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长廊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9日 14:58:44

我听见流水声。正午的阳光从树梢下来
你陷在一片白里,小兽四周出没
但不叫醒你。或者,你更愿意随流水漂远

蔷薇花真好看,爬在墙头
我羡慕它们能穿透篱墙,扶你起身
隔开的这段水路,只有花朵的坚持才能抵达

你听。鸟鸣又起了,震落一截烟灰
我喉管里的石头轻了几分
它想变成飞萤,唤醒十万座大山
想,替我照亮你
日子越过越薄,我该学习编织花环
向长廊索求你的背影。但它,只投下一地清凉

 

 

点评

 

 

有时,读诗不求尽意,舒适即好,能产生美感即好,《长廊》即是这样令人舒适和产生美感的诗。阅读三遍,仍不明诗中“长廊”所指,然而,这似乎并不妨碍它在语言层面带给我的天籁想象。

诗来自于自然,对自然物的临摹和表达,永远不会过时。“我听见流水声。正午的阳光从树梢下来/你陷在一片白里,小兽四周出没/但不叫醒你。或者,你更愿意随流水漂远”,读这样的句子,真感觉舒服,同时也会想,诗中出现“我”和“你”,“我”是叙述者,“你”又是谁?“蔷薇花真好看,爬在墙头/我羡慕它们能穿透篱墙,扶你起身/隔开的这段水路,只有花朵的坚持/才能抵达”,此处似乎有长廊了,因为“蔷薇花”出现,“篱墙”出现。花朵“扶你起身”也能理解,花朵有自然之美的魅惑力,既如此,花朵也就能送人在水路上“抵达”,这与前面“你更愿意随流水漂远”的主观愿望是一致的。句子前后呼应,情理相通。至第三节:“你听。鸟鸣又起了,震落一截烟灰”,此处的烟灰该不是“你”的,而是叙述者“我”的,一个沉思的抽烟者。不仅如此,“我喉咙里的石头轻了几分”,胸中块垒上移至喉咙,是因为鸟鸣的诱惑。石头轻成了飞萤,“唤醒十万大山/想,替我照亮你”,“唤醒”即是“照亮”,“照亮”与“飞萤”之间情理相通。“日子越过越薄,我该学习编织花环/向长廊索求你的背影”,这三句值得注意:“日子越过越薄”与“编织花环”之间,本没有因果关系,甚至因果背离,一个是生存问题,一个是审美问题,“我”之所以弃生存而趋审美,是因为花朵的特殊性,因为花朵能“扶你起身”,花朵能送“你”抵达。“我”为了“索求你的背影”(哪怕只是背影),必须借助于花朵,“学习编织花环”,可见“你”在叙述者“我”心目中致命地位。“但它,只投下一地清凉”,长廊以另一种情形,非我所愿地给予“我”馈赠,而“你”仍不可得。

“你”是谁,“长廊”为何物,分析半天,仍不得而知。好在,分析一首诗的过程,可能就是靠近一首诗的过程。靠近,但不伤害它完整而不解的美。

 

上一篇:高考

下一篇:谒无名烈士墓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