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立夏前有友赠铜钱草,花器为其夫酒瓶割成,感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9日 14:58:40

相约共春风,春风行渐杳。
君期慰我怀,贻我铜钱草。
翠叶碧浑圆,田田歌窈窕。
青花贮水清,默默晴光绕。
吾友有灵心,习诗开雅抱。
其夫有慧心,割物成奇造。
和合自携同,生涯无限好。
人当有所衷,可避红尘扰。
幸我守初心,经年窥远奥。
案头青可怜,感之歌古调。

 

点评

 

 

 

 

 

 

 

 

 

 

 

 

 

 

 

何休注《公羊传·宣公十五年》,有云:“男女有所怨恨,相从而歌,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诗歌固然并非只因怨恨而作,“歌其食”与“歌其事”,也不是诗歌的全部题材,然而,生活中凡有所感,均可笼统地归结为“缘事而发”,大致是不错的。古之作者,多文人士大夫,其诗中有关家国生民之事必多,是自然而然的现象;今之作者,多凡夫俗子,其诗中常见“一地鸡毛”般的日常琐事,选材有如上世纪末流行的“新写实小说”,也是自然而然的现象。

这首诗便是缘琐事敷衍而成。诗题较长,“立夏前有友赠铜钱草,花器为其夫酒瓶割成,感而有寄”,时间、人物、事件俱全,“寄”当是寄托、寄意,而非寄送。全诗紧紧围绕题目展开,条理清晰,思致宛然。前八句一意,写事。开头两句“相约共春风,春风行渐杳”,点题中之“立夏前”,三四句“君期慰我怀,贻我铜钱草”,写题中“有友赠铜钱草”事,贻者,赠也。接下四句铺展开来,描写阳光之下观察瓶水中铜钱草的样子,浑圆翠叶,水映晴光,宛在目前。次六句一意,写人。两句一转,赞赠“我”铜钱草的友人夫妇。九十句交待此友非普通之友,而是“诗友”;十一十二句说其友之夫,写题中“花器为其夫(以)酒瓶割成”之事;十三十四句合写,赞美友人夫妇因俱有灵心慧性,得共享琴瑟和鸣之乐。明人张岱《陶庵梦忆》提到,有“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之语,能切割酒瓶制作花瓶者,定然是“有癖”之人。末六句一意,抒慨。“人当有所衷,可避红尘扰”,以议论过渡到自我情感的抒发。“幸我守初心,经年窥远奥。案头青可怜,感之歌古调”,则写题中“感而有寄”之意,“案头青可怜”,再次呈现瓶装铜钱草的样态并表达欣喜之情,“怜”者,爱也,“青”似较“翠”颜色更深,既强化“赠铜钱草”之事,又水到渠成,自然收束。

林看云这首五言诗,自称“古调”,实则文字浅易,语言清新,甚至“吾友有灵心,习诗开雅抱。其夫有慧心,割物成奇造。和合自携同,生涯无限好。人当有所衷,可避红尘扰”诸语,有似由白话裁剪而成。“青可怜”,倘易之为“可怜青”,庶几近古。然“古诗十九首”之类,亦多平顺浅易之言,而古今浅易之语必有别,不可不察。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