人的诗”借助不断攀升的粉丝数和订阅数,似乎正在变为“大众的诗”。自媒体空间的诗歌传播给出了一些出乎诗人意料的答案。一个明显的现象是,现在订阅量比较大的诗歌微信公众号,其制作者并非都是专业的诗人和诗歌从业者,而更多是由普通人来参与完成的,他们在以最大的自由度理解和接受诗歌。这种自由度不仅体现为筛选范围的扩大,还尤其体现为对诗歌美学理解的多元。在这一大背景下,诗歌出版也呈现出许多新的现象和趋势,值得各位同道探讨、深思。

  诗歌出版是大多数出版社所关注的重点。但是专门成立诗歌出版中心,将目光对准当代诗人,并给予机构自主决策的空间,这种情况并不多见,长江文艺出版社可谓是首开先例。自2012年成立以来,诗歌出版中心陆续推出了数百部诗歌精品,屡获大奖,成为国内诗歌出版重镇,很好地实现了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双丰收。

  谈起诗歌出版中心的成立,可谓长江文艺社专业出版机制体制创新的产物。上世纪 80年代,该社即推出了多达百卷的《中国新诗库》,21世纪以来,又相继推出了“中国二十一世纪诗丛”系列诗集和“二十一世纪诗歌精选”《朦胧诗新编》《第三代诗新编》等选本,全面梳理和展示了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至朦胧诗等新诗派发展的成果。数量庞大、质量上乘的诗歌创作以及长江社诗歌品牌的传承,为长江诗歌出版中心的成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人才配备方面,长江诗歌出版中心主任沉河此前一直活跃在诗歌领域;进入出版行业后,顺理成章地成为长江社诗歌出版的中坚力量。诗人身份,使其与一线诗人保持了良好的关系,对当下诗坛的动向有深刻了解;编辑身份,则使其能以专业的眼光来策划诗歌图书出版。

  该社诗歌出版中心成立以来,推出了涵盖各种诗歌流派和风格的产品:代表口语写作的《中国口语诗选》,提倡先锋精神的《先锋诗》,关注新锐诗人、一线写作的《汉诗》,关注成熟诗人创作的《读诗》,刊发女性诗歌作品的《诗歌风赏》等。与此同时,有影响力的大型诗歌选集的连续出版成为诗歌中心的重要方向,如《中国新诗百年大典》(30卷)获得第五届中华优秀出版物提名奖;“中国二十一世纪诗丛”则持续关注成熟诗人。

  布局诗歌出版的出版社还有许多:2015年6月,广西人民出版社推出“大雅诗丛”第一辑。广西人民出版社社长卢培钊介绍说,从2013年年初开始,该社就有出版系列诗歌图书的意向。他说:“那时候我们想法很简单,就是现在国内外优秀的诗人、好的诗歌太多,然而,国内始终没有形成与之相匹配的诗歌出版格局,这当然是巨大的遗憾。”上海文艺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在2014年陆续推出“巴别塔诗典”,像路易斯·塞尔努达的《致未来的诗人》、耶麦的《春花的葬礼》、皮埃尔·路易的《碧丽蒂斯之歌》等著名诗人诗集均是首次出中文版。

  将大量的诗歌结集出版,保证入选诗集的质量、确保权威性成为关键。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蓝星诗库”从1995年至今,陆陆续续出版了16本诗集,对中国当代最有影响的诗人进行推介。每增加一个诗人,出版社都要综合考虑其作品质量,及在读者中可能产生的影响;收入在该诗人的诗集中的作品,尽量做到具有代表性。据人文社相关负责人周方舟介绍,该社还特别推出“蓝星诗库”(金版),其由诗中销量高、影响最大的5个品种组成。像《舒婷的诗》《顾城的诗》《海子的诗》销量皆在20万册以上。“蓝星诗库”自平装到精装,15种图书,总计销量达80万册。

  民营资本加大策划力度

  这两年,民营力量对诗歌出版的译介成为一股趋势,楚尘文化、浦睿文化均为其中代表。

  以北京楚尘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为例,其负责人楚尘告诉记者从2010年起到现在,“新陆诗丛”已经推出了近30本中外诗人的诗集。几年来,“新陆诗丛”俨然一个诗歌出版的品牌,特拉克尔、诺瓦利斯、R.S.托马斯、里尔克、贝恩、拉斯克-许勒、韩东、于坚、西川、伊沙等名声大小不一的诗人汇集成“新陆诗丛”。

  据悉,“新陆诗丛”中每一本诗集的出版都要经过严格评审。这个评审机制的评委名单一直秘而不宣,但出版者的眼光和勇气有目共睹。十多年前,楚尘就曾经参与“年代诗丛”“20世纪世界诗歌译丛”“20世纪法国诗歌译丛”“法国大诗人传记译丛”的策划、编辑和出版,因此“新陆诗丛”是一项事业的延续。比如《R.S.托马斯诗选》的翻译工作长达13年,译者程佳付出的艰辛非常人所能想象,即使在数次出版无望的时候,她也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甚至还专门为此去威尔士的R.S.托马斯故乡生活了一年。这些背景都鲜为读者所知,纯粹是诗歌爱好者的个人坚守。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