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高考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9日 14:58:46

三十年了
我永远记得王文明
我也永远记得那年高考

在高考前两个月
全县要举行一次重要考试
更熟知的说法叫“筛选”
虽然我们是县一中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升学率
我们班也被“筛”下了8位同学
他们没有取得高考资格
12年苦读就此结束

其中一男同学空手走出校门
头都没回过,好像很潇洒
一同学烧了所有的书和试卷
两位女同学抱在一起哭诉:
“我就想摸一下真正的高考试卷”
这其中有王文明同学
他没有哭,也没有立即回家
他驮起父亲刚刚送来的
准备交给食堂当下个月伙食的米
来到县人民大会堂前广场上
天黑前要把它卖掉

 

 

 

点评

 

看上去,《高考》更像是一首口语诗。口语诗的民间性与非主流倾向,大胆的表现,鲜活的语感,都让人产生阅读的快意(哪怕是暂时的)。但口语诗其实不好写,要将大白话写出一些意思,写出诗味,很考验一个写作者的水平。

这首诗首先是白话的,看上去没用多少修辞,没用多少隐喻,只是平顺地叙述了一个事件,并且是一次特殊的事件。高考“筛选”,本身具有戏剧性与荒诞意味,作者借助几个人、几个细节,很具体地将其勾描了出来。班级里被“筛选”取消高考资格的八名同学,面对命运的捉弄,表现各异,有的空手走出校门头都没回,有的烧了所有的书和试卷的,有的抱在一起哭泣(就想摸一下真正的高考试卷),而王文明则表现出另外一个样子:“他没有哭,也没有立即回家/他驮起父亲刚刚送来的/准备交给食堂当下个月伙食的米/来到县人民大会堂前广场上/天黑前要把它卖掉”。这个人似乎不悲伤,不痛心疾首,但通过他的行为,读者能够看出其忍受不幸的能力。

“三十年了/我永远记得王文明/我也永远记得那年高考”。作文化的开头,表述有点笨拙(也可能是有意这么写),但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作者通过下文的有效描述,让我们记住了一段岁月,一次事件,一个人。这也是我选择这首诗的原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