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解放军报特刊·走笔70丨同心,一首情深似海的诗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0日 00:12:32

人民军队诞生伊始,就用一个响亮的名称确认着与工农大众不可分割的血脉——中国工农红军。跨入这支军队的每一个军人,也都在面对军旗的庄严宣誓中,承诺着红色基因的传承。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文章——

解放军报特刊·走笔70丨同心,一首情深似海的诗

同心,一首情深似海的诗

■郑蜀炎

(一)

“历史是国家与人类的传记。”当然,也是军队的传记。

一支军队的名称往往最直接地体现着根本性质,“饮其流者怀其源”,我们完全可以将此作为读懂这部宏大叙事的导读。

走进时间深处的历史,总把脚印清晰地留在路途中。人民军队诞生伊始,就用一个响亮的名称确认着与工农大众不可分割的血脉——中国工农红军。跨入这支军队的每一个军人,也都在面对军旗的庄严宣誓中,承诺着红色基因的传承。

1933年7月28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颁布了我军最早的军人誓词——《中国工农红军誓词》,第一条写得分明:“我们是工农的儿子……为着工农解放奋斗到底。”几十年地覆天翻、风云际会,2018年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试行)》的军人誓词里,新时代革命军人赓续着前辈的铿锵之言、肺腑之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薪尽火传,不知其尽。”这就叫不忘初心,这就叫铁骨丹心。浴血奋战、坎坷征途,一部铁血军史写尽悲壮与豪情,但也从来不曾缺少最温情的篇章——人民与军队血浓于水、情深似海的大爱挚情。

(二)

“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这是亚里士多德提出的著名哲学命题,也是对我军光荣传统和政治优势的最好诠释——军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这支军队就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武装集团,这片土地上的老百姓也决不再是一盘散沙。他们凝聚在一起所产生的整体之伟力,能抵百万雄师,恰如钢铁长城。

80余年前曾有一段风雨如晦的日子——日本侵略者在中华大地屠城略地、白刃喋血。然而,1938年5月26日至6月3日,毛泽东却在延安窑洞前的抗日战争研究会上,淡定自若地演讲着《论持久战》,并通过21个问题的提出与解答,向世界预告中国抗日战争“将在人类战争史上演出空前伟大的一幕”,其核心依据就是那个著名的论断:“兵民是胜利之本。”

文以载道,武亦载道。从这场持久战到新中国的建立,中国军民用革命战争的胜利证实着革命理论的胜利。

透过历史的断面,我们能获得更加透彻的视野。一笔账目几多感悟——淮海战役胜利后,我军尚余军粮约5亿斤。而在整个战役中,部队消耗军粮也是5亿斤。这就意味着,我军还有能力接着再打一场淮海战役。这无疑是个令人怦然心动的天文数字——在它背后,是还处于极度贫困中的解放区人民无怨无悔的勒紧裤带,不畏枪林弹雨的英勇支前——这数字讲透了一个天大的道理:什么是民心所向、民意所归、民力所聚。

史载:民国年间,中国大地上竟然出现过1400多个大小军阀的队伍。中国百姓在对他们的认知框架中,无一例外地选择拒绝与排斥。新型人民军队的诞生,彻底改写了兵民关系的历史。“鱼水情”“子弟兵”,人们用这些家常口语般的表述与称呼,重新定义和评价着这支人民军队。

(三)

上海市民认识解放军,是他们亲眼看到刚刚解放了大上海的十万大军,为了不扰民,在夜风中相依御寒、露宿街头。

锦州百姓认识解放军,是辽沈战役中,嘴唇干渴的战士们在苹果园里不吃一个苹果——树上的一个没摘,地上的一个没捡。

青岛人民认识解放军,是进驻寺庙的部队严格执行宗教政策,不用庙里的锅灶做饭,战斗之后干嚼生米。

新中国成立后,“执干戈以卫社稷”的人民军队,奉行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创造着新的历史。

一声令下,那支诞生于井冈山、壮大在南泥湾的部队,含泪脱下军装,亦兵亦民,担负起保卫和建设新疆的两副重担。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任务是屯垦戍边,但未忘却“不与民争利”的爱民宗旨。他们在风沙最大最艰苦的地区,既当战斗队、生产队,又当工作队、宣传队,用剑与犁的交响,豪唱军与民的战歌,让昔日的沙漠良田连畴接陇,让曾经的戈壁沃野流韵、年丰岁稔。

共和国创业初期百废待兴,西藏的发展更是举步维艰。1950年,我军开始刘伯承元帅所言的“第二次长征”——向着西藏大进军、大修路,并终以平均一公里路有一名战士献出生命的代价,在世界屋脊创造了世界奇迹。当“金珠玛米”这个美丽的称呼第一次在西藏传颂时,这片地球之巅的神奇雪域,也出现了一个个闪烁着宝石般光彩的“第一”——第一座发电站、第一个机场、第一家医院、第一间工厂……

热门标签