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词与物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9日 14:59:02

它将来临。拥挤的房间腾开地方
订书机蹄铁
敲着记忆报到册。

翻过一页。现在是钟,嘈杂的
市声之钟敲着脑袋,
心灵方寸的拳头挥舞宇宙
与之对抗。

宁静是诗的处所。喧嚣退潮后
一切开始具有活力。
飘浮起来宣读自身的文件
像圣谕说道权力。

笔躺着,躺着,文字获得独立
黑色意志力透纸背。
雷霆已歇,电话机温驯地睡卧。
碎纸机里语词破絮沉淀。

充满谬误的书写!
蓄积阳光的金色矿苗奋力生长
森林众树拿光影说事
松柏淌甘甜的树脂。昆虫琥珀。

 

 

 

点评

 

 

 

题为《词与物》,有物才有词,而词可描物。首句“它将来临”,“它”是什么?是词,也是词表述的万物。翻开记忆报到册,先是嘈杂的钟,而“钟”是时间,与时间对抗,只怕心灵方寸的拳头有宇宙那么大也是很难。

喧嚣过后是宁静,一切开始变得诗意起来。我们用笔书写文字,思想可以透过纸面,直击灵魂,而思想的绽放离不开一遍一遍地积累与沉淀,不断被修改而被放入碎纸机的纸屑,可以证明。

书写谬误可以被放入碎纸机,但金色矿苗般的好词终将蓄满阳光,长成参天大树,众木成林,众词成章。松柏的树脂流淌着,千万年后成为琥珀。此处呼应开头,好词好句好文章,终将不朽,时间也无法磨灭它。

上一篇:种烟士批里纯*

下一篇:打铁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